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吴祚来:习在延安军事政治会议上的讲话(非公开版)

作者:

习的正式讲话稿经总政总参与中宣三个部门联合编审后,已正式发表,这里发布的是习在会议时的即兴发言。

知情者说,习在延安非常放松,所以讲话也相当随意,会议是以拉家常的方式开始的,说自已在延安下放的感受,还说带自已婆姨到延安,谈笑风生,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习居然谈及夫人参政的传言,说,最近海外媒体特别是香港的媒体报道说自已的婆姨要进入中央政治局,在部队中担任要职。

习说:彭教授多年来一直就在军队中,也在做一些相关的工作,但中央并没有内定她一步就升到一个不可思议的位置上,大家不要相信传言。我们有关部门查了一下,是有人想帮帮彭教授造势吧,所以中宣部一位副部长被撤职查办了。

中国历史上有许多皇后太后参政、干政,还有江青同志,都没有什么好结果,我们也不能把党的天下搞成习家的天下。再说彭教授本人并不乐意过多的参政呢。这事就说到这里,大家清楚就行了,任何政令与信息都要出自中央,这是铁的纪律,任何有触犯红线,都要受到严惩。

习近平的讲话转入到正题,与公开发表的讲稿相比,还是相当的即兴、随意:

我们在延安开高层军事会议,一是西山作战室在大装修,要按国际一流标准重新建设,二是,我们在这里重温延安精神,要准备内战,当年是保卫延安,现在是保卫北京保卫党中央。长征就是突破敌人的围剿,延安则是对抗中外敌对力量的进攻,最后的胜利属于我们。

延安啊,还有秦岭,是我们革命的圣地,中国的龙脉,我的父亲最后就回归到这片土地上,我将来啊,也准备回归到这片土地上。当然,毛主席也应该回到他的故乡,许多高僧大德都告诉我,纪念堂那片地啊,是中华门,从天安门通往天坛,是一条神道,神道被堵塞了,我们中华民族啊就多灾多难,我们建国都这么多年了,总是多灾多难,祖国还统一不了,拆除纪念堂这件大事迟早要提上议事日程,当然,最好是政协与人大有关人士提出提案建议。

我们今天到延安开军事会议,是准备打内战,各位要意识到,我们正面临重大的经济与政治危机,内战。

我们面对的内战,看不见战线,甚至看不见敌人,但战争已经启动了,如果我们不用战争的方式应对,我们党和政府就要破产。

你们都看到了警税作战中心,在全国各地成立,这是战时状态啊同志们,如果不通过作战方式获得税收,我们就难以渡过难关,当代国民党封锁延安,现在美国西方经济封锁我们,我们现在与当年一样,两条战线作战。

现在是警察与税务合作,倒查三十年,把先富起来的一部分人的剩余价值吐出来,不是说好了吗,先富带后富,现在我们只能用战斗的方式,强行剥夺他们财富,如果不这样,我们怎么能渡过难关?

如果警税联合作战解决不了经济困局,我们还要搞战时经济,必要时刺刀见红,军队要上,对我们政治经济不满的人积压到一定数量,大量的个人破产,银行破产,企业破产,风暴就来了,就有可能撼动我们国家政权,我们国家与我们党不能破产。

我们最后的防线,靠军队,战时经济管控,是迫不得已才实施,或局部实施,哪里动乱,我们的军队就要出现在哪里。

现在的经济危机爆发与五六十年代的贫困完全不同了,当时交通与信息都不发达,一切都可以掩盖,现在任何一件事都可以引发群体事件,如果不及时控制,也会星星之火,燃烧到全国,国内外敌对势力呼应,那就是真正考验我们的时刻。

我们一代又一代领导人手上都染着血,第一代领导人自不必说,邓小平当军委主席,开坦克上天安门广场,江泽民同志当时也在一线作战室,胡锦涛同志在西藏没有亲自开枪,但还是全副武装在街头亮相,我亲自指挥的与印度的石头战棍棒战,也有牺牲,但现在看来,真正的战争与牺牲,可能在不久的将来,对付国内出现的突发情况,我们不愿意看到流血牺牲,但暴风雨来了,我们不要害怕流血牺牲。

