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掸封尘:老百姓为什么对官员“见死不救”?

作者:
究竟是当代中国人长了反骨,还是中共官员与老百姓八字不合?近期,一个“假如官员落水你救不救”的话题,在大陆自媒体上走红,而众网友的回答摆着就是见死不救的架式。

示意图:2024年5月26日,上海一老人下公车后摔倒,司机好心将其扶起反被讹。(视频截图合成)

究竟是当代中国人长了反骨,还是中共官员与老百姓八字不合?近期,一个“假如官员落水你救不救”的话题,在大陆自媒体上走红,而众网友的回答摆着就是见死不救的架式。

你敢正面提问,我敢如实回答。

广东方日报友“老子不兴李”提问:“假如专家、官员、媒体同时掉水里,如果只能救一个人,你先救谁?”。

河南网友“咹呓”提问:“假如中国足协,中国红十字会,中华全国总工会同时掉水里,你会救谁?”

若是依笔者来看,以上两个提问所涉及的人员,都是官家的人,所以,这两个问题其实应该可以合并为同一个问题:“假如官员落水你救不救?”

或许是上述问题触碰了中国百姓的敏感神经,回答问题的网民多如过江之鲫。然而,当笔者浏览留言之后,却不免大跌眼镜,心生悲凉,彻底颠覆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传统价值观。

在两个提问的评论区数千条评论和留言给出的答案,这三类最具代表性——

第一类,“先拍照取证,再找几个旁证,而后报警110和120”。

第二类,“先考证:把救援证、健康证、上岗证、卫生证考取后,再申请救援,申请批准后再实施救援”。

第三类,让官员先自证身份,自证清白再说。

我们知道,救人如救火,分秒必争,如果按照这种方法操作,恐怕是黄花菜都凉了,这明摆着就是见死不救的架式。之所以如此,源于当今中国老百姓从现实教训中获得的如下三个常识——

第一个常识:好人难当。

第二个常识:扶人者反被讹。

第三个最根本的常识:官员在百姓心目中的形象烂透了。

下面请看网友们的具体回答——

“先请教专家,出方案,论证,过审,官员审批,媒体公示,依据审批制定相关应急预案,并进行演练,包括桌面,模拟,救援人员考相关证件,必须保证持证上岗,然后……就没然后了。”

“官员成立指挥部,专家制定救援方案,媒体现场报道。”“①敬告专家,恶意溺水违法;②告知官员,无证不能救人;③要求媒体,自证做啥媒的。”

“其实应当先问问这三人让他们举手表决同意我先救谁,并且同意后不能以任何理由反悔或以见死不救提起诉讼。完后再打110/120。”

“救男足吧,起码是个笑话。起码不坑人不害人,起码还能在球场上蠕动。不是僵尸,像个人而不干人事。”

“我先把他们兜里的钱救出来,如果还有时间,再去他们家看看还有没有金砖,他们咋上来,不是我的事,救钱不要证,救人可是要证的。咱咋滴也要遵守规矩是不?”

“有值得哪怕一点点理由救他们的理由跟我说一声。”

“我会救那条被落水者砸伤的鱼!”

如果说,上面这些网友的回答是袖手旁观,隔岸观火,那么,下面这些网友的回答就有点幸灾乐祸,甚至是直接落井下石了。

“希望上游及时开闸放水。”

“扔一切可以扔的东西,除了救生用品!”

“救他们干嘛呀?给个机会让他们重生吧!”

“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估计那天老天真开了眼了。”

也有网友用一种提问的方式回答了问题:“假如卡扎菲萨达姆、波尔布特同时掉粪坑里,你先砸谁?”

见死不救缘何起?落井下石为哪般?

中国民间有一句俗话,“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意思是说,救人一命的功德比建造一座七层佛塔还要大。可见,中国人历来把救人性命看成是一件功德无量的大善之举。那么,我们不禁要问:究竟是什么让原本善良的中国人变成了今天这个样子?下面,我们从一个段子切入,来一探究竟。

“战火一旦燃起,我必将拿起武器,首先将枪口对准那些贪污腐败的官员。他们身居高位,却背离了人民的信任,因私欲而出卖国家利益,使国家和人民蒙受深重苦难。这些人的存在,正是战争爆发的重要推手之一。因此我决定不容许他们继续危害国家和人民。”

这个段子明白无误的告诉我们,中国人恨中共贪官,胜过恨外寇死敌。而若从对中共官场的几乎无官不贪的现状来看,老百姓这种多年积累的发自肺腑的对中共官员的恨,实际上是针对几乎所有官员而来的。

