评论 > 言论 > 正文

宋国诚:为什么我们要纪念六四

作者:
所谓“灵魂改造工程”,就是“记忆清洗+大脑改造”,就是中共利用“空白/改写/垄断”的三种手法,我称之为“记忆诈骗术”,试图从“个人记忆”到“集体记忆”,再到“国家记忆”,进行一种“记忆链”(chains of memory)的消除。所谓记忆链,是指一个人对某一事件的因果关系和来龙去脉的认知留存与信念。所谓“空白”就是“历史不书写”,在各种教科书、历史叙事、公开资讯,乃至私下议论,彻底跳过、隐藏六四事件,让六四民运看似“从未发生”。

纪念六四的意义就在于:不断的填补被空白化的历史真相,拒绝妖魔化六四,即使经过了35年,人民的记忆也不会遗忘。(美联社

“六四”距今已经届满35年,相较于1989年,时光久远,记忆漫长。至今我们为什么应该而且有必要纪念六四?理由很简单而严肃:历史可以淡化,但不能遗忘。

中共的“记忆诈骗术”:空白、改写、垄断

纪念六四,是一场在“(人民)抵抗遗忘与(中共)压制记忆”之间的价值战争。为什么称为“抵抗”(resistance),这是因为“六四精神”-一场追求民主愿望和呼吁中共进行政治体制改革的运动,受到了中共所最擅长之“灵魂改造工程”的长期压迫。

所谓“灵魂改造工程”,就是“记忆清洗+大脑改造”,就是中共利用“空白/改写/垄断”的三种手法,我称之为“记忆诈骗术”,试图从“个人记忆”到“集体记忆”,再到“国家记忆”,进行一种“记忆链”(chains of memory)的消除。所谓记忆链,是指一个人对某一事件的因果关系和来龙去脉的认知留存与信念。

所谓“空白”就是“历史不书写”,在各种教科书、历史叙事、公开资讯,乃至私下议论,彻底跳过、隐藏六四事件,让六四民运看似“从未发生”。换言之,历史不书写就是让人民“历史无记忆”(集体无意识)。因为一个人如果没有记忆,就不会反抗!让人民因为无知而不反抗,正是中共统治的最高目标。

纪念六四,是一场在“(人民)抵抗遗忘与(中共)压制记忆”之间的价值战争。(摄影:张哲伟)

所谓“改写”是对六四民运进行“剪除”和“掏空”,对六四真相进行抹除(erasure)、移转(displacement)和“重置”(replacement)。其中,移转就是把六四从原真的本质移开,使“六四不是六四”;重置则是更换六四的素材和属性,藉以否定和妖魔化六四运动。

所谓“垄断”就是“垄断六四解释权”,用中共的意识形态来取代人民的真实愿望。把六四定性为“反革命暴乱”,把六四民运份子打成“叛乱份子”,乃至于把所有的“非官方解释”一律打成异端,并施以法律制裁。

因此,今天纪念六四的意义就在于:不断的填补被空白化的历史真相,拒绝妖魔化六四,即使经过了35年,人民的记忆也不会遗忘。

作为一种“价值重量”的六四运动

虽然“六四”是一个简称,但可以区分“六四运动”与“六四事件”两个概念:“六四运动”是一场抵抗共产党专制的民主运动,无论是历时一个月,还是历时一年,“六四价值”已经超越时空的局限,嵌入自由文明的资产。即使作为一种“过往的记忆”,也是一种勇气的记忆,自由的典范、人民的牺牲、暴政的铁证。我们也许不需要把每一个细节都记得很清楚,但六四的“价值重量”,必须牢牢记住。

至于“六四事件”,则是中共在天安门广场上对六四民运的流血镇压。中共有没有镇压?不重要,因为中共已经开枪;六四事件死了多少人?不重要,因为人民已经流血!中共有没有对事件进行检讨和反思?不重要,因为历史会进行最终审判。

“漂白六四”的种种谬论

近年来,出现了若干为中共镇压进行辩解和漂白的说法,诸如“如果没有镇压,就没有中国的崛起”,“邓小平没有选择,不得不镇压”、“学生没有及时撤退”……等等。实际上,这种说法就好像“没有吃药就没有健康”一样的荒谬!这是一种“受害者责任分担”的谬论,就好像发生一场凶杀案,人们不责怪加害者的暴行,反而责怪被害者为何不闪躲或逃离,也好像一桩性侵案,人们不责怪施暴者的恶性,反而责怪受害者为什么穿着这么性感或暴露!这种颠倒因果的价值错乱,实际上是“加害共犯结构”,是对受害者的二度伤害或加重伤害。

中共不可能把六四屠杀的责任甩在历史幕后,六四英灵必将如影随形。(美联社)

历史可以被扭曲,但无法被改写。中共不可能把六四屠杀的责任甩在历史幕后,六四英灵必将如影随形。局外人也许可以假装视而不见,但视而不见并不表示历史不存在。

六四能否重演?中共有民主化之可能?

2022年11月26日,为悼念新疆乌鲁木齐火灾而引发的“白纸运动”,虽然规模不大,但在性质上与六四运动非常类似,这意味在中国重演一场六四运动,并非绝不可能。然而,在中国爆发大规模学运所需要的条件在于“勇气”一字:敢于和共产党抗争的勇气。至于“二次六四运动”能不能促进中国的民主化?答案是非常悲观的。因为中共没有民主化的意愿与能力,中共的存在只能借助于谎言与镇压,只能借助“非民主的存在”。换言之,民主与专政无法相容,中国的民主化只有在共产党退出历史的舞台之后,才有一丝希望。

责任编辑: 李安达  来源:上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604/20627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