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门标签 > 往事微痕

陈独秀孙女也未逃过这一劫
2024-02-02

随手翻得一本写陈独秀一家人的书,他的后人也有加入过我们这个派别——右派的。再到网上搜索,看看写右派文字的朋友有没有写过,看看编右派名录的朋友有没有编进去,竟一无所获。于是记下来,为编右派名录的朋友提供参考。陈祯祥是中共第一任总书记陈独秀的孙女、陈鹤年的长女...

小笼子见闻(图)
2024-02-01

三年刑期总算快满了,离8月1日还有三个月,一天管教股长舒秉新找我谈话,说:你的刑期快满了,写个留队申请书来,明天就交来。我回答:报告干事,我不留队,我要回去。他说:这是不可能的。你看看哪个不留队?我说:人家是自愿的。我不自愿。他说:反正不准回去!我说:我一定要回去的!数日后,舒干...

曝苏联红军污辱妇女他惨了(图)
2024-01-26

我生于1935年,1957年被当局罗织罪名,强行扣上右派帽子,遭受22年的屈辱折磨。回想自己被迫害的过程,更加认清了反右运动的荒谬、无理、反人民性。我家世代居住在沈阳市南塔村。南塔村的位置在沈阳方城大南门外,顺着大南街往南,过了大南边门再南行五里左右。我就在此地出生、读书,解放后...

一个“要杀共产党人”的少将军官闪亮登场(图)
2023-12-28

前言不久之前,我和一位朋友相聚。大家都是同龄人,都是参加过建国初期那些如火如荼的斗争的人,如今白首相聚,忆旧成了挥之不去的话题。他比我幸运,我们虽然年庚相同,但是因为他早在1949年十月一日前参加革命,比我稍稍早了一年多,成了离休干部。他不但躲过了反右运动一劫,而且先后当了县委书...

《渡江侦察记》参谋长:穆虹含冤离世(图)
2023-12-22

《渡江侦察记》中饰演了参谋长的穆宏,而他不幸的经历,今日仍让人泪目,他抛下妻女含冤离世的结局也令人不由心酸不已。 穆宏为人正直善良,可是朋友的背叛与诬陷,让他被诬陷为特务,自此从事业的巅峰处坠落,经受剧烈打击的他,不堪折磨。 1969年,穆宏用一根绳子,了结了自己或苦痛或精彩的一生,年仅49岁。

一群身陷“渔网”的大学生(图)
2023-12-08

时光飞逝,物换星移。半个多世纪,历经四代,还有必要回忆苦药社?近年来,它屡被提起,表明仍受关注。但,或不准确,或系妄说,或引出疑惑。一位英国传记作家,名菲利普·肖特,把它与伟大领袖联系起来。他在引述领袖的钓鱼论(现在大批的鱼自己浮到水面上来了,并不要钓)之后,写道:...

访大名赫赫聂元梓探出闻所未闻的文革内幕(图)
2023-12-08

聂元梓靠在北大贴出大字报一举成名。大字报是一种政治工具,文化大革命四大之一,图为1966年大字报。(图片来源:公有领域)一还有多少人记得聂元梓是谁?文革初起时,我还是个鼻涕随处抹的小学生,她就已大名赫赫。时为北京大学哲学系党总支书记的她,在学校饭厅的东山墙上,贴出大字报,声称要把...

铁流:娃娃当兔肉卖 心痛的碑文和名单(图)
2023-11-10

我是灾难的经历者和受害人。我们天府之国的四川就饿了一千二百五十万人(见原省委书记廖伯康先生回忆录)。我的继母黄周氏,二伯黄亦合就饿在1961年。在1960年,四川省的宜宾市中山街一户人家,就骗杀娃娃当兔子肉卖,这是尽人皆知的事。1964年我因右派反革命关押在沪州省四监狱,同队几个判死缓的康、刘、王等几个犯人,就因饿慌了杀人吃而坐牢。1978年我在雷马屏马家湾中队劳改,一个以“伤风败俗”罪,判刑十六年的高个子刘姓贫农,成天高喊:“我犯什么罪,国家不要,供销社不收,煮来吃了....

血迹斑斑忆此生(图)
2023-11-02

毛泽东打着解放全中国、解放全人类的幌子,唱着为人民服务的调子,在马列主义的红袍掩饰下大行暴君之政,将历史车轮拉回到封建奴隶制时代。新中国成立以来,毛泽东强加给中国人民的一场场政治灾难,不仅以铁的事实证明了他在此前宣示的一切民主自由承诺全属谎言外,还在中国历史上写下了一页页永远磨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