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高考考场附近大面积断手机信号 引发众怒

年年举行的大陆高考被形容为“摧残人性”。今年高考从6月7日开始,1342万学子涌向考场,考场附近的手机信号被大面积屏蔽、断网,电信商称是防作弊,但引发众怒。分析认为,这是小题大作,或是为战时大面积断网断信号做测试。

2024年6月7日,中国大陆高考首日,武汉学生入考场。

各地考场附近断网断手机信号 引民愤怒

中国每年一度的高考,规模之大世界第一。中共教育部称,今年高考的人数达到1342万,创下纪录。这也是连续第六年,高考报名超过1000万人。

今年的考试从6月7日开始,在新高考改革后,全国多数地区考试期为2~3天,北京等少数地方将持续4天。在以往考场“禁噪禁鸣、禁娱乐、禁交通”的基础上,今年又多了个“禁信号”。

中金在线报导,中国三大运营商于6月7日至9日高考期间,对部分通信信号进行调整,称打击作弊行为,营造一个公正、公平的考试环境。

报导说,高考期间,全国各考点将启用大功率信号屏蔽器,同时,三大通信运营商也将主动调低考点周边的5G基站信号强度,将导致高考考点及周边区域的手机用户经历信号减弱甚至中断的情况。

此外,市民们也可能会遇到无信号、信号弱、呼叫失败、通话断续以及短信收发不成功等问题。

上海一位市民告诉大纪元,他收到以下短信:

上海一位市民收到手机屏蔽的短信。(受访者提供)

该市民向大纪元介绍,他是6月4日下午收到的,觉得这是非常不可思议的普遍发布的“温馨提示”,此前没有留意到高考时类似的手机短信,感觉这次是第一次收到。这是中国目前极不正常的状态,高考时段成“戒严”状态。

也有河北民众收到了电信公司的短信。他向大纪元介绍,因为属于北京周边地区,所以这方面管控比较严。类似这种的高考手机短信提示,前两年都有。

但也有河南郑州的律师告诉大纪元,他的手机没有收到过高考期间手机信号遭屏蔽,但他听说过这事情。电信公司,并没有给全部用户发有关信号屏蔽短信。

北京一位市民、也是多年前从北京高校毕业的王先生,向大纪元透露,当地的无线电管理部门会对考场周边所有的无线手机信号进行屏蔽。

很多民众在网上抱怨。有的说,“真的有必要吗?断网、网吧停业,要不让地球停转三天给高考让路?”

微博上诸多网友讨论,有人以“疫情后遗症”暗喻此举为地方政府疫情后强横管制手法的延续。也有网民表达愤怒之情:“全国静默三天!”“建议所有人禁止呼吸三天!”也有的嘲讽,“是不是禁止其他无关人员出行,全面为人家的未来负责!”

高考期间,实行手机屏蔽、断网等措施,引发众怒。(网络截图)

高考期间,中国实行手机屏蔽、断网等措施,引发众怒。(网络截图)

王先生说,“6月7日、8日、9日内三天,所有的政府部门全部为高考让路。全社会,你在满大街都可以看到,所有部门都是什么全市考生金榜提名啊、什么什么之类的。”

王先生还说,自己有外媒朋友跟北京市外办申请对一个考场考生进行采访,也是得到准许的。但是当他们在那拍照片时,来了几个国保大队的人说他们不能在这拍。当时正好有一个考生出来,其中有人就威胁那考生说,“你要接受外媒采访,就别上大学了。”

分析:作弊基本不大可能 中共小题大作

高考试卷属于国家绝密性文件,王先生说,试卷最左上角有个绝密性标志,启封之前该试题属于绝密。所以为什么高考试卷是由中国邮政全程武警在高速押运,从北京教育部的考试中心出去,印刷都是分布在各个省的监狱,然后通过邮政专用车送到各省的教育考试院,再由各省的教育考试院安排本省内的邮政车辆,再由国保之类的去押运,然后再押到各个地级市的教育考试院。

“然后在高考的前一天,也就是6号的时候试卷已经全都运到考场所在附近的本市教育考试院了。他们专门有这个保密室,然后会有专人去看这些试卷,有360度的无死角监控,弄得非常之严。”

