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门标签 > 杨帆

杨帆:鱼在砧板坐 锅从天上来(图)
2020-06-17

这几天,中国人的朋友圈大张旗鼓地开展了拒食三文鱼的运动,其实三文鱼富含丰富的OMEGA3,是增强人体抵抗力的最好食物。而全民抵制三文鱼,这是一波什么骚操作?但凡你有二两花生米,也不至于醉成这样!亲戚朋友们唠完嗑,总不忘了假惺惺地嘱咐一句:“最近别吃三文鱼啊!“当对方的言行愚蠢得恰到好处,以至于你不确定他是在认真还是在反串。

最高法院院长谢觉哉当年是如何给潘汉年定罪的?
2020-05-27

潘汉年,1925年入党,长期负责中共的统一战线工作。1943年夏天,他从新四军根据地出发,奉命赴上海对大汉奸李士群进行统战工作;经电报请示上级后,又去密见汪精卫。1949年后,担任上海市常务副市长。1955年,他因“内奸”问题被捕。1963...

这卖国指示 偷听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2020-03-18

毛泽东在会上的发言,称:“镇压反革命,杀100万,极有必要。1957年右派进攻,反了右派,反造不起来了。抗日一来,一些同志认为日本占地越少越好,后来才统一认识,让日本多占地,才爱国。国内有国。蒋、日、我,三国志……”中国人啊,中国人!应该猛醒了!还要昏睡到几时呢!?

抗战时期延安勾结日军:泄露国军机密 获取日军援助(图)
2019-09-23

“毛泽东于抗战期间通敌卖国罪证发现,与冈村宁次订有密约并合摄一影……民国30年8月7日,毛泽东由保德……至山西神池,同时日本冈村宁次大将,亦由大同到达该地,双方订立如下密约:一、八路军与日军携手共同打击中央军;二、日方赠共军小兵工厂10座;三、共方将中央作战计划告诉日方。毛冈订约定后,曾合摄一影,以志纪念。”

习重提斗争欲再拜毛为师?显灵了?网络热议腊肉节 毛忌周年北京高层静悄悄
2019-09-11

9日是毛泽东逝世43周年,中共官方对这个日子基本上无所表示,而民间的网络调侃腊肉节。阿波罗网评论员王笃然表示,中共官方静悄悄,说明习近平的态度。中共政法大学教授杨帆对美国之音说,中共高层正在走毛泽东的老路,尽管中国政府很少提到毛泽东,但毛的...

北京教授向冒牌博士开炮 剑指习近平 来头太大了(图集/视频)
2019-04-04

法广报道说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博士论文由别人代笔,杨帆建议被认为是剑指习近平。阿波罗网报道,杨帆是中共“左派”大本营“乌有之乡”的创始人之一,也是薄熙来重庆模式的吹鼓手。阿波罗网调查发现,杨帆还疑似是第二封匿名倒习公开信的作者。

baby亲弟弟:神似年轻时的黄晓明(图)
2017-10-14

赵薇有个哥哥,李冰冰有个姐姐,张韶涵有个妹妹......娱乐圈很多明星都不是独生子女,他们都有自己的兄弟姐妹。杨颖(Angelababy)也有个亲弟弟叫杨帆。 最开始的时候,大家都不知道Baby还有个弟弟,毕竟公众人物都很注重保护自己...

习出访 第二封倒习公开信上网 这个人?同一帮?老地方?组图 更新版
2016-03-30

两会期间出现倒习公开信。习出访,果然第二封就上网了。明镜网博客29日刊后删除。据港媒明报报道:明镜网也是首先发出上封公开信的地方。阿波罗网调查发现,此博主身份的谷歌存档是薄熙来的吹鼓手杨帆。如此博主是杨帆本尊,他接受过明镜网杂志的专访。...

