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钟和:一夜之间 国家倒退百年

——倒行逆施的“互联网群组信息服务管理规定”

「尖锐的批评是肯定不被允许的,之后温和的建议也无法接受,然后调侃也不行,大家只好沉默,后来沉默也不行了,大家必须讚美,最后他们把讚美得不起劲儿的人也抓起来了。唉,当时的苏联太黑暗了!」许多网民转了这条微博,有人转发时还幽默了一把:「看见后面写的是苏联,我才敢转,没错,就是苏联!」更有人点出了实质:再之后就是苏共的倒台,苏联的解体。

为了配合十九大的召开,更为了让控制海内外华人的言论与思想成为常态,中国国家网信办竟冒天下之大不讳,于九月七日印发了「互联网群组信息服务管理规定」,要求微信群、微博群、QQ群等群主和经营者履行其管理责任,即「谁建群谁负责」,「谁管理谁负责」。对微信群管有这样九条规定:一、政治敏感话题不发;二、不信谣不传谣;三、内部资料不发;四、涉黄、涉毒、涉爆等不发;五、有关港澳台新闻在官方网站未发佈前不发;六、军事资料不发;七、有关涉及国家机密文件不发;八、城管冲突、拆迁等视频不发;九、其他违反相关法律法规的信息不发。消息传出,微信群和微博群等立即炸开了锅。五毛打手们马上奉命欢呼讚扬,但绝大多数网民群友的反响则完全相反:有恐惧应对的、有冷嘲热讽的、亦有插科打诨的,更有愤怒声讨的。

讽刺段子:中宣部的「补充说明」

一个段子这样讽刺,说九条「规定」出台后,天朝的义和拳民、五毛粪青、小粉红们纷纷对「龟九条」表示出不解与疑问:一、啥为「政治敏感话题」没有准确定义;二、我怎么知道是不是谣言?我连亩产三万斤都信过;三、怎么知道是涉密内部资料?四、黄、赌、毒肯定不能发,但「涉」怎么把握?五、港澳台不是中国了?六、那电视台报的航母、导弹成功、威武说不说呢?七、我咋知道啥是「国家机密」呢?八、怎么判断是伪造的?九、这个「相关」怎么把握?

中宣部收到这些意见反馈后,果然是集思广议,从谏如流。立马对九条「龟腚」作出补充说明,给五毛粪青小粉红如何在网络上爱党爱社会主义提供了一盏指路明灯:一、政治敏感话题不发──骂印度阿三,越南、菲律宾的除外;二、不信谣不传谣──传播西方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的谣言当然允许;三、内部资料不发──但让义和拳民打鸡血的「逆天高科技」除外,像领先全世界的超级计算机,领先太阳系的北斗系统,领先全宇宙的量子卫星,等等;四、涉黄、涉毒、涉爆等不发──发生在西方国家的当然可以;五、有关港澳台新闻在官方网站未发佈前不发──揭露港澳台贫困落后的除外;六、军事资料不发──一天吓尿美日韩四十八次,在长安街与天安门广场所向无敌的威武之师当然可以大力宣扬;七、有关涉及国家机密文件不发──例如:说中共领导人弱智、贪婪等,都属于泄露国家机密;八、城管冲突、拆迁等视频不发,除非是PS过的暴民袭警视频;九、其他违反相关法律法规的信息不发──此项由中宣部根据党的需要随时「规定」。

「惊天逆转」:另一讽刺段子

许多网民认为中共患了恐惧狂想症。群聊本是私下聊天,在法理上到不了言论自由的高大上层面,连这个也要「政治正确」,也要监管,还要连坐法,还要保甲!这是患了什么恐惧狂想症了!还有没有救了?他们讽刺中共黔驴技穷,滥用权力到了令人髮指的地步。他们说,不让人民说话?自己做得好还怕人说吗?自己「四个自信」还怕人说吗?说谁建群谁负责,但有人拥有那么大的权力,手下的人出事,可是一点责任都不用担,还要被称颂;有人还说,眼看洗不了年轻人的脑了,就想在网络上下黑手,真有这群腐败垃圾的!

