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外媒看中国 > 正文

新西兰媒体:中国的长期游戏——跨国镇压

作者:

根据新西兰新闻报道,由Stuff Circuit拍摄的纪录片《长期游戏》,指控中国政府试图在新西兰奥克兰企图绑架一名中国男子,该男子搏斗反抗后因重伤被送往医院。该男子名叫刘泉州,或列中共官方颁布的红通百人名单。至此,刘泉州仍然滞留在新西兰,但也仍然受到威胁。

据该报道,刘“迈克尔”泉州在 Stuff Circuit拍摄的纪录片《长期游戏》中讲述了自己的故事,该片是一部调查 中共当局干涉新西兰事务的纪录片。绑架未遂事件发生在2004年,但恐吓活动自此一直持续。刘泉州直到现在才决定公开他的案件,因为他担心中国在新西兰的“渗透”程度更为“严重”。

刘泉州指控说,“他们可以做任何事,他们会对自己的人民做任何事。”

Stuff Circuit看到的新西兰警方文件显示,刘泉州在奥克兰郊区 Mt Roskill参加了一场事先安排好的夜间房地产会议后,遭到三名男子的阻拦,其中一人手持手枪。

刘泉州受了重伤,警方案件记录称这是一次“暴力袭击”。刘泉州告诉 Stuff Circuit,其中一名男子自称来自中国政府安全机构。刘泉州说,中国政府安全官员于2004年试图在奥克兰绑架他,自那以后,他一直受到持续不断的恐吓。

Stuff Circuit采访的一名目击者证实了这一事件,并称涉事男子是中国政府官员。“他们想逮捕他,但刘泉州的力气很大,所以他们就打斗了起来。”

根据警方档案,袭击案的主要嫌疑人否认参与其中,并在第二天乘第一班飞机离开该国前往中国,该人持瑙鲁护照。嫌疑人后来通过电子邮件承认,他参与了袭击,目的“是为了拿回资金”。

中国政府2004年5月登记的一份“逃犯档案”显示,江苏省检察院对刘泉州发出了逮捕令,指控他“利用职务之便”挪用公款并潜逃至新西兰。

在接受 Stuff Circuit采访时,刘泉州否认有任何不当行为,并表示他从未担任过政府官员——他是一家公共交通机构的负责人,也没有挪用任何资金。他相信两名省政府官员因财产纠纷向有关部门投诉他,指控他挪用资金。

据刘泉州表示,他一直是中国政府不断威胁将其遣返回国的受害者,他的名声甚至出现在中国2015年公布的百名外逃人员名单上,该名单是被称为“天网行动”的国际追逃行动的一部分。

刘泉州称,“他们试图用尽一切手段强迫你服从。他们可以起诉你,甚至让你消失。这是一个严重的问题。”

2018年,刘志军在奥克兰的住址被中国政府官方网站公布。他说,2019年,中国政府派一名官员到新西兰与他和他的妻子谈话,并带来了他母亲的一封信,信中写道:“政府关心你们。只要你主动回国把事情说清楚,政府就会宽大处理。”

同年晚些时候,中国公安局的官员前往新西兰,与刘泉州及其律师举行了会晤。新西兰警方驻北京联络官、警司拉塞尔·勒普鲁(Russell Le Prou)也返回新西兰参加了会晤,但刘泉州告诉 Stuff Circuit,中国警方不允许勒普鲁出席。

警方拒绝透露有关此次会面的任何信息。勒普鲁已不再担任警察,他没有回应 Stuff Circuit的询问。

在2023年8月对新西兰安全威胁的评估中,新西兰安全情报局警告了该国有外国跨国镇压行为,包括“非自愿遣返”,即强迫或迫使个人返回原籍国。

同月,《华盛顿邮报》报道了2017年一起中国警察抵达斐济抓捕77名涉嫌实施网络诈骗的人员的案件,并在没有引渡听证或任何文件的情况下将他们送回中国。一名前高级警官说:“他们只是进来做他们想做的事。”

人权非政府组织“保护卫士”报道了中国的跨国镇压行为,详细描述了他所称的“屡次公然侵犯人权、司法和领土主权”的例子。

今年五月,一名去年逃往澳大利亚的中国秘密警察前间谍揭露了 中共当局如何针对那些被其视为国家敌人的人。

Stuff Circuit在研究中国前驻澳大利亚外交官的指控时发现了刘泉州的案件。该外交官指控中国政府于2005年在奥克兰绑架了一名女子,因为她掌握有经济情报,并将她放在一艘国有船上返回中国。

中国前外交官陈用林向 Stuff Circuit透露,他于2007年向澳大利亚国家情报局举报了此案,但官员们“不太感兴趣”。

他向《长线游戏》透露了有关此案的更多信息,包括该女子的名字谢莉,以及她因与中国“最著名的逃犯”高岩的关系而被锁定为目标。

Stuff Circuit说无法追踪谢回国后发生的事情。

澳大利亚华裔作家兼研究员亚历克斯·乔斯克(Alex Joske)表示,绑架和企图绑架的指控“实际上是中国共产党影响力最极端、最尖锐的一面,是中共寻求在海外建立影响力的最暴力和最秘密的一面”。

据该报道,与此同时,刘泉州却一直处于无国籍状态:中国政府通缉他,这意味着他无法满足新西兰公民“良好品格”的要求。

但他也不能返回中国,因为他害怕会发生什么事。

威胁还在继续。2021年,刘泉州的家中有来人留下的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我们不会放过你的。”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法广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615/20676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