杨帆:从“小邓丽君”的复活说起 图
2015-08-23

朗嘎拉姆“复活”了!邓丽君的粉丝看到8月〈中国好声音〉复活赛的结果,无不欢呼雀跃。 来自泰国的16岁华裔女孩朗嘎拉姆被称为“小邓丽君”,前一段时间在〈中国好声音〉舞台上,她以一曲〈千言万语〉惊艳四座。虽然这次比赛,4个评委没有一个转身...

大特务潘汉年为中共断子绝孙却含冤而死 图
2015-01-29

潘汉年早期在中共中央直属文化工作委员会担任第一书记、华中局联络部长,抗战期间,奉命代表中国共产党与日军取得互不侵犯的默契,并与冈村宁次、汪精卫紧密交流,中共建政后,潘汉年遭毛泽东以“内奸”罪嫌逮捕蒙冤而死。潘汉年为了彻底革命,投身于秘密工作而无后顾之忧,早年就在莫斯科,做了绝育手术。

杨帆:徐才厚快速招供 牵出重要人物
2014-10-30

近日,来自中共官方的消息称,27日中共军委原副主席徐才厚移送审查起诉。同时,徐才厚的军籍、上将军衔双双被剥夺。此前,有多家媒体披露,徐才厚愿意认罪配合调查,表示要揭发其他涉贪腐的高官。那么,将牵出的重要人物是谁呢?引发各界猜测。 10月2...

中央绝密卖国指示 偷听后不敢相信自己耳朵 组图
2013-07-28

鲁迅妻许广平侄许杏林传达传达中央指示精神:抓住机会打击国民党,协助日军多多占领大中小城市。目前我党主要任务是促进日军突破潼关天堑,占领关中。我军必须及时配合日军彻底消灭国民党军队主力。1943年3、4月间,日寇5万余人利用其精良装备,协同共产党唐天际部对第24集团军总司令庞炳勋将军所统帅的40军(马法五)、新5军(孙殿英)和27军(朱怀冰、刘进),在豫北林县和晋东南陵川一带进行夹击。国军虽浴血奋战,但因共军从背后插刀,致反攻无力,在溃退黄河以南之际,大部分官兵被共军缴械,甚至活埋枪杀。

刘延东女儿女婿皆商人 有个香港外孙
2013-03-19

  新华社报道,副总理刘延东「家庭幸福,丈夫豁达,育有一女,她常说工作中要忘记性别,生活中要记住性别」。但报道没有透露刘延东的女儿及女婿虽非港人,却于2009年4月在香港诞一千金,刘副总理实为港人外婆,女儿及女婿疑是「双非」问题的当事人。 ...

大陆出书披露封存近半世纪丑闻 史学界哗然
2012-08-13

塔斯社记者、莫斯科驻延安特派员彼得,揭露了比中共种植和贩卖鸦片更要严重的事实。这个事实,就是中共最高领导层曾长期通敌卖国。而这个惊人的事实,亦在中国大陆近年出版的《南京志史》一书中得到了证明。首先,彼得这样写道:“我无意中看到一份新四军总部...

薄熙来下台左派学者分化 极左和中左干上了
2012-03-30

重庆事件导致大陆左派学者分化,着名左派网站「乌有之乡」创办人、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杨帆斥责现任负责人张宏良用极端思想绑架了站内整个左派,他认为极左思想「害了重庆、害了中国」,将进行「清算」。有自由派学者认为,知识界在薄熙来事件后加剧分歧,原有的...

骇人听闻:中共特务机关的性“训练”组图
2011-09-13

阿波罗网附杨帆简介,来自维基百科和百度百科(1912年-1998年),石蕴华(1912-) 又名扬帆江苏常熟人。193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任北平大学学生会执行委员,参加一二九运动。后任上海《译报》国际编辑和记者。1939年初,率领上海人民慰问第3战区将士演剧团到达皖南新四军军部,后参加新四军,任新四军教导总队文化队政治指导员,新四军副军长项英的秘书,新四军军法处科长。皖南事变后,任新四军军法处副处长、处长,兼任盐阜区党委社会部部长、区保安处处长,新四军第3师政治部保卫部部长兼调查研究室主任。1944年10月任中共中央华中局敌区工作部部长。解放战争时期,任中共中央华中分局联络部部长,华东局社会部副部长。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上海市公安局副局长、局长。1955年4月因“潘(汉年)扬(帆)案件”,被错误逮捕判刑。1980 年4月平反,恢复名誉,恢复党籍,任上海市政协常委。著有《扬帆自述》。
..