不过,有网民灵机一动,于是网上出现另一种口气的讽刺段子──说是发生了惊天逆转,十四亿中国百姓突然双手赞同、坚决拥护国家网信办群主负责的「英明决策」,同时建议:一、党中央、各级党委、各支部党员犯罪,书记同责;二、国务院、各部委、地各级政府成员犯罪,行政首长同责;三、中央军委、各战区、各军师旅团营连排班成员犯罪,首长或一把手同责;四、各级人大、政协、法院、检察院、各社会团体、各事业企业单位工作人员犯罪,一把手同责。

总之,这个段子讽刺说,群主负责制好就好在是一把手负责制。中国总算有了一条最靠谱的规定,希望在社会生活中得到切实执行。但是,中共能执行吗?!

禁止言论一定与坏事相关

这个「互联网群组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出台,充分表明当今中国政治社会生态严重倒退。删帖就是焚书,禁言就是坑儒,敏感词就是文字狱,防火牆就是闭关锁国。网民说,一夜之间,国家倒退百年。现在的互联网搞闭关自守、文字狱、株连九族,一个都不缺了,当代中国连古代都不如!有的网友把当今政府比作红小兵当道,认为《规定》出台就是文革来临;有的把它比作法西斯,说法西斯在中国大地上横行!还有的说,中共此举实在是在灭亡的路上狂奔。很多群友「建议」说,把互联网关了算了,大家就看《人民日报》和新闻联播,每天抄中共《党章》,举行背诵比赛,做做中国梦就可以了。要不然就学朝鲜把网断了只让高层使用。

众所周知,禁止言论只有三个解释:一、过去做了坏事,怕人们提起;二、正在干坏事,怕人们批评;三、准备干坏事,怕人们揭露。总之,禁止言论一定与坏事相关,绝对不是好事。但越来越多的人不再恐惧,是因为他们开始明白一个道理:如果连说话都要坐监狱,那么不说话也等于坐监狱!而且,在这座不能说话的监狱中,自己还要忍受良心的谴责,良心会时时在醒:我们是一群懦弱的人,看到了暴行、看到了真相、看到了善恶,却仅仅因为害怕就假装自己没看见。这样,还能自称为有良知的人吗?还有何资格面对自己的孩子?

冒天下之大不讳的倒行逆施

在中共出台「互联网群组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前两个月,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在七月一日正好通过一项关于网络自由的决议草桉。这项名为《互联网上推动、保护及享有人权》的决议草桉由巴西、尼日利亚、瑞典、突尼斯、土耳其和美国联合提出。决议中说:国家必须「克制和停止任何阻止和干扰在互联网上传播信息的行为。这包括在任何时候关闭全部或部分互联网,特别是在人们急需获取信息的情况下,例如选举期间或是恐怖袭击之后」。本次决议草桉侧重于建立一个公开的互联网以达成发展目标,并且谴责任何阻止人们在网上表达自己意见的行为。它的通过被互联网活动人士视为一次重大的胜利。

然而中共这个规定出台,也是与民主自由的世界潮流公然对抗,完全是冒天下之大不讳的又一倒行逆施。

网上有人发了这条微博:「尖锐的批评是肯定不被允许的,之后温和的建议也无法接受,然后调侃也不行,大家只好沉默,后来沉默也不行了,大家必须讚美,最后他们把讚美得不起劲儿的人也抓起来了。唉,当时的苏联太黑暗了!」许多网民转了这条微博,有人转发时还幽默了一把:「看见后面写的是苏联,我才敢转,没错,就是苏联!」更有人点出了实质:再之后就是苏共的倒台,苏联的解体。

人们说,中共正在走上苏共倒台这条路。这个倒台绝症其实早有良药,可得了绝症的往往不相信那个被很多治癒例子证实了的药方,坚持死死去抓手中的那稻草般的捆绑禁口法,拼命地挣扎直至最后一息。不幸的是,这其实也是那个绝症的一个症候。

二○一七年九月二十一日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争鸣/动向201710月合刊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