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维权 > 正文

儿子被判定脑死亡 母亲吿武汉医院为器官害命

近日,武汉同济医院创伤外科主任李占飞因粗暴对待死者家属引发网络热议。该家属拍摄视频披露,这所由中共卫健委主管的三甲医院疑似通过判定患者脑死亡进行非法摘取器官的内幕。

中国大陆器官移植医生因涉活摘器官被国际组织立案追查。

武汉同济医院被指“为器官谋财害命”

6月13日,一段题为“武汉同济医院创伤外科主任李占飞的真实面目”的视频在海内外互联网上广泛传播,引发网民关注。

这段疑似偷拍视频录制于2024年6月12日下午4时许。视频显示,一位母亲在向武汉同济医院了解其孩子的治疗情况时,遭到该院创伤外科主任李占飞极为粗暴的对待,并要求保安将其赶出医院。

这位母亲在视频中介绍,李占飞是她孩子的主治医师,她的孩子是一个28岁完全健康的年轻人,因脑外伤前往武汉同济医院创伤外科就诊。然而,在没有进行自主呼吸测试的情况下,患者被判定为脑死亡。

更令这位母亲愤怒的是,她的孩子被判定为脑死亡后,院方劝说家属捐献孩子的器官,但遭到家属拒绝。而家属质疑孩子死因时,院方又在心电图、殡仪馆资料等方面造假,甚至给卫健委执法大队做的笔录方面都在造假。

该患者家属当面怒斥李占飞:“你们处心积虑,图谋不轨,你为啥说我孩子脑死亡。脑死亡是做活体器官捐献的标准,太恶毒了!”

大纪元记者注意到,这位患者家属早在去年9月就在微博、今日头条、皮皮虾等大陆社交平台上持续发声,诉说冤情。

据这位家属此前发文披露,武汉同济医院创伤外科主任李占飞把医院作为谋取器官、害人性命的合法场所。每当患者病情有变化时,便告知家属患者脑死亡,并伙同医务处医生陈维华劝说捐献器官。家属表示,在孩子最后时刻,医生没有想到救治,而是冷酷地动员家属捐献器官。

对此,家属表示质疑:“没有提前配型,器官捐给谁?病程记录上孩子一直是有自主呼吸的,李占飞你为什么要欺骗我们脑死亡?陈维华,你为什么没走流程,想着立即要我们捐器官?这是救死扶伤的医院,还是为器官害性命的‘731’部队?这是人间地狱呀!”

(网页截图)

该家属还透露,武汉同济医院创伤外科参与一条龙团伙作案的医护人员除了上述李占飞和陈维华,还有刘沁心、谢伟明、董希杰、王于昌、王伟、高伟、周锡渊。

她曾多次向卫健委、公安等部门投诉,反映武汉同济医院谋器官草菅人命的情况,但官方却推诿不作为,甚至期间主治医师李占飞还优先晋升三级教授。

(网页截图)

同济医院官网展示器官移植的冰山一角

据武汉同济医院网站介绍,李占飞为医学博士,教授、主任医师、硕士生导师。长期从事多发伤、创伤危重症的救治,任中华创伤学会危重症与感染学组委员。

大纪元记者检索武汉同济医院网站发现,该网站登载了多篇有关器官移植的报导。

早在2020年4月17日,该院网站转载《人民日报》的一篇题为“武汉同济医院完成全面开诊后首例肝移植手术”的文章。

该文称,湖北人秦阿姨因肝硬化于2020年3月10日被送到同济医院,院方建议肝移植。4月8日,器官获取组织传来消息,一位脑出血患者“自愿捐献器官”。同济器官医生对移植器官进行了评估,肝脏与秦阿姨的非常匹配,于是实施捐献。

根据官方报导,从患者3月10日住院至4月8日院方找到匹配器官并完成器官移植,用时不足一个月。

事实上,作为常规外科手术,器官移植技术本身并不难,难点主要在于匹配器官的找寻。国际社会上要找到一个合适的肝脏、肾脏一般要等好几年,“找寻奇迹”却在中国频繁发生,而且中国人有保留逝者全尸的传统观念。