中共窃国75年以来,正如前苏共一样,由共产主义意识形态产生的独裁政权,滋生出庞大官僚特权阶层和几乎无官不贪的官场腐败,使社会形成泾渭分明的“官与民”两大阵营,造成了社会日益严重的分化与撕裂,时至今日,官与民的矛盾逼近燃点,所以才有上面那个段子应劫而生。

2020年,据流亡美国的两位消息人士同时披露:中共高官在境外的资产,保守估计约有10万亿美元。这巨额财富被50个中共权贵家族所拥有,其中江泽民家族的海外资产约有1万亿美元,当时已经洗白的资金约5千亿美元。

2023年,据《看中国》报导,网络热传中共原经贸部长郑拓彬的退休金明细表格。表格显示,郑拓彬离休费10079,生活补贴25798,自雇费3500,离休补贴9810,还有其它零星补贴,月入49249.5元。

对此,网友“老司机”评论道:“农民退休八十元,官老爷退休十万!在任上贪的钱多少亿还不知道!这就是它们一心一意为人民服务的目的!还有亿万中国人要拼命支持它们武统台湾,让台湾人享受同等待遇!”

此外,网上还曝出一名中共军队退役中将的退休金,每个月高达87,000多元人民币,此人入伍时间1937年12月1日。职务等级是副战区级别的中将。

难怪《军情观察》在解密中共高官的退休待遇后惊呼:地球上还有哪一个国家的官员们退休后有如此高级待遇和享受呢?

而与中共退休高官相比,网传一位中国78岁的农村老奶奶,每月从政府只能拿到107元的退休金,这与中共退役中将每月能拿到87,000的官方收入,相差了800多倍。

2020年两会上,中国贫富差距的问题被中共前总理李克强透了底:中国6亿人月收入仅1000元左右。经济学者进一步指出,疫情三年加剧了中国的收入和财富不平等状况。

近期被判处无期徒刑的陈戌源,一个63岁的国企退休董事长,不是体育圈,也不是足球圈的人,却当上了足协主席,还是全票通过的。“凡是钱能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李铁300万买的主教练,陈戊源的足协主席多少万?

民众惊呼:一查足协,球迷吓呆了;一查股市,股民吓疯了;一查医院,病人吓晕了;一查学校,家长吓死了;一查……

中信银行孙德顺贪污百亿之巨!假如一个普通百姓一年创造十万的利润,孙贪污的赃款得一千个人创造一百年,这是什么概念啊?

正如网友说的:中共对医疗不重视,因为他们有高干病房;对教育不重视,因为他们孩子留洋;对食品安全不重视,因为他们吃着特供;对国家未来不重视,因为他们妻儿已移民海外。他们唯一重视的是手中的权力。

官场顺口溜:官一代下台官二代上,官三代培养在半路上,官四代官五代官N代生活在“天堂”!

中共高官的生活有多高,底层百姓的生活就有多低。在中国,这两者互为因果关系。看罢官场,再来看民生。

“一个全世界最注重传宗接代的民族,现在被逼得选择了断子绝孙”。2023年,全国统计出生人口788万,跟1942年的出生人口持平。1942年,全国人口才四万万,外敌入侵,兵荒马乱,但出生人口也都有800万。现在全国人口14亿,多了10亿,且为和平时期,出生人口也只有800万。

对此,网友引用作家张爱玲曾描述的底层家庭的痛楚,给出了最经典的解释:“如果孩子的出生是为了继承自己的劳碌、恐慌、贫困,那么不生,也是一种善良。”

或许张爱玲所言不无道理,但笔者在此想特别指出的是,这是中共强加给中国人的一种“断子绝孙的善良”。

上海某公务员住了三年ICU,花了7000万。大概需要18万个新农合才能支持,这相当于一个县的农业人口。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河北清苑县臧村镇农民郑艳良,右腿溃烂露出骨头,因没钱做手术,在家用十五分钟自己锯掉右腿。古有关公刮骨疗毒传为千古美谈,今有郑公锯腿保命,世人又当用何种言词如何评说呢?

结语

中国还有一句与救人相关的俗语:“见死不救是小人。”因为人命关天,见死不救,违背了人性的天良。

然而,当我们反观当今中国官场与中国百姓之间天差地别的双重现实,我们又不得不叹息着承认,中国老百姓有一千条理由,对落水的中共官员说“不!”

就笔者本心而言,低头望望落水的官员,再回头看看岸上的百姓,良心的天平,在“救与不救”间摆个不停。

最终,笔者找到了平衡良心的妙方:应该落水的不是中共官员,而是中共本身。

责任编辑: 李安达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604/20628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