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门标签 > 杨帆

骇人听闻:中共特务机关的性“训练”组图
2011-09-13 标签 毛泽东的特务  |  杨帆  |  淫乱

阿波罗网附杨帆简介,来自维基百科和百度百科(1912年-1998年),石蕴华(1912-) 又名扬帆江苏常熟人。193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任北平大学学生会执行委员,参加一二九运动。后任上海《译报》国际编辑和记者。1939年初,率领上海人民慰问第3战区将士演剧团到达皖南新四军军部,后参加新四军,任新四军教导总队文化队政治指导员,新四军副军长项英的秘书,新四军军法处科长。皖南事变后,任新四军军法处副处长、处长,兼任盐阜区党委社会部部长、区保安处处长,新四军第3师政治部保卫部部长兼调查研究室主任。1944年10月任中共中央华中局敌区工作部部长。解放战争时期,任中共中央华中分局联络部部长,华东局社会部副部长。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上海市公安局副局长、局长。1955年4月因“潘(汉年)扬(帆)案件”,被错误逮捕判刑。1980 年4月平反,恢复名誉,恢复党籍,任上海市政协常委。著有《扬帆自述》。
..

这个刑讯单位的负责人,是曾在日汪时代的「七十六号」当过「扑格打杀」的廖耀林,他长得躯大如牛,浓眉粗眼,面目可憎,一见就可知是一个杀人越货,饮血止渴的人物。当年给日本汉奸当狗腿,已不知害尽多少良民,但当日本无条件投降後,他却又搭上了共产党的一线关系,带了一批货财,进贡杨帆的心腹田昆,於是,他到了山东共区,又一样的骑在人民头上,横行无忌了。今天回到上海,更以「革命英雄」自命,气□万丈,残酷,疯狂百倍於当年。
...

     「不!这个有什麽困难?在日本人领导的时代,我们把这一手玩意儿要得熟练透了,感觉上也毫不介意,只要上面同意,随时可以把犯人按倒地上,水龙管塞进喉咙,灌他妈的一身饱满,再用脚踏他腹部,吐光了又灌进去,直到他妈的肯坦白,或者昏迷不醒不能再灌为止,我这次到上海後已干过几千百次了,多少顽固匪特都因此屈服了,这有什麽困难呢?老兄!最使我感到困难的,却是对付女人那一套………」他最後狞笑起来了,口角淌着下流的馋涎。

有一次杨老板交下一个女犯人,由老田口头传授给我一套下刑的命令,我听了觉得又奇怪又害怕,这种刑法,在日治时代,也没有过,由上级指示执行的,实行起来真感到困难…………。」

... 

「真正的匪特还未判死刑,假的匪特你却先要了他的命,这摊冤枉,你现在不吃官司,你将来死了,恐怕阎罗殿里冤鬼们要清算你,真要推你下油锅呢!老廖,你怕不怕?」我又向他开玩笑了。

     「你是一个老布尔雪维克吗?你是一个辩证唯物论者吗?」他指着我狞笑起来。

     「你为什麽又向我念起党八股来?」

     「不是吗?一个老布尔雪维克,一个辩证唯物论者,根本是一个无神论者,只管现实干活,谁管死後报应的神话──陈同志!这就是我现在和过去在「七十六号」工作决心和情绪不同的地方。过去,给日汪工作时,我还是一个「有神论」者,我根本不知辩证唯物论为何物,尤其因为我是靠打人杀人起家的。我母亲为了我修来世而终年吃斋念佛,只要见到我,总是舍泪叮咛:「儿呵,为来世,为子孙积积阴德吧,少打少杀,不是阿娘吃斋念佛,你第叁个儿子还是养不成呀………。」因而,影响了我後期的打杀决心,致受日汪当局後来批评我工作落後了。他妈的,老子一套打杀本领也会落後吗?不过主观上有了「有神论」,积阴德的顾虑,动作上处处留馀地吧了。幸而後来找到了共产党,经过党的教育,建立了新的宇宙观和人生观,通过了「无神论」的思想训练,使我完全放弃了思想上的顾虑,使我敢於放胆打人杀人了。所以今天执行共产党的打杀业务,不但不会如从前执行日汪的打杀业务一样,有所顾虑,保留馀地,而且,弄得常常过火,过火到几乎连自己也吃官司!」

     「你的话说来倒有一番道理,怪不得市面谣传:「无神论者统治下,天怒人怨,世间将无瞧类了」若果给老百姓听到你前後这两种不同的性格,真使他们对人民政府的恐惧比对日本人的统治还来得厉害了。」我伤感地微合上眼睛。

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