和平的时间太长了,必然要发生战争,这是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也是国际国内矛盾冲突达到不可调和的状态,造成的。

当年毛主席在国际国内形势严峻的时候,在这里讲延安文艺,搞延安整风,今天我们在这里,面对的是更严峻的国际国内形势,我们没时间谈文艺了,但必须整风,在三中全会之前进行军事政治整风,因为军队在我们面临巨大的国际与国内考验时,要经受生死考验。

习近平大谈中国可能会发生内战,讲话又转到国际形势:

俄罗斯一直是我国二百年来最大的北方威胁,现在威胁基本解除,很少有人看到我亲自领导的这届中央对中华民族的伟大贡献,但我们的宣传部门又不能大张旗鼓地宣传,我们注意到,俄罗斯一些人在警觉了,认为上了我们的当,是我们鼓动他们发动对乌克兰的战争,我们对普京的鼓励是一句上不封顶,但并没有签署同盟协议呀,他们战争不力,直接影响到我们两国下一步合作,建军一百周年,我们本来是要拿下台湾的,解放军就完成了神圣使命了,就可以改名了,问题出在俄罗斯,以前我把普京当英雄看,他的仗打的太难看了,我们还得看他们的战争过程与结果,才能决定后续的军事行动。

你们心里也清楚吧,火箭军,海军腐败严重,经不起打的,我们现在只能让海警船对相关国家地区进行骚扰,这就是当年红军的战法,敌驻我扰,美国也拿我们没办法,因为警船冲突是民用冲突,触发不了相关国家与美国军事联动的红色警报;

现在俄罗斯在重回苏联时代的统战,找金正恩,也找越南,但意义都不大,不可能形成统一战线,特别是对付我们的统一战线,金家一直吃我们的喝我们的,借他胆子,他都玩不大,朝鲜仍然是我们对俄援助的通道,这有效规避了西方对我们的制裁。毕竟俄罗斯是我们对抗美国西方的最重要屏障,它不能完全倒下去,越南是想通吃,东西方通吃、中俄通吃,越南与印度是一个德性,印度人搞民主,越南人搞社会主义,都是机会主义。我们的邻居啊,没什么好东西。

我们对东南亚国家该统战的统战,该给颜色的要给颜色,但我们不能一下子就亮家底,不动用先进武器,而是用石头木棍,用水枪,有人说我们是石器时代的战争,这才是大智慧啊,我们要用极小的代价,尽可能小的冲突,练兵,练将,同时要看周边国家与美国西方的反应,也对俄罗斯有一个交待,使美国西方的兵力不至于完全用到对付俄罗斯乌克兰战场。现在看,也只是表示一下对俄罗斯战争支持,实际作用并不大。俄罗斯与北约的力量对比差距太大了。

(资料照片)

(许多废话,略出数百字)

我们党建国之后,基本没有外敌入侵了,并不是我们多么强大,而是美国与苏联形成的对峙,我们对外的战争都是主动打击美国西方,打朝鲜援助越南,都是主动打,对金门炮击也是主动打,当时打也打了,美帝国主义也拿我们没办法。

毛主席时代的运动斗争其实都是打内战,清理内部敌对势力异已分子,建立社会主义新中国,需要一代新人换旧人,旧人旧社会的遗留当然要清理。

现在我们要建设新时代,还得打一场内战,我第一个十年主要是清理党内腐败分子,敌对势力,现在第二个十年,要准备打仗,最大的可能是打内战,我们要统一思想与认识,要用新时代的军事思想指导我们的工作。文革的时候军队没有出乱子,统一在毛泽东思想之下,八九学潮军队有异心异动,但最终还是镇压了民运,保证了我们党我们国家稳定,三五年内,我们要面临巨大的风暴,我们现在第一防线由警察力量进攻性防守,就是通过警税作战,保障我们经济安全,这是新时代的打土豪分田地,第二道防线就是军队,随时准备镇压动乱势力,党和军队警察是一个命运共同体,统一军事思想,就是要保卫中央,保卫北京,保卫我们来之不易的红色江山。

(许多的政治废话,略出数千字)

(吴慢山整理)

责任编辑: 方寻  来源:吴祚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625/20716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