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存照 > 正文

一封绝密信让邓小平绝处逢生 习近平做起中国梦

—这封密信救了邓小平 习近平做起“中国梦”

胡耀邦遭革职,我就开始有了离开体制的想法。一九八八年秋天,应陈子明、王军涛邀请到国务院一招开座谈会,小会议室的黑板上赫然写着:《如何应付动乱?》几个大字,讨论题是赵紫阳秘书鲍彤提议的。他们提前半年多就感觉到大地震的到来。

其实,胡赵从中央到地方人缘都是挺好的,但他们的改革让僵尸般的政体无所适从。往前走,越来越失控,而往回拉,这个体制轻车熟路。

一九八九年六四前后的躁动中共不得不谦卑了

一九八九年三月,我带人大新闻系实习生,计划二湖、二广、海南走一路。主要是会会朋友,谋求一点新的去向。路上感觉在哪都是乱哄哄的,人们都像热锅上的蚂蚁躁动。

深圳,与公派香港开公司的老友长谈。他一针见血:你哪里都不用看了,无论是到深圳、海南、甚至香港都逃不出我党之手。

第二天取消了去海南的行程,直接回北京做出国准备。

一九四九年后,什么时候共产党最谦卑?“三年自然灾害”(编注:实为三年大饥荒)?文革动乱?都不是。人民饿肚子,甚至人民死一半,共产党都脸不变色心不跳。但一九八九年人民一上街,共产党真谦卑了。

五月,政治局常委都下到中直机关征求改革意见,胡启立来到我们报社,又点头又鞠躬,声称人民的要求合理,第一步中央马上就要取消特供,细节正在讨论中…

北京市警局长连自己的办公室都不敢去,四处躲藏,怕被学生抓着。副市长张百发在面包车上戴墨镜,还伸手对学生做V的手势,以便顺利通过。

中南海大卡车不停地往外拉细软,随时都怕学生冲了进去,甚至满门抄斩。

我们部门的北大才女怀了双胞胎,在医院都快要生了,医院让她回家,因为公共交通中断了,医生护士都不上班。

报社也不上班,报纸每天出单页,大部分同事还是骑车去打探消息,商量对策。我给部门同事提议;小金库还有点钱,不行跑到天津去租条船,北京一乱,我们就到天津上船逃跑。大家顺着这个思路,探讨了好一阵子。

比如说,我们部门有二十多个人,加上家属,面包车两辆都不够,需要大巴才行。什么样的船?每家可以带多少东西?……

6月3号晚上,总编辑去中南海开会,一路都有学生稽查,结果晚上10:00会议才开始。

几乎所有的红二代和干部子弟都在往海外搬家,范曾连副国级的全国政协副主席都不要了,跑到巴黎,在《世界日报》上发了洋洋洒洒一整版《辞国声明》。看看开头几句:

“我为了追逐心灵的自由,来到了法兰西,还将去到更多、更遥远的国度。哪儿有灿烂的文明,哪儿就是艺术家的故乡。”

一个党的宠物画家都敢踩共产党!而且是大张旗鼓地踩!

朱德老婆康克清,听到齐奥塞斯库夫妻被抓,当场吓晕了过去,等她三天后醒来,已经躺在301医院,一打听,齐夫妻已被枪毙,她又一次被吓晕。

那个时候的共产党已经弱不禁风,人人自危,在国际上也成了过街老鼠。中共篡政建国后还是第一次被恐惧笼罩。

认识老邓女儿的秘书,六四后她带头四处传播,开枪不是老邓的命令。李鹏的女儿也做同样的事。

国内外舆论一片谴责之下,墙倒众人推,解放军有多少军长考虑造反?中央高层有多少人准备对邓小平反戈一击?那个时候如果出一个戏剧性的意外,邓小平有可能走在齐奥塞斯库的前头。

1989年2月,老布什(中)在北京和邓小平(右)、叶剑英(左)。(网络图片)

一封绝密信让邓小平绝处逢生习近平有了中国梦

也就在这个时候,邓小平一生最大的恩人出场了。

刚上任的老布什如果像他的前任里根,给前苏联一击那样,给中共这个破船踹一脚,赵紫阳都可能跑出来写《辞国声明》。

可惜老布什六四后不光没有踹脚,还给老邓写密信,失去了一次中国人在北京给他立铜像的机会。

原来老布什在舆论和国会的压力下,6月20日宣布对中国大陆一系列的制裁:冻结世界银行和其它国际财政机构对中国的贷款;冻结美中双方高层官员的会面;冻结双方的军事交流。全世界都制裁中共,老布什感觉到邓小平危险了,他大约是不想面对中共轰然倒下的大烂摊子,立刻向老邓发了一封绝密信,表示美国无意颠覆中共。

(网络图片)

布什密招美国驻华大使李洁明,到达华盛顿后才告诉他国家安全顾问Scowcroft要秘密访华,由李陪同,目的就是带这封信。

飞机在6月30日离美,怕在中途落地加油而走漏风声,进行了空中加油,以致飞机进入中国大陆领空差一点被击落,幸亏事先打了个招呼。

美特使只在北京待了一天,见到老邓握手交信,然后匆匆返美。

信的原文已经解密,很多外交饶舌语言,简言之:

一、制裁出于形势下的无奈,体谅老邓正处在艰难时刻。

二、美国无意颠覆中共,希望老邓撑住局面。

这正是在老邓四面楚歌,感觉来日无多,甚至看到毛腊肉被从天安门挖出来,和他绑在一起火葬的场面……

结果老布什把老邓从棺材里拖出来,打了个强心针。

这不是什么救命稻草,简直就是救命的航空母舰!

老布什对中共为什么这么做?本文不做探讨。应该是还没有看透中共的危险本质。

老邓看了信,恨不得给老布什磕三个响头,立马来了精神,在政治局会议上,他把剩下的几根头发,琉理得挣亮,左手拿着烟,右手拿着信,度着方步:

“美国总统亲笔给我写信,派专人送来,你们都看到了吧?美国不让我倒,这个世界谁能让我倒?”

老邓信心的气场膨胀冲击,从头盖骨又转到腰椎,使他额头发光、腰板挺直,一下子年轻了十岁。开始大大方方主操国事,垂帘听政。

好些个红二代出国手续都办好了,得到消息又留了下来。

那个写了《辞国声明》的范曾,又开始写《回国请求》。

我考虑再三,还是决定离开。

此后老邓大搞改革开放,引进国际资本做老板,共产党做工头。

无工会、无人权,压低工资割韭菜,绝对是党的拿手好戏,党劫后余生,“欣欣向荣”,过上“闷声发大财”的好日子,创造了老邓的辉煌。

中美友好大谈生意,也算是对老布什的一个回报,为降低美国通胀做了大贡献,卖给美国一大堆便宜货。

后来中共工头越做越大,信心爆棚,要把老板们都撸下来听党指挥,这就是习近平的“中国梦”。

(本文略有删节)

责任编辑: 方寻  来源:旅泉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605/20633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