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蔡奇拔刀习家军缠斗 亡党在即 三中全会破防

作者:
中共号称百年大党,自我吹嘘际遇百年之变局,却不肯承认这个党实质是百年烂党、恶党、邪党,目前正处内忧外患、经济崩溃、政治腐败之僵尸末日,面临党心糜烂、政心溃败、军心动荡、民心尽失的亡党危机危局。无论三中全会做出如何盘算,亡党的命题注定无解。

中共党内二号实权人物蔡奇

因无法应对经济下行带来的执政危机,中共当局经多次延宕,最终不得不定下在7月召开二十届三中全会过,本想定调经济发展方向,试图以经济回暖与复苏的政策许诺重拾市场信心,获得外界信任。

然而习近平当局却不断发出强烈信号,要全方位加强党的领导,保党稳政权、推进党国体制,至于说改革,只不过是迫不得已的政治化妆品罢了。

果不其然,会议前夕,内斗仍是主线。习近平狂挥反腐大旗,整肃政敌,让中共一众高官噤若寒蝉。

不仅如此,日前,党内实权二号人物蔡奇,突发拔刀见红,逼迫全国党政一把手向习近平表忠。习家军暴力团丁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陈文清和国务委员、公安部长王小洪等纷纷出场,一方面表面献忠,一方面与蔡奇缠斗,让乱象丛生的中共政局更显肃杀与混乱。

6月13日,蔡奇执掌的中办印发了《全国党政领导班子建设规划纲要(2024-2028年)》,文件要求各界党政领导班子要聚焦“两个维护”,铸牢政治忠诚,“提高政治判断力、政治领悟力、政治执行力”。

习近平执政以来,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官员们的忠诚度,习近平认为中共官场两面人太多。二十大后,随著习近平终身制确立,忠诚度成了终极问题,两面人有增无减。

今年,到目前为止,中纪委已经查处了33名中管官员。6月16日,西藏前党委书记吴英杰被调查,吴英杰是今年被查的第五位正部级高官,前四位是前司法部长唐一军,农业部长唐仁健,台盟中央常务副主席李钺锋,十四届全国政协常委苟仲文。

其中,唐一军被认为是赵乐际的人,而唐仁健曾是习近平特使,前朝元老胡温的经济笔杆子,也是胡春华刘鹤的助手,典型的技术性官僚。这些人物的倒台,恰恰证明了习近平已无人可信,无论是现任常委还是前朝元老随员,一概打倒。

6月9日,中信集团有限公司副总徐佐被查,这是习近平向邓小平家族再次亮剑。另外,江绵恒父子被传情况不妙,江绵恒已于日前卸任上海科技大学校长。

被秘密整肃的还有红二代反习代表人物太子党刘源,中国问题专家唐靖远日前爆料,刘源被习近平抓到把柄,上交了20亿财产之后被严密监控。自媒体人老灯日前进一步爆料,刘源的确被查处,习近平痛下杀手,最后结局可能会跟刘亚洲一样。老灯还称,习近平即将对副国级和正国级官员展开整肃。

习近平在党内已经是全面树敌,旅澳法学家袁红冰曾对大纪元表示,他了解到中共的官员现在出现三种状态:第一是普遍的不满,第二是普遍的躺平不作为。第三,是在表面上对习近平都表现得极其忠诚,在私下里对习近平都发出了不满的言论。“绝大部分的中共官员,现在都是习近平口中的两面人”

蔡奇三中全会前刺刀见红,刀架党政班子脖子上,逼人表忠,估计很能对习近平的胃口,但此举并不能保证蔡奇本人就不会失宠,就不会被习近平提防著。蔡奇不仅身居常委要职,而且管着文宣和中办系统、中央警卫局,插手李强金融领域,权力如日中天,被习近平戒备是大概率。

二十大后,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陈文清掌管的国安系统强力、高调介入经济金融领域,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国务委员王小洪深受习器重,这里面不排斥有习近平刻意制衡蔡奇的权谋。

就在蔡奇逼人献忠的次日,陈文清和王小洪主持召开专题会议,研究谋划扫黑除恶斗争,习家军另一重要成员最高检的应勇参加了会议。陈文清和王小洪在制造红色恐怖的同时,明摆著是剑指蔡奇。

值得关注的是,制肘蔡奇的还不只是陈王两位打手。蔡奇发迹的京都御林军也发生了变故。香港明报9日消息称,首度卫戍区政委已经换将,现任政委为少将朱军,但在网路上尚难以搜寻到朱军履历。6月6日,北京召开党管武装工作会议,市委书记、北京卫戍区党委第一书记尹力出席了会议。

尹力曾主政福建,是闽江新军要员,又是山东人,习近平彭丽媛的双料亲信,作为北京卫戍区党委第一书记,手握数万民兵武装力量,党管武装,尹力手中的准军权对蔡奇的中央警卫局亦能起到一种制衡与牵制作用。

习近平如此帝王权术、政治权谋,为保皇保党,可谓用心良苦,疏而不漏。但机关算尽,恰误了卿卿性命。殊不知,中共百年杀戮,恶贯满盈,如今是穷途末路,只待天收了。习近平在政治和权斗上拉满了弦,用足了劲,可不知,真正的危机,因经济崩溃而导致的政治危机正如海啸般席卷而来。

6月4日,拜登在受访《时代》周刊时再次表示,没有人愿意与习近平交换位置,“这个经济体怎么增长?他们的经济处于崩溃边缘。还有人说他们的经济在蓬勃发展?别扯了。”拜登揶揄道。

日前,美国对冲基金桥水创办人瑞‧达利欧在接受日经亚洲专访时表示,“中国正在进入一场百年风暴中。”“无论在政治上还是经济上”都将伴随著痛苦,并且极其艰难。

6月6日,中国问题专家甘思德在美国《外交政策杂志》发表的文章称,习近平对修复中国经济的兴趣不大,外界可能有四种看法,一是他不知道中国经济糟糕;二是他不知道该做甚么;三是他不在乎,他宁愿为加强中共权力垄断和个人政治主导地位而牺牲经济;四是,他不同意对现行政策的批判。

文章称多数人选择第四种看法,这预示著中国未来将会出现更多的紧张和冲突,这是一场重大的经济危机,将引发政治清算,公众可能会起来抗议并试图彻底推翻中共。

甘思德的文章准确地描述了中国现状。经济衰退不只是民不聊生,也引起体制内震荡。近日,网传广东省阳江市大批城管疑似因编制问题在其单位门前拉横幅维权,广西北海于6月10日正式取消了城管部门,民众纷纷议论,“共产党应该倒台了。”

中共号称百年大党,自我吹嘘际遇百年之变局,却不肯承认这个党实质是百年烂党、恶党、邪党,目前正处内忧外患、经济崩溃、政治腐败之僵尸末日,面临党心糜烂、政心溃败、军心动荡、民心尽失的亡党危机危局。无论三中全会做出如何盘算,亡党的命题注定无解。

责任编辑: 李安达  来源:人民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617/20682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