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维权 > 正文

父母命丧维权路上 江苏残疾女因喊冤失去自由

江苏女孩胡青妹父母在维权路上相继死亡,她为母亲喊冤长期被失去自由。(受访者提供)

8年前,江苏常州市民胡亚英因医疗事故上访,被拘留在公安局27天后死亡,她的丈夫被非法拘禁80天后也死亡。他们唯一的残疾女儿为母喊冤,长期被地方当局监控,苦不堪言。

胡青妹是肢体二级残疾人,8年来为母亲维权遭到地方梁溪分局、梁溪信访局、广益街道、江海派出所等单位监控,并且被不明身份人员限制人身自由共计五百多天。

胡青妹说,“我不知道今后的路该怎么走?该何去何从?”

胡青妹的住家长期被黑保安监控。(受访者提供)

江苏女孩一家维权血泪史

以下是胡青妹讲述她一家的经历:

2000年时,胡青妹的母亲胡亚英在常州市钟楼医院治疗发生医疗事故,因未得到司法公正裁判而开始上访。

2016年3月4日,胡青妹和母亲在常州市中级法院上访,常州市红梅派出所警察到场后以胡亚英扰乱社会治安将她带走。“不知道什么状况,我看见120把我妈妈拉走了,过后警察告诉我:‘你母亲正在接受审讯,家属不能会见。’之后我就再也没见到她了。”

胡青妹说,“27天后,常州警察来到我家说我母亲已死亡,说我遗弃了我妈妈,我犯有遗弃罪,让我爸爸老老实实地在那个(我妈妈遗体)火化单上签字。”

“我如五雷轰顶,好好的人怎么就没了?怎么没的?打的?饿的?……肯定不会是自杀,我母亲知道她还有一个残疾女儿需要她的照顾,还有一个爱她的丈夫在家里等着她回家。我不同意火化,然后我就去上访了。”她说。

2017年,胡青妹闯进中南海国务院上访,被北京公安交给当地政府遣送回来,之后她和父亲被非法拘禁在家,每天有12个黑保安24小时轮班看守。

“黑保安不给爸爸吃饭,80天之后八十多岁的爸爸身体不行了被送去医院。爸爸去世之前,他们威胁(我爸爸)说一定要签字把我妈妈遗体给火化了,不签字就要弄死我或者让我把牢底坐穿。我爸爸只好答应签了字,然后我爸也去世了。”

胡亚英的骨灰领取单。(受访者提供)

胡青妹说,当时要火化时,在殡仪馆内她曾揭开母亲脸上白布的一角,看见她母亲的左眼没有了……

2017年3月30日,红梅派出所作出“排除他杀”的结论交给江海街道办,等胡亚英尸体火化后才将骨灰交给胡青妹。

胡青妹为了弄清妈妈的死亡真相,不断申诉上访,8年来被莫须有的“寻衅滋事”罪行政拘留6次、刑事拘留2次。

她说,“在看守所里,他们把我和艾滋病犯人关押在一起,生理期不给卫生用品,血染湿了裤子滴落了一地,(我)脚镣手铐囹圄受辱,连续7年被取保候审7次。最近一次取保候审结束是在今年5月28日。但是公安不给我出证明,并且还说要对我行政拘留。”

去年,胡青妹又去了一次北京,又被当地公安扣上“刑衅滋事”的罪名送进看守所刑拘36天,家中电脑等物品被抄走,所有的举报材料被洗劫一空。出来后胡青妹就一直被限制人身自由,屋前屋后都有黑保安24小时监控。

“他们现在完完全全管控我,因为我是残疾人,我逃跑的话是没办法甩掉他们的,现在我想出门连火车票什么的都不能买。他们要是一小时之内看不见我的人,都要上门来找个借口看见我的人才放心,就是达到这种程度了。”

现在,胡青妹只能在网上申诉维权,“我要求江苏省公安厅和检察院就常州市红梅派出所对胡亚英杀人灭口一案刑事立案、侦查,并依法提供胡亚英的死亡证明和验尸报告等相关结论给我书面答复。”

胡青妹也知道要为母亲讨回公道很难,但她表示,这是她唯一能为母亲做的事,再难她都不会放弃。

胡青妹8年来为母亲喊冤,遭到7次取保候审。(受访者提供)

责任编辑: 李华  来源:大纪元记者李熙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608/2064662.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