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一次重大升级!北京要有大麻烦

分析:G7公报反映对中共的共同关切,是措辞和行动上的重大升级,但不会使中共改变做法

七国集团普利亚峰会公报用强化的措辞对中共向俄罗斯提供支持发出警告,并表示将继续采取措施,让那些未能立即停止帮助俄罗斯规避制裁的行为体承受“沉重代价”。这些国家的领导人还对中共的非市场政策与做法表示了担忧。

分析人士认为,这份公报反映了七国集团国家对与中共关系中的一些核心问题的共同关切,在语言和行动上都是一种重大的升级,但怀疑这些压力与可能采取的措施会让中共从根本上改变其做法。

七国集团领导人在意大利的普利亚举行了两天的峰会后发表的公报总共有29次提到中共,其中涉及中共对俄罗斯的支持、中共的贸易做法、网络空间的恶意行为、台湾问题、中共在东中共海与南中共海的行为、西藏和新疆的人权状况、对香港自治的打压等。该集团在去年广岛峰会后发表的公报中有20次提及中共。

七国集团:继续针对支持俄罗斯战争机器的中共和第三国行为体采取行动

这份公报说,七国集团寻求与中共建立建设性和稳定的关系,并认识到通过直接坦诚的接触来表达关切和处理分歧的重要性。声明表示要继续与中共在共同感兴趣的领域开展合作,应对气候、生物多样性和污染危机,打击非法合成药物贩运,确保全球宏观经济稳定,支持全球健康安全,并处理脆弱国家的债务可持续性与金融需求。

但公报把重点放在七国集团对中共在一系列问题上的做法的关切,包括它对俄罗斯的支持。

“中共对俄罗斯国防工业基础的持续支持使俄罗斯能够维持其在乌克兰的非法战争,并对安全产生重大而广泛的影响。我们呼吁中共停止转让包括武器部件和设备在内的军民两用材料,这些材料是俄罗斯国防部门的生产要素,”公报说。

这些领导人说,他们将依照其法律系统实施限制措施,以防止滥用,并限制从事这种活动并成为制裁对象的第三国个人和实体,包括中共实体进入他们的金融系统;将针对协助俄罗斯规避制裁的行为体采取强有力的行动,方式包括让所有那些未能立即停止向俄罗斯的侵略提供物质支持的人承受沉重代价,以及加强国内执法等。

对导致产能过剩的中共非市场政策与做法表达关切

在贸易问题上,这份公报说,他们认识到中共在全球贸易中的重要性,致力于推进自由公平的贸易、公平竞争环境和平衡的经济关系,同时更新和加强以世贸组织为核心的多边规则贸易体系。但它同时批评说,中共的非市场做法导致扭曲市场的产能过剩等问题。

美国总统拜登和其他七国集团领导人与教宗方济各以及应邀参加七国集团意大利峰会的其他领导人在一起拍合影照。(2024年6月14日)

“然而,我们对中共持续的产业目标和全面的非市场政策和做法表示关切,这些政策和做法正在导致全球溢出效应、市场扭曲和出现在越来越多的一系列行业的有害产能过剩,损害我们的工人、产业和经济韧性与安全,”公报说。

它还表示,他们并不是在进行脱钩或是向内转,而是在必要和适当地降低风险,实现供应链多样化,并培育抵御经济胁迫的韧性。

引人注目的是,这些领导人还进一步呼吁中共不要采取可能导致严重打乱全球供应链的出口管制措施,特别是针对关键矿物的出口管制措施。

耶伦:七国集团取得“重大进展”,对中共的产能过剩问题有广泛的共识美国财政部长耶伦在公报发表后立即发表声明,对七国集团在财政部议程上最重要的领域“取得重大进展”表示赞赏。

“我也赞赏七国集团领导人公开指出俄罗斯利用第三国金融机构支持其军工基地,并获取继续伤害乌克兰的战争武器,”她说。

耶伦还表示,七国集团峰会也确认,她一再提出的包括直接向她的中共同行表达的关于中共产能过剩的担忧在七国集团有广泛的共识。

2024年6月13日,美国财政部长耶伦在纽约经济俱乐部午餐会上发表讲话。(美联社照片)

她这个星期四在纽约经济俱乐部向华尔街和企业高管发表演时说,“当外国补贴威胁到国内企业在绿色能源等战略领域的生存能力时”,美国应该做出回应。她警告说,中共这个亚洲超级大国所采取的贸易政策“可能会严重干扰我们建立健康的经济关系的努力。”

古德曼:措辞和行动上的重大升级

美国外交关系协会格林伯格地缘经济研究中心杰出研究员兼主任马修·古德曼(Matthew Goodman)认为,这份公报反映了七国集团国家对与中共关系中的一些核心问题的共同关切,其中一些涉及长期存在而且还在继续的南中共海等问题,也包括他们对中共正在给俄罗斯在乌克兰战争中提供更为直接的支持有更多的关切。

