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门标签 > 罗隆基

乐尚嘉:小老婆党人的可鄙和可怜——读章诒和的《这样的事和谁细讲》
2022-05-11

刚读完章诒和的《这样的事和谁细讲》。当然读的是盗版书,这样的书在这里是无法买到正版的。章诒和先生一如既往会讲故事文笔好。这次章先生写了翦伯赞、千家驹、罗隆基、李文宜及一些人物小传。章先生秉笔直言,仿佛觉得在本书中,她写得比以往更加直接,不为尊者贤者讳,矛头已直指罪恶魔头和制度。她...

【老照片】封控下上海人思“润”心切 自发膜拜“跑路天后”(图)
2022-05-10

据说很多上海人每天都要对着张爱玲的照片拜一拜,称她为“跑路天后”。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年轻的张爱玲颇受当局礼遇,曾应上海宣传部长夏衍之邀,穿着旗袍参加了上海第一届文代会,还被安排下乡参加土改体验生活。但是,先知先觉的她于1952年7月以“继续因抗战而中止的港大学业”为由,申请赴港,随后迁居美国。与她背景相似、留在大陆的作家苏青、关露、周瘦鹃等人,大多没有躲过残酷的政治迫害。

枕边人以枕边话作为罪证出卖罗隆基 不料自己也被打成右派(图)
2022-05-03

那位赫赫有名的浦熙修,都立为楷模了,居然也未能爬出右派的泥淖,竟也被划了右。对此,受伤深重的罗隆基激愤万分:“浦熙修为了自己生,不惜要我死呀!把床笫之语也当做政治言论,拿到大会上去揭发,是条条致命呀!难怪孔老夫子要说‘惟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浦熙修出卖了我,只不过保住了一个全国政协委员的身份,还是划了右,何苦呢!”

我们从小到大学到的历史哪些是假的(15)
2022-03-10

章伯钧与罗隆基都是中国民主同盟的主要领导人,但政见不同,早在一九四九年前就经常争吵,更谈不上私人交情,一九四九年后,两人的这种关系依然如故,这是民主党派中的许多领导人都清楚的,就是他们在一九五七年整风运动中的鸣放观点也是各说各的,不可能沟通商量。但毛泽东出...

储安平那篇直斥中共“党天下”的发演讲稿 导致他终生右派(图)
2022-03-08

1949年开国以后,那时中央人民政府6个副主席中有三个党外人士,四个副总理中有两个党外人士,也还像个联合政府的样子。可是后来的政府改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副主席只有一位,原来中央人民政府的几个非党副主席,他们的椅子都搬到人大常委会去了。这且不说。现在国务院的副总理有12位之多,其中没有一个党外人士,是不是党外人士中没有一人可以坐此交椅,或者没有一个人可以被培植来担任这样的职务?

【中南火海 】63 令毛共胆寒 这5男1女
2021-12-06

毛为此采取了“引蛇出洞”的方式,号召中国知识份子和群众“帮助共产党整风”。当时有几句鼓励人们鸣放的说词,叫做“不揪辫子、不打棍子、不戴帽子、绝不秋后算账”。毛甚至还提出要出版《蒋介石全集》,并允许罢工、罢课。

【中南火海】57 右派榜眼罗隆基 斧头帮砸碎花瓶党(下)
2021-10-08

“反右”运动开始后,毛泽东亲自撰写社论,将右派的进攻指向“章罗同盟”,而事实上,在民盟内部,章伯钧、罗隆基关系根本是水火不容。然而,这并不妨碍罗隆基成为全国声讨的“大右派”。

反右时知识分子互咬 许广平开启亲友互相揭发和诬陷的先例(图)
2021-05-31

章乃器一直说和中共是朋友,在民主革命时期一直支持中共反对国民党,但是他老婆把他在家里说的那些话——民主党派支持共产党,也有思考的过程,在家里也讲一些私房话——胡子樱把那些私房话都揭发出来了,说章乃器根本不支持中共,他是历史反革命,你说章乃器怎么会不崩溃。

