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中俄秘密交易曝光 习近平想干什么?

作者:

据俄通社最新报道,根据中共统计部门的数据,2024年5月,中国从俄罗斯购买浓缩铀和其它放射性元素、同位素和化合物的总额达到2.33亿美元,其中浓缩铀达2.315亿美元,其它化合物为140万美元,创下历史新高。这是自2015年统计以来的最大值。

数据还显示,今年4月中共购买浓缩铀的金额近7000万美元。由于5月购买量的暴增,今年前5个月,北京从莫斯科购买的铀和其它元素,金额高达3.11亿美元。而截至去年年底,俄罗斯共向中共出售了价值4.4亿美元的放射性元素,其中浓缩铀占4.18亿美元。

在世界核燃料供应商中,俄罗斯国家原子能公司“是全球市场上最大的浓缩铀供应商”,自2022年2月俄入侵乌克兰遭到西方严厉制裁后,依旧持续出口大量浓缩铀产品。根据英国王家联合军种研究所对公开的统计数据的分析,世界各国在2021年估计自俄罗斯进口价值约12亿9000万美元的浓缩铀,2022年和2023年的进口数字则分别为20亿3000万美元、27亿美元,呈上升趋势。而2022年,俄罗斯国家原子能公司供应了欧盟国家购买的浓缩铀的约30%,以及美国公用事业公司23%的浓缩铀。

为了摆脱对俄核燃料的依赖,西方国家正在努力提高核自给自足能力,包括提高铀浓缩能力,建立新的生产核燃料的地点,而中共亦借机加大从俄罗斯的购买量,去年至今年购买了超过7亿的浓缩铀,其意欲何为?

俄罗斯向中国供应的浓缩铀,一是可用做核反应中的核燃料,二是制造核武器的主要原料之一。

中国是核能大国,目前正在运营的有55座核反应堆,另有22座在建。从2022年到今年5月,中共从俄大量进口浓缩铀,一个目的就是增加国内战略库存以满足核燃料需求。中国原子能工业公司就曾表示,“应扩大国内战略浓缩铀库存,以应对价格波动、供应链风险和其它挑战。”

还有一个目的就是制造核武器。中俄之间的核合作可以追溯到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当时苏联在核材料和技术、专家等方面给予了支援。随着两国关系的紧张,苏联停止了核援助,但中俄在21世纪恢复了合作。尤其是近些年,加强了合作。

如2023年3月,习近平访俄时,与俄总统普京宣布,俄罗斯原子能集团和中国国家原子能机构签署了开发快中子反应堆和闭式核燃料循环系统的长期合作项目合同。5月4日,俄政府正式批准俄罗斯原子能集团下属的TVEL燃料公司,未来3年将向中国福建霞浦快堆示范项目出口铀-235浓缩度不超过30.4%的新核燃料。该项目的两个快中子核反应堆有600兆瓦的发电能力。

在天然铀里,不易裂变的铀-238占99.2%,铀-235只占0.8%,而后者才是常规反应堆的燃料,也是自然界唯一易于裂变的天然材料。俄批准向中共出口铀-235,直接省了中共提纯的过程。

而有了纯度更高的浓缩铀,中共就可以通过快中子核反应堆,产生钚,而钚是生产核武器的主要裂变材料。去年美国之音的报道中提到,前美国传统基金会核威慑和导弹防御政策分析师帕蒂-简‧盖勒(Patty-Jane Geller)发文称,中俄之间近年来深化的核合作令人担忧,“这种发展意味着俄罗斯提供的燃料越多,中国生产的钚就越多。中国能生产的钚越多,它能制造的核武器就越多。”

不过美国核武历史学家、在线核武模拟器NUKEMAP的创作者亚历克斯‧韦勒斯坦(Alex Wellerstein)却持不同看法,他对美国之音表示,国际裂变材料小组估计,中共已拥有大约14公吨的高浓缩铀和大约3公吨的分离钚,这足以制造尽可能多的核弹头。

根据瑞典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2023年报告,中国是世界第三大核武国,仅一年即从2022年的350枚增至2023年的410枚核武,并且在持续增加,其认为一旦中国(中共)认定需要,将有潜力在2030年将洲际弹道导弹数量扩充至美俄级别。

美国国防部2023年发布的《中国军力报告》则预测,中国大陆核武制造速度加快,至2035年将拥有多达1500枚核弹头,对此,中方并没有直接否认及承认,但强调近期发展核武都是防御性的。

显然,中共核弹头数量的增加,与其加强与俄的核工业的合作以及从俄罗斯大量进口浓缩铀是有着直接关联的。

在青海省海晏县,中国第一个核武器基地旧址。(法新社)

除了以上两个目的外,中共还有一个目的是利用西方对俄的制裁,出口浓缩铀,赚取利润。还有一种可能是,俄罗斯原子能集团和中国国家原子能机构有秘密协议,即俄借未受制裁的中国通道出口浓缩铀,中共借机牟利。

英国王家联合军种研究所的报告显示,在2022年,中国仅出口97吨浓缩铀,与2021年的95吨相差不大,但2023年,中国的浓缩铀出口量较2021年激增288%,达368吨。而2023年中国浓缩铀出口激增,主要得归功于美国市场。中方统计,中国对美出口175吨,但美方数据显示的是从中国浓缩铀进口量高达293吨。

此外,中国原子能工业公司还与韩国水电与核电公司签订了2026至2031年的供应合约。这背后又有什么猫腻呢?

显然,对于中共进口浓缩铀数量的暴增,美欧等西方国家需要保持警惕,一是防范中共核弹头的增加,二是避免在浓缩铀供应链上从依赖俄罗斯转而依赖中共的风险。

责任编辑: zhongkang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625/20716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