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门标签 > 整风

她就是极右分子林爱珠(图)
2022-04-29

她被打成右派,是在全校反右已经结束之后,学校已转入大放卫星,大搞爱国卫生运动阶段了。我记得那时我们天天开大会小会批判自己的所谓资产阶级思想,对党支部提出的各种号召惟恐跟的不紧。一会儿大扫除,一会儿劳卫制,一会儿赛诗会,一会儿放卫星。一天,突然大饭厅里和去教学楼大路旁出现了极右分子...

到底谁是特务?延安整风内幕
2021-12-31

据后来担任过毛泽东秘书的李锐讲,在毛发动的延安整风运动中,有多达15000人被打成特务。而其中,一个真的特务都没有。(百年真相提供)上世纪30年代,延安曾是中共大本营。中共理想主义的宣传,吸引众多青年男女投奔延安。但是,据后来担任过毛泽东秘书的李锐讲,在毛...

1945年后中国有多少人非正常死亡?(图)
2021-12-30

仅仅是摘取了历史的几个片段,把它们加起来,非正常死亡人数已经在6000万到1亿之间。《维基百科》记载说,“有约600万犹太人因为希特勒的种族灭绝政策而被屠杀。”中国却在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之后,仍然出现数十万、数百万、数千万人口规模的非正常死亡,使父老乡亲蒙难。这是为什么?

反右运动因不敢说句公道话 遗憾终生
2021-11-25

1998年7月,我正住在北京我的女儿家里。有一天晚上,我接到李致的电话,说贺惠君去世了,我除了委托他替我送花圈外,什么也没有说,因为我为这个噩耗惊呆了。我放下电话,不禁长叹一声:晚了。女儿听了,不知何意,我也不想告诉她。我回到我的小房里,不住地说:晚了,这...

吴明海:“整风反右”55周年感怀
2021-11-03

整风反右阴阳谋,意在杀鸡警群猴。九州从此无异议,千村薜荔饿殍留!使我感到十分遗憾的是:2007年,由山东大学史若平、李昌玉等老先生起草,发起的《致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国务院的公开信》的签名请愿,又被当局视为"不安定因素"。为了"枪打出头鸟",李老先生受到了...

《往事微痕》:张平中蒙难记
2021-09-01

2007年6月15日,朋友们相聚翠湖茶座,张平中笑谈自己蒙冤受难的经历。他说:1957年整风时期,我在整风办公室当工作员,像我这个出身于剥削阶级的阶级异已分子,怎能进入那样的机构当差,说起来是场误会。整风期间吕逢全市长是宜宾市整风领导小组组长,动员各界人士...

抗日统一战线不过是个幌子 整风运动是针对留苏派的夺权(图)
2021-08-30

1943年6月2日看来,共产党和国民党的关系好像要急剧恶化。因此,就在共产国际执委会主席团作出解散共产国际的决议前不久,共产国际执委会曾经给中共中央发来一份重要电报。电报除了谈旁的事情外,还劝告中共中央主席及整个领导,尽可能同抗日统一战线的合作者保持正常的...

初到延安王明要同国民党搞抗日统一战线 由此成为毛的头号政敌(图)
2021-08-16

毛泽东利用了长征期间某些指挥员犯错误一事,把这些错误扣在博古和李德头上,撤了他们的职,把他的意志强加于朱德,就把军队掌握起来了。总书记一职由比较听话的洛甫担任。王明从莫斯科一回来,就向中共中央汇报,提出需要改变策略,同国民党搞抗日统一战线。中共中央一致同意王明的建议。可以想得到,从那天起,毛泽东就把王明视为头号政敌了。为什么毛泽东对陈云、徐向前、李先念和陈昌浩怀恨在心。他们目睹了毛在长征中具有什么样的“雄才大略”。

对党忠诚:一场以党建为名的新基层整风运动
2021-07-05

2020年底,党员方舫接到了来自老家的一通电话,你党性不够强,组织生活总是不参加。如果这次不回来,以后都不用回来了!不久之后,在大塘村党群服务中心大楼的会议室,方舫三年来第一次见到村党支部的其他党员,为的是参加党支部委员会的换届选举。她原本不太情愿从另一个...

奇景!中共政法系“主动投案”摩肩接踵 仅四川就数千人!【阿波罗网报道】
2021-06-23

阿波罗网记者秦瑞报道,6月22日,据中共政法委官方网站报道,四川省第一批政法队伍教育整顿新闻发布会在成都举行。

反右运动因不敢说句公道话 遗憾终生
2020-02-13

1998年7月,我正住在北京我的女儿家里。有一天晚上,我接到李致的电话,说贺惠君去世了,我除了委托他替我送花圈外,什么也没有说,因为我为这个噩耗惊呆了。我放下电话,不禁长叹一声:晚了。女儿听了,不知何意,我也不想告诉她。我回到我的小房里,不住地说:晚了,这...

北戴河会议期间 中共下令整风 亡党危机迫在眉睫?(图)
2019-08-11

中共在国内面临政令不出中南海、中共高层四分五裂、经济严重下滑;在国外,面对着美国的贸易战、经济制裁及军事围堵等。再此条件下,中共当局下令整风,引外界关注。() 在中共高层于北戴河开会期间,当局下发了“不忘初心”的整风运动命令。时政评论员表示,中共现...

李锐女儿:延安整风时母亲上了邓力群的床(图)
2019-02-20

我这个朋友很健谈,跟人也是自来熟。她看到前边的老太太很象老干部,就问:“您是老干部吧?”听到人家说是,我这朋友就跟老太太搭上了茬,问:“那您认识不认识一个叫范元甄的?她也是延安老干部,是我朋友的妈妈。”没想到那人说:“范元甄?太知道了!延安四大美女之一嘛!她和邓力群的风流事,在延安人人皆知。”看来不管受了革命队伍多少年的教育,爱在背后议论人,是中国人的通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