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维权 > 正文

黄雪琴王建兵被判刑 观察: 北京借此打压年轻维权人士难奏效

中国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星期五(6月14日)宣判,社运人士黄雪琴和王建兵因“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分处五年和三年半的有期徒刑,其中,黄雪琴据悉当庭表示要上诉。

资料照片:2017年9月中国记者黄雪琴举着#METOO标语

对于两人在被捕逾千日后,“秘密审判的”判决才出炉,在台北的无国界记者组织(Reporters Without Border)发布声明称,黄雪琴作为调查记者,基于公众利益揭发社会真相,不该因言获罪,呼吁北京立即放人。

根据国际“释放雪饼(黄雪琴和王建兵的绰号简称)”关注组所取得的最新判决书,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6月14日以“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为由,对中国独立记者暨女权活动家黄雪琴,“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剥夺政治权利四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10万元。”

广州中院也以相同罪名,判处职业病权益倡导者王建兵“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5万元。”

黄雪琴判刑5年、王建兵判刑3.5年

由于两人皆于2021年9月19日被捕,黄雪琴预计将继续被关押至2026年9月18日才能刑满出狱,而王建兵则最快于明年的3月18日就能刑满出狱。

据“释放雪饼”关注组于X社交平台发文称:“黄雪琴当庭表示要上诉,王建兵的上诉情况待与律师商量。”

关于广州中院星期五上午的庭审周边实况,该关注组也引述现场关注人士的反馈称,广州中院周边“附近再现多重警力,包围了整个法院范围,媒体记者及外界人士欲进入法院旁听,均不让进去。法院周边警察人数众多。”

黄雪琴和王建兵遭羁押已超过33个月,两人的案子去年9月也曾开过秘密审判庭,但法院却又迟至9个月后才做出判决。

对此,国际人权组织自由之家“异言网”派驻台北的计划经理史凯文(Kevin Slaten)批评,不管就判决内容或审理过程而言,中国这种对维权人士的庭审越来越不透明,再次凸显其整体政治管治体系的不透明,以及对维权人士的待遇不透明之大趋势。

史凯文:北京借雪饼案打压年轻维权人士

他分析,早自2015年的律师大抓捕起,中国的公安拘留和司法调查审判时间就越拖越久,可能原因有三:一是利用对当事人羁押期间所带来的不确定,来杀鸡儆猴,以吓唬其他相关的维权人士或镇压一些可能潜在的更多维权活动;二,公安机关可“以调查为武器”骚扰其他人,例如,报道称,警察曾于侦查期间找过多达70位和黄雪琴或王建兵有过联系的朋友或伙伴;三,调查期越长,更有利于当局找出线索,罗织有关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犯罪的论点或证据。

史凯文认为,北京借由黄雪琴和王建兵案的判决在向年轻一代、独立的维权人士施压。

他说,随着北京紧缩非政府组织等机构的监管后,中国有组织的维权活动和异议声浪已大幅受限,许多年轻一代近年转而通过网络独立维权,或在网上进行“风险低一些的”交流和组织。不过他说,随者黄雪琴和王建兵的判决出炉,恐引发年轻一代独立维权人士的寒禅效应,虽然中国境内不满的声浪恐已到了北京无法压制下来的地步,如2022年底爆发的白纸运动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

史凯文告诉美国之音:“不只是中国境内有很多年轻人愿意用这几十年很少见到的一些抗争的方式去反对、去说不,而且在国外变得非常的活跃,这些都是(中国)年轻人,甚至比这两个人(黄雪琴和王建兵)还要年轻,所以我觉得(中国)政府有这目的没错,那有没有效是另外一回事。”

根据“异言网”的统计,今年第一季,已在中国网络收录到655起发生在中国境内的抗议事件,较去年同期增加21%。其中最常见的抗议群体为中国劳工(57%),其次为信仰群体(10%)与业主(9%)等。

广东是抗议最频繁的地区(17%),其次为山东、河南、辽宁、河北、北京及浙江。2022年6月至今,异言网共已收集5445起抗议案例。

无国界记者组织:立即释放黄雪琴

针对黄雪琴和王建兵的判决,在台北的无国界记者组织6月14日发布声明,呼吁北京立即释放两人。

该组织声明称,黄雪琴是推动中国MeToo(米兔)女性运动的重要人物之一,她作为独立调查记者,在2018年通过民意调查,揭露媒体圈的性骚扰陋习,也曾协助某中国大学成立首宗性骚扰调查,还设立性骚扰报道平台。

声明引述无国界记者组织东亚办事处主任艾玮昂的话称:“黄雪琴基于公众利益,揭发社会弊端,不应被关押、遭受酷刑或被重判。我们呼吁国际社会共同对北京当局施压,以早日释放黄雪琴及其他118位遭中国关押的记者和新闻自由斗士。”

雪琴与煎饼热心公益

黄雪琴生于1988年、广东韶关人、原为独立记者。她曾任《新快报》及《南都周刊》的调查记者,关注性别、平权、官员贪污、企业污染和弱势群体等议题,也参与过多起#MeToo(米兔)女权案件的报道并协助过性侵和性骚扰受害人。

黄雪琴原计划于2019年赴香港大学就读法学硕士,但疑似因其对反送中运动的报道于2019年10月17日遭广州警方以“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并指定居所监视居住长达三个月,直至2020年1月17日才取保获释。

2019年9月二度被捕前,黄雪琴原计划前往英国萨塞克斯大学(University of Sussex)就读性别与发展学硕士。

而绰号“煎饼”的王建兵则生于1983年,甘肃天水人,原为独立公益人士。从事公益事业长达十六年的他,2005年大学毕业后,先是加入北京市的西部阳光农村发展基金会,开启其长期关注青少年教育及成长的职业生涯。

王建兵2014年来到广州,加入恭明社会组织发展中心并负责青少年成长和残障社群赋能等项目多年。他于2018年开始关注职业病工人的权益,并为工人提供必要的法律支持。

责任编辑: 李华  来源:美国之音 黄丽玲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615/2067659.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