他在接受美国之音电话采访时说:“我认为,七国集团在这次会议上明确发出的这一信号比去年更有力,当时他们也对这些很多同样的问题表示关切,但是并没有那么多的公开声明,以这些有力的措辞来说明关注的问题是什么,以及采取实际进一步行动的共同意图是什么。因此,这是措辞和行动上的重大升级。”

在中共支持俄罗斯的问题上,担任过白宫国安会国际经济主任协助总统安排像20国集团等国际会议的古德曼指出,从限制金融支付的转移到针对特定公司,再扩大到对含有美国生产资料或知识产权的产品实施次级制裁,美国及其盟友采取的行动已经在逐步升级,而且会有更多的后续行动。

“我推测,这些领域中的任何一个都可以有更多的措施。我目前还不知道有什么特定的东西已经摆在桌面上,但鉴于对中共直接或间接帮助俄罗斯的关切,我认为这是一个可能的方向。我的意思是,这是七国集团继续研究可以使用的各种工具以试图劝阻中共采取此类行动的一个信号。但我认为这并不是故事的结束,”他说。

这位专家表示,虽然七国集团国家的法律与监管架构有所不同,在对如何最有效的向中共传递信息问题上的看法也略微不同,但在大的方向上是一致的,而且采用的制裁工具也会是类似的。

在峰会召开的前一天,美国宣布对那些帮助莫斯科的行为体实行二级制裁,包括向俄罗斯出售半导体的中共公司,还有与已经受到制裁的俄罗斯金融机构有关系的较小型的中资银行。

北京谴责了这些制裁,指责华盛顿把这场战争“当作打压别国的良机”。

中共会视七国集团的行动而做出相应回应,但不会改变做法

针对七国集团因中共对俄罗斯提供支持而可能要采取的行动,分析人士预计,中共会视情况而做出反应。

“这些事情总是首先根据实际采取的行动和影响来衡量的。中共希望表明它的不满,但也希望避免采取损害自身利益的措施。因此,我预期他们的反应会是经过精心衡量的,”古德曼说。

但他怀疑这些措施会促使中共改变其行为。

“坦率地说,我怀疑七国集团能否施加足够的痛苦,让中共从根本上改变对俄罗斯的政策,”他说。

美国企业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史剑道(Derek Scissors)也认为,美国目前针对中共的小银行采取的行动是不够的。

“中共的银行确实一直小心谨慎,避免成为二级制裁的对象。但这种谨慎的一部分是设立空壳金融公司,让它们冒被制裁的风险,而实体银行则保持清白。在主要金融机构受到制裁之前,中共将像它与朝鲜那样规避与俄罗斯相关的限制,”他通过电邮对美国之音说。

七国集团国家应对中共产能过剩的措施会有不同

担任过负责国际经济事务国务次卿的古德曼说,即使在那些认为中共对绿色能源产业提供补贴的最终结果是生产出优质、廉价的产品,有助于应对气候变化的人当中也有人认为,中共对这些关键技术的大规模补贴可能会对美国乃至全球经济造成极大的破坏,当然也会损害到美国的工人。在他看来,七国集团国家对产能过剩问题的担忧是真实存在的,而不仅仅是夸张或政治性的。

但他说,七国集团内部,甚至包括美国在内的一些政府内部,在如何应对这一问题的具体补救措施和策略可上能存在更多的分歧。他说,拜登政府上个月对中共的电动汽车等产品征收高关税引发了相当激烈的辩论;欧盟内部对它决定提高对中共制造的电动汽车的关税是否是正确的做法也有辩论。他猜测,七国集团国家在应对中共的产能过剩问题上会有不同的做法。

“在这两个地方(美国与欧盟),继续与中共保持接触都有重大利害关系,都不想走得太远,以至于切断(与中共的)贸易,或者走到你所提到的保护主义或陷入贸易战的问题。你知道,它们也存在这方面的担忧,”古德曼说。

美国企业研究所的史剑道认为,中共的经济结构导致了产能过剩问题的长期存在,因此难辞其咎。

他说:“中共经济刻意建立的这种结构,即国有部门无论如何都不会萎缩,实质上保证了产能过剩。问题只是产能过剩最严重的地方在哪里。”

尽管如此,外交关系协会的古德曼说,鉴于中共以往对那些让它不满的国家所做出的不是那么微妙的反应,我们可能会看到中共对七国集团针对其产能过剩问题采取的行动做出某种正式与非正式的回应。

“他们曾经对七国集团的大部分国家和其他许多国家使用这种非正式的经济胁迫手段。所以我预计可能会有某种损害七国集团国家商业利益的回应,”他说。

责任编辑: 方寻  来源:VOA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616/20678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