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姜维平:两枚重磅炸弹爆开 中国现强烈政治信号

年终岁尾,几乎与马建被“双开”的同时,海外媒体披露说,谢建生被撤消了通缉令,将结束流亡回国。前文汇报驻大连记者姜维平认为,这是捆绑在一起的重磅炸弹。姜维平希望谢建生的还乡,成为一个强烈的政治信号,给其他遭到黑打追逃的民企老板带来希望的曙光。

谢建升(右)扳倒马建(左下)和张越(左上)两大奸臣

前文汇报驻大连记者姜维平在香港前哨杂志2017年2月号发表的文章中分析,这是捆在一起的两枚舆论界的重磅炸弹,不仅表示反腐无禁区,无退路,永远在路上,而且,一些冤假错案将获得平反,给其他遭到黑打追逃的民企老板带来希望的曙光。

姜维平表示,估计不久后,一批严重而知名度高的经济犯罪要犯,将登上第二批百人红通榜首,被引渡回国受审。作为一位文人,出于善意,希望谢建生的还乡,成为一个强烈的政治信号,表示中共党内的改革派,能依法治国,拨乱反正,不仅多抓贪官,而且还要纠正酷吏制造的冤案,使一些蒙受不白之冤的好人回国安居乐业。

文章说,国安部是一个理应藏在隐蔽战线工作的单位,它是反间谍的组织,它的工作人员应当廉洁奉公,忠于职守,但在周永康担任“政法王”的年代,它的性质变了,职能错乱了,被金钱腐蚀了。

现在,有关马建的报道连篇累牍,如果不是一个民企老板不屈不挠地披露,长达几年的穷追猛打,谁能想象,堂堂的一个国安部的副部长,竟能堕落成徇私枉法的腐败分子,马建原为国安部长许永跃的秘书,助理,也就是说,是他的心腹和红人,他手里掌握着至高无上的权力,而又缺乏监督和制约,他才有条件肆意妄为:一是把安全部当成内斗敛财的工具,其贪得无厌,胆大包天令人叹为观止,他想掠夺民族证券的股份,就能操控法院,把首都机场集团的董事长张志忠,以受贿罪判刑12年;他想吞掉东方企业集团的财产,就能指使承德市公安局的哥们,把张宏伟暴打一顿,逼其低价转让股份;他想巧取豪夺北大方正的股份,就可以找到把柄,网络罪名,把李友投入看守所;他想侵占河北省焦作凯莱大酒店的钱财,就能以“监狱捞人”为交换条件,把谢建升的数亿资产据为己有,并把焦作市公安局的副局长王绍政关入监狱,等等,而这一切,都是马建与张越,孟会青,郭文贵等人,组成的徇私枉法,贪污受贿集团精心策划的,其狂妄,野蛮,霸道,专横,贪婪都令人发指。

姜维平表示,由于有关这方面的报道展示在网络上的比较多,读者可以自己鉴别,哪些是真,哪些是假。由于有一部分还被国内官媒屏蔽,故很多人对马建还有一种神秘感,不知内情,因此,随着案情的进一步审理,应当多披露一些,还广大读者以知情权,以利改变以往国安部工作无人监督的局面。

据维基百科资料,姜维平是一位前香港《文汇报》驻大连记者,于1999年6月至9月期间陆续以化名在香港《前哨》杂志多次发表文章揭露大连官场特别是时任大连市长的薄熙来的黑幕。姜维平在2000年被国安局逮捕,2001年5月被秘密审判,以泄露国家秘密罪被判刑8年,后减刑为6年。姜维平一案得到了国际舆论的广泛关注,他在2006年因病获提前释放。

2009年2月,姜维平获加拿大当局特准他的难民身份。

谢建升坚持不懈,扳倒马建张越

外媒披露,前中共国家安全部副部长马建、前河北省政法委书记张越为包庇河南商人郭文贵,而陷害河南焦作凯莱大酒店董事长谢建升。谢在逃亡加拿大2年多后,最近有消息说,其通缉令已被公安部撤销,他将结束流亡回国。谢建升是郭文贵、马建和张越案的重要举报人。

2012年,谢建升因遭遇郭文贵等人合同诈骗,向河南焦作市公安局报案,为此,焦作市公安局成立专案小组。不料郭文贵通过时任中共国安部副部长马建,下令焦作市撤案,并殃及谢建升,使他开始了漫长的上访之路。

2014年6月,该案件得以重新启动,殊不料,三个月后,专案组长、焦作市公安局副局长王绍政被调查,谢也因涉嫌行贿王而遭通缉,此后逃往海外。

2015年1月,躲到美国的郭文贵通过江派媒体发表声明,指责河南焦作商人谢建升伙同方正证券李友等人,诬陷郭文贵伪造司法文件。为此在加拿大的谢建升接受媒体采访,讲述了他交往了20多年的“好友”郭文贵的真实情况。

谢建升说,“郭文贵是个毫无道德底线的奸商,他伙同赵云安、曲龙侵吞华泰控股的数亿财产,将我借钱给环渤海集团的抵押物津滨发展股票,卖出后转入郭文贵的公司帐上,为此我已经在2012年在焦作市公安局报案,现在焦作公安局已经对郭文贵立案侦查,郭文贵2013年潜逃到境外,一直不敢接受司法机构的调查。郭文贵是个无赖,经常使用语言暴力威胁他人,最近我看到他用短信威胁方正证券高官,这个郭文贵也采用同样方法来威胁我。”

于是谢建升向记者展示了郭文贵发给他的手机信息:

“建升兄:你就这点本事?什么事也跳不出我的手掌心,李友他死定了,你能跟着他去死逼?……我的关系网不是你能想得到的,就这么几下子,媒体就要听我的,你有这本事吗?凭我那几个部级弟兄们对你的‘关心’,你也知道我在京城的势力了吧?……建升,我早告诉过你,顺我者昌,现在知道什么是政泉吗?我就是政权!……赶紧给我去焦作公安局把案子撤了,我就给你一条活路,不然的话自己准备好轮椅吧!好自为之吧。”

谢建升并没有屈服,而是坚持不懈的向中纪委举报郭文贵背后的高官后台。2015年1月16日,中纪委宣布马建“因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十多天后,马建被撤销全国政协委员的资格。

马建落马后,张越非常紧张,曾先后4次直接或间接找到在海外的谢建升谈判,希望和解,答应支付一笔不小的费用,以及解除谢的通缉等事宜。但是谢拒绝妥协,最终把张越也送进了监狱。

阿波罗网于飞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于飞 来源:阿波罗网于飞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