此外,中新社于2021年4月15日发表了一篇题为“4岁半女孩脑死亡,捐献器官让他人生命延续”的文章。

文章称,湖北襄阳4岁半女孩佳佳确诊为脑胶质瘤后,住进武汉同济医院,院方判定佳佳为“脑死亡”后,最终完成了器官捐献(包括佳佳的一个肝脏、两个肾脏和一对眼角膜)。

武汉同济医院官网于2021年8月24日发表一篇题为“‘一肝两肾’挽救三人”的文章。

据该文介绍,武汉市民流芳于2021年6月24日被诊断为大面积脑梗塞,6月28日转入同济医院。同济医院工作人员与患者家属进行沟通后,家属签署了无偿捐献器官意向书。7月7日,流芳被宣布临床死亡,同济医院完成了器官(肝脏和肾脏)移植手术。

(网页截图)

实际上,上述官方报导仅仅是器官移植病例的冰山一角。

武汉同济医院器官移植全国领先

作为湖北省会的武汉市,不仅是COVID-19(又称“中共病毒”)疫情的发源地,同时也是中国器官移植的发源地,而武汉同济医院在中国器官移植方面一直处于“领先”地位。

中共卫生部原副部长黄洁夫在2015年武汉召开的中国器官移植大会上称,“没有湖北、没有武汉,就没有中国的器官移植。”

《湖北日报》2019年4月10日报导称,武汉地区的心脏和肾脏移植量在中国领先。其中同济医院平均每天至少有一台移植手术。据同济医院的官网介绍,到目前为止,同济医院累计实施肾脏移植超过6000例,肝脏移植近两千例,心脏移植二百余例,胰肾联合移植近二百例。

大纪元于2020年4月获得的内部文件显示,同济医院DCD(心死亡器官捐献)肾移植例数在2015年、2016年、2017年连续3年全国第一。其中,2015年、2016年、2017年的肾移植量暴增。2015年肾移植数量接近350例,比前一年增加约100例。2016年肾移植数量达到一个高峰,约460例。

更不可思议的是,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简称“追查国际”)证实了,同济医院还可以“按需移植”。

同济医院的内部文件显示,同济医院的肾脏移植有三类器官来源,其中最主要的是传统来源和捐献。传统来源按中共官方的公开报导,是来自死刑犯。

早在2006年3月9日和17日,两名证人先后通过《大纪元时报》曝光中国辽宁省沈阳市苏家屯区秘密集中营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真相,自此中共活摘器官的罪恶在国际社会被曝光。

在国际社会压力下,2014年中共公开承认系统地用死刑犯的器官做移植,而且是在囚犯及家属不知道的情况下。不过,根据中共公开的数据,无论是死刑犯、还是所谓的器官捐献,都填不满同济医院完成的巨大移植手术量。

外界质疑,在同济医院的器官来源中,有多少人被贴上“自愿捐献”的标签而遭杀戮?又有多少“假亲属”移植?

武汉同济医院医生承认参与活摘器官

追查国际负责人汪志远早前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在我们的调查中,同济医院的医生护士就明确地承认他们用法轮功学员器官,我们有录音证据证明。”

2006年,“追查国际”曾打电话向武汉同济医院器官移植研究所询问能否搞到法轮功学员的供体,对方回复说:“没问题,请来医院面谈。”

2015年10月12日“追查国际”调查员对华中医科大学同济医院心胸外科二病区宫医生进行了电话调查。宫医生承认用过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做移植,到监狱、到劳教所取器官,“我们有一个专门的,我们科魏主任,有一个专门的搞这个,以朱教授为首的,知道吧。这都是朱教授在负责。”

宫医生还披露,心脏移植有时候一个星期做5台手术,甚至一晚上做2台。

责任编辑: 李华  来源:大纪元记者李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616/2068044.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