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门标签 > 往事微痕

人妖混淆年代 难以忘却的记忆
2022-01-28

无情的岁月像世代奔腾的黄河流淌不息,逝去的往事像空中飘浮的烟云转眼即逝。似歌似哀诉,记录了不知多少人间的悲欢离合的辛酸、生死离别的悲痛。回首往事,抚摸累累伤痕,掀开记忆的画面,不忍卒读。铺天盖地的政治运动,炮火连天的文攻武斗,深深定格在我的...

要结婚谁敢要我我想到了他
2022-01-26

这里要写的是一位再过些日子就会完全被遗忘的好青年,我的大学同班同学张明道。 我们在北师大读书的时候,在北大、清华、北师大这三大名校中,女生最多的是北师大,每年“十·一”“五·一”在天安门前的游行队伍中,见到那花枝招展的队伍,不用问,那...

红色文件橱中的这份黑色档案(图)
2022-01-21

敦煌有个千佛洞,千佛洞里有着中华民族的千年瑰宝——数量庞大的壁画与彩塑,尤其是1900年发现了一个贮藏了大量千年古籍的“藏经洞”,但是由于无人管理,大量的稀世珍宝,被英、法、俄、美、日等国家的“考古学家”从一个无知无识的王道士手上骗走,所以...

血泪流干真是刻骨铭心 我悲惨的右派经历(图)
2022-01-20

我家世居四川珙县宝山乡(现合并李儿镇)桐梓村。新家是珙巡场镇南井街87号。父母组合家庭后,大量租佃了一些田土;劳力不够就请长短工,兼做小生意,挣了一些钱。后自己买了几亩田土出租,因此土改时划为富农。 1949年中共掌权后了,听说珙县新...

一个人就能把八亿人变疯(图)
2022-01-19

“二劳改”这一名称的由来 “二劳改”问题的源头实际上是出于毛泽东的屯边政策。上世纪1951年的镇反和1955年的肃反运动以及1958年的第二次肃反,除了被杀的以外,没有被杀的都被判了重刑,发配到黑龙江、内蒙、新疆、青海、云南等边疆地区...

多言祸及一生惨!泪祭长眠在兴凯湖的右派长辈们(图)
2022-01-15

今年是你们被发配祖国北疆兴凯湖五十周年。我以一名右派子女的身份,代表我的父亲以及部分幸存的右派老人来这里凭吊。献上一束鲜花略表我们的哀思。 在黑暗的1957年,你们多数都是风华正茂,踌躇满志,怀着一颗火热的心,憧憬着祖国发展的美好未来...

北大才子这句话 只是早说了20年(图)
2022-01-14

沈阳人,男,1936年生。两岁时父亲过世,生活艰难,作过报童,卖过冰棍,对社会的苦难有很深的感受。1955年考入北京大学物理系学习,1957年在“五一九运动”中,写“高度集权是危险的”大字报,呼吁不要高度集权,防止斯大林的悲剧在中国重演。1...

我为什么成为共产党的“死敌”(图)
2022-01-12

我叫杨枫,1928年出生在山东省莱州市朱桥镇后赵村贫农之家,1944年6月6日参加工作,1947年2月7日加入中囯共产党,1980年离休回家至今。 世界本是大舞台,世上所有的人都在自觉和不自觉地在历史变革中充当各种历史文化角色,我也不...

读赵旭先生《夹边沟惨案》(图)
2022-01-06

从一个铁栅栏望去,有一排低矮的黑洞洞的“房子”,据当地人说以前就是“知识分子”居住过的地方,图为夹边沟右派劳改所 已经有了足够的思想准备,并有杨显惠先生《告别夹边沟》垫底,加之对第三帝国奥斯维辛集中营的了解,以及多年前读过索尔...

官场“逆淘汰”中的"右派"李鹏
2022-01-05

这样一位有良知的优秀干部,却为官场所不容,最后自己被迫辞去职务,只身南下打工。而李鹏那个年代,就更加残酷,他连打工,自谋生路也不可得,只有在饥饿和疾病折磨下倒毙在粮仓旁边而成为饿殍。 李鹏的死,再次证明了“反右”运动和阶级斗争理论的极端荒谬与残酷。再次证明了,没有人权,就会挨饿,甚至被饿死!

长寿湖逃亡者的自述(图)
2022-01-01

我是四川邻水县人,家里在县城开了个照相馆。我从小喜欢画画,初中毕业那年,1954年,我已经画了几百幅,我的美术老师认为我有天赋,专门带我到重庆报考美术学院附中。 附中看了我的作品,非常满意,老师高兴得很。 报考前,市教育局突然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