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郭广昌号称是“超级白手套”!习令下 财阀肉跳心惊

陆媒透露,复星集团创始人郭广昌三个月内辞任三家复星系公司职务,令人猜测他是否已出事。郭广昌与江泽民亲信王宗南关系密切,此前多次传出郭广昌被抓和失联的消息。学者何清涟认为,对郭广昌当局也不是把他们“打死”,习近平当局要的是情报,要他们帮忙找出其他资金的所有者、持有者,以便继续深挖。外媒消息,习近平亲自授意对四家〝海外并购〞巨头的财务状况进行〝摸底〞。

11月10日,郭广昌卸任复星高科董事长的消息得到确认。紧接着陆媒报导,郭广昌此前在今年9月29日和8月24日已经辞去了复星产业投资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复星健康产业控股有限公司董事的职务。意味着郭广昌三个月内连续辞任三家“复星系”公司职务。

市场上纷纷猜测曾经传出“失联”和调查的郭广昌或将退休。郭广昌随后回应称,自己依然担任复星集团的董事长,上海复星高科技的董事变动属于公司正常人事调整。郭广昌还表示,“我还年轻,还没想退休”。

13日,郭广昌在个人官方公众号再次回应了“被退休”的消息,郭广昌称,自己只是辞任复星国际旗下子公司的董事长任职,后续还将有一系列类似调整,将把子公司的相关职位让给年轻人。

根据大陆财新网等多家媒体的资料显示,郭广昌与已经落马的原上海光明集团原董事长王宗南、原上海副市长艾宝俊、原上海泽熙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法人徐翔等人关系密切。

法新社曾报道,王宗南曾是江泽民的嫡系、上海市原市委书记陈良宇的〝左膀右臂〞,与江家关系密切。

上海维权律师郑恩宠曾披露,王宗南先后掌控的上海友谊集团、联华超市、百联集团、光明食品集团均涉房地产,而背后闪现出江的两个儿子江绵恒、江绵康的影子,特别是掌控上海城建多年的江绵康。

2015年8月,王宗南案宣判。王宗南因挪用公款、受贿,一审判处有期徒刑18年。该案判决书明确描述了郭广昌卷入其中的细节,称〝王宗南曾利用职务便利,为复星集团谋取利益〞,而郭广昌2003年曾以208万余元的低价将两套别墅卖给王宗南父母。

早在2000年,郭广昌旗下的上海复星实业有限公司与上海友谊(集团)公司共同投资组建了上海友谊复星(控股)有限公司。彼时,王宗南任上海友谊(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到2003年4月,王宗南更加入复星系,出任上海友谊复星(控股)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

今年6月,中共银监会要求各家银行排查安邦保险集团、复星国际、海航集团、大连万达等企业集团的金融风险,之后的7月5日晚间网络突现复星国际董事长郭广昌失联的消息,复星系股价再度大跳水。同期,王健林的万达也陆续出售核心资产来还债,金融市场一片肃杀之气。

著名经济学家何清涟对大纪元表示,“郭广昌就是把中国富豪中前面几个比较显眼的资本大鳄,王健林、吴小晖这样先做一些处理、调整。吴小晖现在已经在牢房中了,王健林前一阵嘴巴也硬过,后来表示服软,而且现在说不准出境。”

何清涟说,郭广昌从去年被拘留几天后,虽然比较低调,但复兴系号称是“超级白手套”,他背后可能牵扯几十个权贵家族资产洗钱问题,从他那里可以调查海外洗钱,大背景是这个。

但何清涟认为,对郭广昌当局也不是把他们“打死”,这些资本大鳄手中掌握太多线索,当局要的是情报,要他们帮忙找出其他资金的所有者、持有者,以便继续深挖。

对于近期成立的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何清涟说,这个委员会其实成立有几年了,原来叫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办公室,改名后将大大加强它的功能,而且把它变成了主管证监会、银监会、保监会三大机构的超级机构。

何清涟说,“原来证监会、银监会、保监会三个机构各管一滩,就有很多资本大鳄,比如吴小晖在保险行业翻云覆雨,又把手伸进去银行领域、金融系统,这二个系统各管一滩,互相也不交换情报,使得他在监管缝隙之中做了很多政府不高兴的事情。吴小晖在习近平限制资本外出的时候,成了资本外逃的大户,弄出去了上千亿美元。”

何清涟认为,吴小晖作为中国第一政治家族的女婿被动了之后,其他人都害怕,所以有敲山震虎的作用。

8月19日,中共央行副行长殷勇在出席〝中国财富管理50人论坛〞时表示,当前中国金融领域存在四大〝制度性短板〞,即〝监管套利〞、〝金融体系关联复杂〞、〝乱办金融〞和〝刚性兑付〞。而下阶段央行的工作重点除了紧抓化解潜在金融风险外,还要做好制度设计和风险防范的安排。

习近平授意摸底金融4巨头

2017年6月22日《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报导,早先部分中国企业以〝展现国威〞之名发起大规模海外并购,背后隐藏着这些企业看空中国,从事〝资产转移〞的目的。有消息指出,习近平曾亲自授意,就中国四大〝海外并购〞业者——万达、海航、复星、安邦的财务状况进行〝摸底〞。

据了解,包括万达、复星、安邦以及海航的大额海外并购,其背后的融资都有银行的背景。作为中国企业龙头,他们很容易从中国银行系统获得大笔贷款。这些盲目的信任,也将对中国金融体系带来隐藏的忧患。

多维网分析,这种资产操作模式远非王健林所谓“自己赚的钱”,而是变相地用中国民众的钱去做大自己的资产链。一旦某个环节掉了链子,系统性风险便会发生。也为这种“赚的钱放自己口袋,赔的钱由全民分担”的海外并购模式迎来黄昏时刻。

3月21日,李克强总理在第五次廉政工作会议上讲话:“面对金融腐败,对个别监管人员和公司高管监守自盗、与金融大鳄内外勾结等非法行为,必须依法严厉惩处、以儆效尤”。时隔一个月后,时任保监会主席项俊波就成为首位落马的金管高层。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林亿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