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中产阶级——中共经济衰败的最大焦虑群体

当今,中共统治下的经济低迷,社会浮躁,已经直接触动到中产阶级的生活状态,其焦虑与无奈的情绪开始弥漫。进入2024年,“中产返贫”已成热门话题,他们的处境成了衡量当下中国经济的一把标尺。

长春一名中产阶层女士感叹现在无论投入什么,最后是赔得更惨,房地产行业的崩盘已使她损失了上百万元。图为吉林省长春市房地产交易会资料图。(China Photos/Getty Images)

当今,中共统治下的经济低迷,社会浮躁,已经直接触动到中产阶级的生活状态,其焦虑与无奈的情绪开始弥漫。

进入2024年,“中产返贫”已成热门话题,他们的处境成了衡量当下中国经济的一把标尺。

据中共财政部数据,2024年第一季个人所得税4,240亿元,年减4.5%,被认为是降薪与失业增加的反应。公务员减薪、银行裁员、教师降薪等等,过去这些创造中产的行业如今正在淘汰中产。

目前,大陆网络上流传着中产“返贫五件套”,反映了现实的真相。

这“五件套”是:冲动投资创业开店、掏空家当买房、孩子精英教育、为他人作担保、盲目投资理财。理财爆雷、房价跌、股市跌、收入跌、奖金跌、各种收藏品价格下跌……中产阶级真是在遭遇全方位无死角的暴击。

作为一个社会,中产阶级越多,社会越稳定。反之,中产阶级减少,意味着社会的贫富差距加大,社会群体间的需求差异加大,社会矛盾层出不穷。

长春的徐洁(化名),今年50多岁。20岁时,她与丈夫白手起家,步入酒店用品行业,两人共同打拼了十余年,最终分道扬镳,丈夫将整个公司留给了她,二十余年来她自己打理生意,中间经历了再婚、离婚,有个在澳门读大学四年级的女儿。

经过几十年的努力她也算是步入中产阶层,生意高峰时年收能达到近百万,公司拥有十余名业务员,经营两间门市进行酒店用品展示。最近几年由于互联网的发达,实体店的经营每况愈下,最终她选择了放弃生意,利用两间门市房,一间车库,四套房子,过起了“收租婆”的生活。

她在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感叹自己现在什么都不能做,无论投入什么,最后是赔得更惨,不去投资反而可以保住自己的财产。不过房地产行业的崩盘,她的房产价值在缩水,她预估损失了上百万元。

徐洁有一套地理位置还算不错的两室一厅,在疫情之前价值65万元,当时还想将这套房产出售,犹豫期间,没想到现在这套房仅值45万元,她在中介公司以45万元登记出售,至今没有一人来看房。

她表示,她的收入明显缩水。两间门市房在疫情期间因为封控,所有人日子都不好过,她给租户降低了租金,但是现在合同到期她也不敢提高租金,因为现在经济不景气,大街上许多店面都空置,自己的门市还有人在租已经是很幸运了,最起码能保证她一年还有近20万元的收入。

她除了房产价值缩水之外,几年前也投资基金等理财产品,结果数十万元打水漂,她说:“现在投资很难。银行(理财产品)规定不能出现‘保本’字样,工作人员确认你是自愿购买,告知事项回答过程都是要录音的,我都不敢买了。”

徐洁也炒股,但是她现在不愿意打开电脑看股票,已经赔了40多万元,她说她可能是赔得最少的,只是玩一玩而已。

徐洁还透露,她女儿的同学,成都人,现在香港读书,父母也是中产阶层,但是突然家里没钱,她只能边打工边学习。

“现在国内中产阶层都很焦虑。焦虑的是不敢花钱,开源开不了,只能节流。我给女儿买东西也是三思而后行,不像以前女儿要什么给买什么。我已经赔不起,守住现在的收入最好,现在我感觉没房贷没车贷是最轻松。”她说。

徐洁调侃自己已经“躺平”了。

湖南益阳市的卢彬(化名)是一名花鼓戏演员,前几年花鼓戏演出市场还很繁荣,从去年开始政府治理,不允许下农村演出。他与有名气的师傅现在都没有什么事情可做,他开始学习易经八卦,想让自己的心平和些。

他说他身边也有好几位有钱的中产阶层,他们都是怨声载道,变得非常焦虑。“他们说现在一不上班,二不投资,三不开店,把钱存起来,慢慢吃、慢慢喝,能够活到老。但只要手一动,去投资,肯定是亏,现在陷阱太多,大家戾气也比较重。”

独立撰稿人诸葛明阳对大纪元表示,“作为中产阶级,他们好像都觉得中国的经济就应该繁荣,把疫情前的经济状况当成天经地义的了。所以,当中国的经济在习近平这个‘总加速师’的指挥下迅速衰败时,中产阶级就接受不了了。困惑、焦虑、无所适从就都来了。”

中共央行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2月,中国家庭储蓄达到19.83万亿美元,创历史新高,说明大家都不敢随便消费了,其消费信心为近几十年来的最低。

日前,经济学家程晓农在其《中国中产阶级的贫富真相》的文章中分析指出,中国中产阶级现有房贷债务至少有36兆人民币,户均背负120万房贷。从还款期限来看,如果中产阶级家庭人均月收入5,000元,每户平均月收入1万5,000元,以差不多二分之一的收入用于还贷,每月最大的还贷能力是7,000元,一年还款8万4,000元,现有的家庭平均房贷债务需要再还14年。从现在起,中国的中产家庭即便不失业、不降薪,他们在14年内都不可能再买房子了。

他还说,中国经济现在的衰退,实际上是债务经济引发经济泡沫化;一旦泡沫经济破灭,不但经济长期衰退,而且中产阶级的数量会不断缩小、收入下降,也就是所谓的“去中产阶级化”。以现在的房价下跌趋势再持续两年,中产阶级的房产就会变成“负资产”。

旅澳历史学者李元华对大纪元表示,与西方社会不同,中国的中产阶级的比例非常小。中共几十年的经济“腾飞”,最大的受益者是利益集团,他们搜刮了全社会相当大部分的财富,或者贪腐了相当大的社会财富。

“中产阶级的焦虑核心在于经济的崩塌。他们选择‘躺平’,确实是一个保财的好办法。”他说。

北京律师、民阵加拿大主席赖建平也对大纪元记者表示,中国的中产阶级是一个没有权利的阶层,有点小财富与中等的社会地位。这样的阶层他们有一个普遍的共同焦虑,第一是害怕整个社会没有发展,看不到前途,看不到方向,这意味着他们的经济地位很难保。

第二是害怕中国社会进一步倒退,意味着经济生活会进一步衰退,他们会从中产重新回到低产,甚至是无产。

第三是害怕基本权利没有保障,他们个人原来有那么一点点的自由,都会被丧失。

他说,无论从政治、经济、文化、社会哪个方面,他们都是最害怕、最焦虑的一个群体。中共体制不变,什么问题也解决不了。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大纪元专题部记者宁芯采访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607/20639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