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门标签 > 阶级斗争

“大义灭亲”式告密不仅仅是文革之痛(图)
2022-01-07

一则名为《一名红卫兵的忏悔:永不饶恕自己“弑母”》的新闻刺痛了诸多人心。但当隐隐作疼的人心再次不约而同地集体指向“文革”时,反思本身已不完整。 一、这类告密已不同于传统告密模式 《红卫兵忏悔“弑母”》这则新闻呈现给世人的...

中共“赤胆忠心”的斗士也不逃不脱"阶级斗争"魔掌(图)
2021-12-29

父亲杨后增(又名日进),1919年生于江西省广丰县大塘底村一个世代务农的家庭。父亲排行老大,下边有两个弟弟,一曰后贤,一曰后育。 父亲自幼聪颖好学,强记博闻,高小毕业后,因家计困顿不能升学,到一家杂货店做店员。他白天做生意,晚上自修初...

“文革”时期是如何制造“阶级敌人”的?(图)
2021-11-20

文革时期道县的杀人行为带有随意性,具体杀了哪个人也有很大的偶然性,但其背后的逻辑却不是偶然的,而是必然的,因为这是出于极权主义运动制造“敌人”的必要:不是你来充当“敌人”,就是他来充当“敌人”,“敌人”可以是张三,也可以是李四,没有绝对标准,但是对“敌人”的需要是绝对的,“敌人”是必须要有的。阿伦特曾经深刻指出:极权主义的法则就是运动法则,为了让运动不断进行下去,必须不断制造“敌人”。

中共特色世界纪录:只因爱眨眼 把命弄丢了
2021-11-17

我们这个悲剧性故事中的主人翁,平时有个爱眨眼睛的习惯,而就因为这个对谁都无妨害的“习惯”,竟然把命都丢了!这在古今中外史上,恐怕再难找到第二人。

谁在怀念那“阶级斗争”的“火热岁月”?(图)
2021-10-01

你往哪儿跑?没有户口,你是盲流一个,没有介绍信,你出去即使有钱也找不到地方住,没有人敢接待你,不饿死半路上已经是万幸了!要知道,户籍制度将每一个人牢牢地钉在这片土地上,没有任意行动的自由。当然,“章把子”握在村支书那里,上哪儿得靠他的批准与恩赐!

中共让他亲手处决自己的父亲 十年后...(图)
2021-07-22

题记:他父亲是乡长兼舵把子,50年聚众叛乱。他亲自去劝说父亲投诚,后又亲自处决了他的父亲,一时获得中共重用。没有想到十余年后,他又被中共处决…… 雷马屏农场是四川最大的一所劳改农场,建立于五十年代初期,方圆五六百里,海拔平均约両千多米...

铁流:谁抢走了我的女儿?
2021-07-02

题记:是泪的文字,是血的凝结,仅把我几十年历经的痛苦生涯,倾吐在纸上,以唤起社会的良知,我们不能再恐惧下去了,要勇敢面对历史…… 开篇 人的一生中要经历很多人和事,有些很快忘记,有些却留在脑海里,而留在脑海里最深的莫过于是自己的...

美版文革进行中 华裔老侨:阶级斗争翻版(图)
2021-06-03

“激进派正竭力让美国‘跑步进入共产主义’!”美国诸多反文化现象,令经历过文革的华裔老侨深恐历史重演。

棒打不散的苦命鸳鸯(图)
2021-05-19

注:在阶级斗争如茶如火的年代,纵是固若金汤的海誓山盟也被残暴冷酷的政治运动所摧毁,然而也有捧打不散的苦命鸳鸯,难友彭慕陶和他妻子陈建芬却苦苦厮守,终于度过了那黑暗的长夜,迎来了春天的光点。 感情是一根无形的线,只要这根线不断,就有希望...

七个历史上惊人的巧合 太神奇了 真的只是巧合吗?(图集)
2021-05-07

夏朝的暗示 约在公元前2070年,大禹把天下传给了自己的儿子“启”,从此开始了家天下。夏王朝传了471年,最终在“桀”的手里丢了。 看懂了吗?夏朝开启于“启”,完结于“桀”(音结),还要再说明白吗? 晋国的轮回 ...

张菁:文革这些笑话不会重演吗?
2021-03-28

经过那个年代的人都清楚,“毛著作”讲用活动中的活学活用事迹,忆苦会上声泪俱下的控诉,中共权力之争下信誓旦旦的站队表态,这些“文革”时中共用来塑造神、改造民众思想、让人民在恐惧下臣服的行为,是非常荒唐可笑。如下是一些例子。 讲用毛著 ...

李军: 世界上歧视现象最严重的是中共国
2021-03-27

最近媒体上有两个词被炒得比较热,一个是“歧视”,一个是“平视”,给人感觉就是中国人一直是被歧视的对像。其实中共宣扬的所谓“歧视”是有目的,是灌输和煽动中国人敌视西方国家,敌视世界的一种仇恨宣传。事实上并不是那么回事。 我们强调一个最基...

救了我一命 好地主李元彬 (图)
2021-03-10

我插队落户到生产队当天,大队革委会张主任就指示我说:“江知青,你出生红五类家庭,根正苗红,我代表大队革委会交给你一个光荣的任务。” 原来,经大队革委会研究,决定把我安排在三队最偏僻的李家院子住。此前院子里只有李秀柏和李元彬两家...

“六十一个阶级兄弟”中毒事件的真相(图)
2021-03-10

如今年龄在五十岁左右的人,一定都还记得当年轰动一时的“六十一个阶级兄弟”中毒事件。 1960年2月2日,因为有人投毒,山西省平陆县修筑风南公路的张沟民工接连发生严重食物中毒,61名民工命在旦夕。后经多方抢救,特别是北京有关部门把药品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