中共特务下场“降级安排,控制使用,就地消化,逐步淘汰”(图)
2021-05-30

对于那些曾为红色政权的创立甘冒生命危险的老人而言,这个“解放后”的十六字方针带给他们的震撼是可想而知的。相隔半个多世纪,面对闻所未闻的这十六个字,他们心中自然充满了疑惑与痛苦。为此,作者要在生命的黄昏苦苦追寻这个十六字方针的来源,力图找到一个确切的答案。在寻找这十六字方针来源时,他找到了一位住在昆明的右派老人M,M已80多岁,身体多病,风烛残年,已不能执笔写信,只能在电话里回答他的问题。

反右中的罗隆基
2021-04-22

1957年的反右运动中,因为提出成立平反委员会被打成了全国第二大右派的罗隆基,受到了来自身边亲朋的猛烈批判,尤其是罗隆基昔日情人的史良(司法部长),浦熙修(彭德怀妻妹)和邵慈云(秘书兼情人)一下子都变成了敌人。时任司法部长的史良批判储安平的言论,揭发章伯钧...

“烧成灰都反党”的大右派 揭发他的同居女友竟是彭德怀的大姨子(图)
2021-01-12

而浦熙修揭发中的“罗隆基的反党反社会主义的阴谋是一贯的,他说他的骨头烧成灰也找不到反党反社会主义的阴谋,实际上他的骨头烧成灰,就是剩下来的灰末渣滓也都是反党反社会主义的”之语,让罗隆基无言以对。

中共点名的四大右派之一 文革遭受酷刑活下来是因为练过气功(图)
2021-01-10

皮带狂抽、血肉横飞之下,周围的受难者都咽了气。只有年近七旬的章乃器靠着多年习练气功的功力,在那里硬挺着,但性命已在呼吸之间。此时有一位管片民警来到会场,向红卫兵要人,说是此人若被打死,不好向中央交待,将受伤的父亲送到了附近的协和医院。

反右中的罗隆基:昔日相好是情人 运动来了是敌人(图)
2020-08-16

1957年的反右运动中,因为提出成立“平反委员会”被打成了全国第二大右派的罗隆基,受到了来自身边亲朋的猛烈批判,尤其是罗隆基昔日情人的史良(司法部长),浦熙修(彭德怀妻妹)和邵慈云(秘书兼情人)一下子都变成了敌人。时任司法部长的史良批判储安平的言论,揭发章伯钧的问题,同时也要求罗隆基一并交代。

五个大右派不能被纠正 因为邓小平自己难免会被追责(图)
2020-01-05

为何中共对于这6个人如此特殊对待?除了他们反对一党专制的“反动”言论外,还有两个重要原因。一是不能全面否定反右,因为当时邓小平就是中共中央反右领导小组组长,比毛还积极主张扩大打击。他自知罪责重大,若全面否定反右,邓小平自身也难免被追责。二是平反中阻力很大,曾参与当年反右的很多人都成为了各级部门的实权人物,他们害怕自己被追责。

反右中的民主人士:黄炎培大义灭亲 罗隆基揭发章伯钧(图)
2019-11-26

黄炎培的第三个儿子、水利专家黄万里仅因为写了“花丛小语”这样的讽刺官僚主义的文学作品在反右中被打成右派。他为了自保竟和儿子断绝往来。1957年6月30日,清华大学的几个学生电话采访黄炎培。他非但“首先表示了自己完全反对黄万里的反社会主义言论,支持全校同学对黄万里反党反社会主义言论的批判”。反右高潮过去不久,1958年3月16日,又是这批在中国大名鼎鼎的的“著名民主人士们”在北京天安门广场召开了一个“各民主党派和无党派民主人士社会主义改造促进大会”,在会上通过了给毛的效忠书。

中国文人的别样文字 张伯驹的文革交代
2019-11-08

2009年1月,我收到吉林大学教授王同策先生寄来的挂号信,里面是他找到的一份张伯驹先生写于文革的交代材料的复印件。王先生表示,自己已读过《往事并不如烟》《顺长江,水流残月》,很希望我把往事继续讲下去、写下去。于是,复印了这份材料,或许将来再写张伯驹时多少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