“进考场安检,要安检三遍,然后还得需要人脸识别,拿着身份证人脸识别你才能进考场,而且进考场之后你还要进行一遍安检。”

“所以你想作弊基本上不大可能。尤其是现在AI智能巡考,你作弊更不可能。”

对于中共干预考场手机信号,旅澳历史学者李元华7日对大纪元表示,“我感觉有点小题大做,这得是集团式的才能做这种事情(作弊),个人根本就不行。你得串通那个考场里边提前把卷子拿出来,或第一时间把卷子传出去,然后那个卷子给你答好了再传回来,反正挺麻烦的。”

“再说现场有那么多老师,每个考场至少两三个,你不可能拿手机把它拍下来呀,然后做好了再传回来告诉你答案,反正是感觉有点奇奇怪怪的。

而且,“治标不治本,它既然能舞弊了,那可能还有其它手段,对不对?过去讲,别说现在时代了,那我在学校租个房子,把那卷子直接拿出来怎么样?”

有选择的测试干扰效果 为战时准备?

李元华认为,当局可能也希望测试一下,这种干扰的效果怎么样?平常干扰还不行,大家使着好好的手机,突然没信号了,“那得挨骂,那个网络公司也不能干呀,人家得讲信用嘛,你的网突然不行了,得赔钱呢,现在就可以不用赔钱了,我温馨提示你了,对吧?”

他说,在高考期间,“它可以堂而皇之的大面积测试一下,这种干扰的实际效果怎么样?这是一方面。”

另一方面,“真正想干扰的时候,看看它测试一下怎么样?我觉得这是一个实战式的,不是简单的光为高考,高考哪至于呀?而且作弊是个别人的,也不普遍,你为什么要用这么大规模的信号干扰呢?好奇怪呀。”

他还说,中国社会不是法治社会,本来这种舞弊,或重要的泄题、作弊,应该是你愿严查就严查,没必要信号干扰。“既然把这个卷子发到某一级了,然后考场有这么多严密的监视,你还整这些,说明你那一套制度不完善,或不可信。”

高考制度“摧残人性” 毕业面临更激烈竞争

中国的高考制度备受质疑。王先生表示,“我觉得中国(中共)的这种教育选拔制度,有很多缺陷,而缺陷非常大,大到什么地步呢?当局害怕的一个非常搞笑的点就是,它这三天是严控大学生出校门,为什么?它防止这些大学生去替考。”

过去二十多年来,中国高校持续扩大招生。最近两年的官方数据显示,全国高考录取率约在90%上下,相当于绝大多数考生都有机会上大学。

但要考上好大学并不容易。官方数据显示,2024年,中国本科的计划招录人数只有450万人,也就是只有三分之一左右的考生能考上本科院校。

据澎湃新闻去年梳理的数据,大陆全国范围,能进入一本(本科一批招生的大学)的大约只有10%,而985工程所列的39所“高水平”大学的录取率低到2%以内,清华北大则是万分之五左右。

“太惨了!我就只能用一个惨烈来形容了。它(高考)真的是对学生的一个摧残,一个非常非常极端的考试。”去年从河南一座五线小城“润”到美国的高中老师Lucy告诉“自由亚洲电台”。

在Lucy看来,中国这种以高考为核心的应试教育完全无效,学生们对其也是深恶痛绝。考完后,同学们“撕书,狂欢!把所有这些东西都撕得粉碎粉碎。就是第一时间要把它销毁,看都不要再看它一眼了,真的是太摧残人性了!”

学生考上大学实属不易,苦读四年后找工作也不容易。“毕业即失业”现象越来越严重。

据官方数据,去年6月,16~24岁青年调查失业率高达21.3%,创下历史纪录。之后中共不再报此失业率。今年1月才恢复发布,新统计方法不再包括在校学生,但此年龄段失业率仍达到14.9%。由于中共一贯隐瞒,官方数据遭质疑。

北京大学的学者张丹丹曾发文指出,去年3月中国青年失业率最大值为46.5%,远高于官方公布的数字。

据统计,2023年的毕业生就业率仅为55.7%,这是近年来最低的一次。而2024届的毕业生们也不容乐观,将面临更加激烈的竞争。

责任编辑: 李华  来源:大纪元记者程静、骆亚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609/20650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