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好文 > 正文

谢田:中国人怎么赢得世界的尊重(上)

当代中国人似乎不太在意尊重别人、尊重别的国家,中国的民意,中共政府的言辞中,鲜少有表示对别国的尊重。往往的,当代中国人在不尊重别人的时候,在“鄙视”、“藐视”别人方面,却从来不缺乏各种各样的表现。

中国人和中国社会、中国这个国家,怎样才能赢得世界的尊重呢?图为世界上最受人尊重的国家—加拿大的魁北克港,一艘美国高桅帆船参加7千海哩的比赛时进入港口。(* Images)

那天与一位媒体界的朋友交流,谈到中国人的自尊问题,谈及很多中国人觉得奇怪,为什么中国人有钱了之后,居然还得不到世界的尊重。这个问题很有趣,值得我们深入的思考。为什么会这样,人们尊重一个人,尊重一个国家,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呢?从一般人的角度看,金钱和财富似乎是跟人们或国家能不能得到尊重,是有相当大的关系的。但是,钱,它是一个受尊重的充分条件,还是必要条件,还是既充分又必要的条件(充要条件)呢(sufficient and necessary condition)?

我们一般人所说的“尊重(respect)”,按西方人的定义看,是一种对某人或某事,基于其能力、素质、或成就所引发的一种深刻的、感到钦佩的感觉。而“尊重”的反义词,应该就是“蔑视”或“鄙视(contempt)”了。

尊重一般来说是一种对个人或一个群体的尊严产生敬意的、正面的感觉,或对其特定的行为表达尊敬和重视。尊重可以是对特定个人质素的感觉,也可以是对其所持有的特定的伦理观念的尊重。尊重是有方向性的,人们可以对他人表示尊重,他人也可能会对我们自己表示尊重,当然,双方也可以互相表达尊重。

我们必须注意,尊重可以是单向的,也可以是双向的。如果我们注意到,中国人所说的“尊重”,往往是单向的,是国人的期望、期待、渴望得到别人的尊重,希望别的国家尊重自己的国家,别的人们尊重自己个人或自家的群体,这就不是太好了。

当代中国人似乎不太在意尊重别人、尊重别的国家,中国的民意,中共政府的言辞中,鲜少有表示对别国的尊重。往往的,当代中国人在不尊重别人的时候,在“鄙视”、“藐视”别人方面,却从来不缺乏各种各样的表现。

中共党魁毛泽东,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老毛在其红军大学所作的《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的演说中曾经说,要在“战略上藐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老毛为什么要这样说呢?是说他掌握了最高的真理,站在道义的制高点上,所以他的战略永远是最正确、最高明、最坚不可摧的吗?显然不是。如果我们不以成败论英雄,而是就事论事的看,老毛在中国闹革命的一生,可以说是九死一生、几次被围追堵截、被逼的的走投无路、流亡加逃亡。其战略不是永远正确,其战术也不是永远高明。所以,共产党人可能不得不“重视敌人”,却没有资格总是“藐视敌人”。

尊重可以是表现出来的,也可以是隐含的。表达出来的钦佩和尊重如果是善意的和无所求的,是比较真诚和高贵的,因为这显示出了一个人的风度和气量。表达出来的钦佩和尊重如果不是那么善的,是有所求的,可能就是比较世俗的和狡猾的,因为这显示出了这个人背后有其他不好的动机。

隐含的尊重,不会表现出来。如果善的力量、正的力量在人们心中起著主导的作用,隐含的尊重可以表现为私下的尊敬和佩服、从内心替别人高兴、暗地里为别人叫好;但如果恶的力量、负面的力量在人们心中起著主导的作用,隐含的尊重则可能转化为内心的妒嫉、暗地里下绊子、看不得别人成功或出头。

在美国生活三十年,发现美国人也会有妒忌心,但跟中国人比起来,要少得多的多了。美国人妒嫉心不那么强,还在于他们虽然钦佩你、祝贺你成功,但他们不认为自己会永远落后,很可能有一天会赶上和超过你,所以成功、成就、胜利,都是暂时的。当代中国人妒忌心那么强,还与中共的体制严重的阻挡了人们攀升的路径,你如果不从仕途上飞黄腾达,或没有家族的背景和靠山,或者经商与官方有密切的勾搭,就很难在那样专制和封闭的社会成功,而这个时候,在不成功的人们看来,他们赶上、超越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妒忌心膨胀就是自然而然的了。

美国有一个NASCAR赛车高手,名字叫理查德.派迪(Richard Lee Petty),赛车生涯极其成功,外号是赛车界的“国王”(King)。记得一次午餐期间与美国同事闲聊,电视上是派迪在庆祝胜利。一个同事说,派迪应该去竞选总统,我肯定选他!另一个同事则说,选个什么劳什子的总统啊,他已经是“国王”了!

那天和一位西人学者交流,他是汉学家,我们说起中国历史上的“不平等条约”。他有些怀疑,觉得中共是在利用这些条约,在国际上制造中国“受害者的形象”,从而博得世界的同情。这位汉学家是英国人的后裔,他承认当年八国联军之类的,做的很差劲,比如在租界的“治外法权”、“领事裁判权”等。但他觉得,当时中国(清朝)的司法制度不健全,有大量的如凌迟,五马分尸之类的酷刑,政府不能做出人道判决,判决也过于主观,所以才要求有保护侨民的治外法权;法律制度不完善,没有独立的法庭,所以西方领事才被授予裁判权,这是不得已的做法。我们还真不能说他说的完全没道理。如果我们今天去看中共、北韩政权的无法无天和野蛮司法,我们难道看不到满清政权的影子吗?

再者,他继续问到,除了这些不合理的西方特权,他觉得那些“不平等条约”的其他条款被称为不平等,其实对西方人来说还是蛮冤枉的。比如那些要求中国(满清帝国)开放口岸、开放通商、通航的条款,中国为什么要拒绝?我有些哑口无言了,只能说是满清政府实施海禁,也许汉人政权不会这样?是啊,我们的确需要进一步思考。洋人要中国开放通商口岸,不是什么不好的事啊。现在中国政府殚精竭虑追求的,还有什么带和路之类的,不就是扩大口岸、扩大开放、扩大出口嘛!

谈到国家的尊严和尊重,如果一个国家总是要维持一个“受害者”的、祥林嫂似的形象,总是希望被同情、被怜悯,和被可怜,那你肯定是得不到尊重的。(待续)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新纪元周刊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