这个刑讯单位的负责人,是曾在日汪时代的「七十六号」当过「扑格打杀」的廖耀林,他长得躯大如牛,浓眉粗眼,面目可憎,一见就可知是一个杀人越货,饮血止渴的人物。当年给日本汉奸当狗腿,已不知害尽多少良民,但当日本无条件投降後,他却又搭上了共产党的一线关系,带了一批货财,进贡杨帆的心腹田昆,於是,他到了山东共区,又一样的骑在人民头上,横行无忌了。今天回到上海,更以「革命英雄」自命,气□万丈,残酷,疯狂百倍於当年。
...

     「不!这个有什麽困难?在日本人领导的时代,我们把这一手玩意儿要得熟练透了,感觉上也毫不介意,只要上面同意,随时可以把犯人按倒地上,水龙管塞进喉咙,灌他妈的一身饱满,再用脚踏他腹部,吐光了又灌进去,直到他妈的肯坦白,或者昏迷不醒不能再灌为止,我这次到上海後已干过几千百次了,多少顽固匪特都因此屈服了,这有什麽困难呢?老兄!最使我感到困难的,却是对付女人那一套………」他最後狞笑起来了,口角淌着下流的馋涎。

有一次杨老板交下一个女犯人,由老田口头传授给我一套下刑的命令,我听了觉得又奇怪又害怕,这种刑法,在日治时代,也没有过,由上级指示执行的,实行起来真感到困难…………。」

... 

「真正的匪特还未判死刑,假的匪特你却先要了他的命,这摊冤枉,你现在不吃官司,你将来死了,恐怕阎罗殿里冤鬼们要清算你,真要推你下油锅呢!老廖,你怕不怕?」我又向他开玩笑了。

     「你是一个老布尔雪维克吗?你是一个辩证唯物论者吗?」他指着我狞笑起来。

     「你为什麽又向我念起党八股来?」

     「不是吗?一个老布尔雪维克,一个辩证唯物论者,根本是一个无神论者,只管现实干活,谁管死後报应的神话──陈同志!这就是我现在和过去在「七十六号」工作决心和情绪不同的地方。过去,给日汪工作时,我还是一个「有神论」者,我根本不知辩证唯物论为何物,尤其因为我是靠打人杀人起家的。我母亲为了我修来世而终年吃斋念佛,只要见到我,总是舍泪叮咛:「儿呵,为来世,为子孙积积阴德吧,少打少杀,不是阿娘吃斋念佛,你第叁个儿子还是养不成呀………。」因而,影响了我後期的打杀决心,致受日汪当局後来批评我工作落後了。他妈的,老子一套打杀本领也会落後吗?不过主观上有了「有神论」,积阴德的顾虑,动作上处处留馀地吧了。幸而後来找到了共产党,经过党的教育,建立了新的宇宙观和人生观,通过了「无神论」的思想训练,使我完全放弃了思想上的顾虑,使我敢於放胆打人杀人了。所以今天执行共产党的打杀业务,不但不会如从前执行日汪的打杀业务一样,有所顾虑,保留馀地,而且,弄得常常过火,过火到几乎连自己也吃官司!」

     「你的话说来倒有一番道理,怪不得市面谣传:「无神论者统治下,天怒人怨,世间将无瞧类了」若果给老百姓听到你前後这两种不同的性格,真使他们对人民政府的恐惧比对日本人的统治还来得厉害了。」我伤感地微合上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