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一份最原始的审问笔录--林立果到底想干掉谁?

邱会作回忆说:“记录稿字写得很潦草,读起来很吃力。但是两点内容引起了我的注意:一是被审问的人交待:他们听说林立果几个人在北京西郊的空军学院开过一次会,要搞掉原来中央文革的那几个人,说是交给李作鹏,邱会作办。要抓住康生、张春桥、姚文元才算完成任务。二是被审查的人要求不能把他们交回给空军,怕被‘灭口’。”

 

林彪1962年全家福。右一其子林立果,左一其女林立衡

(1)最原始的“九一三事件”版本

9月13日晨,周恩来向中央政治局报告凌晨发生的突然事件。周恩来介绍的主要内容有:第一,叶群在12日晚11点钟多主动打电话给周,报告说林彪要动身,周恩来说为了林的安全不能乘飞机,如果一定要走,只能乘火车。第二,大约在10时多一点,北戴河的中央警卫团报告说,林豆豆说有人想让林彪走,她说林彪不能走。第三,晚上11点半左右,中央警卫团报告说,林彪、叶群已坐汽车走了,但是周还是命令警卫部队把他们追回来,并让李作鹏通知山海关机场不准对飞机放行。第四,林彪座机强行起飞。飞机先是朝北京方向飞,但在承德上空向北飞出国境。第五,中央警卫团还报告说,林彪的老警卫李文普被打伤。另据林豆豆报告,12日晚林彪服了两次安眠药睡下,林是在床上叫起来的,上汽车也是别人架上去的。(页611-613)

周恩来的介绍有几点值得注意。

第一,邱会作证实,是叶群主动给周恩来打电话(吴法宪的回忆也证实了此点),而非汪东兴回忆里所说是周恩来主动给叶群打电话。为何叶群要给周恩来打电话?如果按官方所言,林彪、叶群要搞武装政变,要叛国投敌,那么他们最应做的事就是保密,争取时间、争取主动,怎么可能“政变阴谋暴露”后在临动身出逃之前主动向周恩来作汇报,这不是有意暴露自己的行踪吗?但是如果按照常理来推测,其实这是一个很自然的结果。按照中央的规定,政治局委员以上者在出行前必须事先向周恩来报告,得到批准后方可出行。如果没有周恩来的批准,中央警卫团无法实施保护措施、机场和飞行员也无法配合,如此一来林彪是很难走得成的。

第二,周恩来的整篇介绍里面并未涉及到林彪动身要去哪里,似乎周恩来本人也不甚清楚。周只是说,林彪坐飞机走了,根本没说林彪是“逃跑”,更不用提“叛逃”二字了。

第三,李作鹏的确按照周恩来的指示给机场下了不许放飞的命令,李认为机场一定会执行命令,因此事后就休息了。并不存在所谓的李作鹏故意放跑林彪的座机一事。

第四,林彪飞机的航线一开始是飞向北京的,但到承德上空时,飞机却向北飞去。到底飞机上发生了什么事,无人知晓。因此也就无法作出合理、准确的判断。

第五,林豆豆报告林彪在12日晚已服了两次安眠药睡下了,林是在昏睡时被别人叫起架上了汽车。林彪如此状况是像要搞政变吗?笔者的朋友梁遇春先生对此有一段很精彩的论述,兹录于此:“首先从他(指林彪)的精神状态来看,就不象。搞政变可是关系到生死存亡的事情,是要奋力一搏的,进行政变,当然是很活跃,要精神亢奋,要上串下连,到处招兵买马、谈话动员的,比如象老毛南下那样。可实际上,林总在北戴河的情绪非常差,还说什么反正也活不了几天、一是坐牢二是从容就义之类的话,一点也没有当年率兵打仗的劲头,这哪有一点象是在搞政变的样子?谁搞政变是这个样子?你到澳门赌场看看,哪个赌徒不是精神抖擞,在那奋力搏杀,有哪个赌徒会没精打彩、嘴里念叨着:反正也是输,输光算了的?而且林总在北戴河,比以往更沉默了,什么事也不理,一副坐以待毙的样子,更没有找人谈话动员什么的,这又是在搞什么政变?”(见梁遇春《我看913事件》,见“林彪、军队、文革”网站之“林彪事件专栏”)

(2)中央政治局处理“九一三事件”的应急措施

第一,毛泽东否定了叶剑英、周恩来起草的“声明稿”。叶剑英在政治局会议上提议对外发一个声明“林彪私自到苏联去了,这是中国的内政问题……我们对国内外的任何阴谋都是有准备的。”云云。但这个声明很快就被毛泽东所否定。毛说,要看看情况再说。

第二,由总参谋长黄永胜作军事上的部署。主要是防止苏联可能对中国发动的突然袭击,三北地区的部队、军委总预备队等进入战备状态。北京还部署防空战备。政治局委员们分别入住人民大会堂、京西宾馆等地。周把有军队指挥权的黄永胜、吴法宪控制在自己的身边。

第三,政治局还研究了有关人员的审查事宜。

第四,取消了九届三中全会的工作班子,打开京西宾馆通向空军司令部的防空通道,并由铁道兵在空军司令部通往地铁出口处准备一部地铁列车备用。

第五,周恩来主动向“上海帮”江青等人示好。一是安排江青、张春桥、姚文元住在人民大会堂(事实上并无这种必要),二是,周主持13日政治局会议时,周恩来的第一句话就是问江青:“今天凌晨发生的事,你不会感到突然吧?”。周这是恢复了早几年中央碰头会上的老习惯,也是向江青示好的。显而易见,林彪的政治力量突然从中国政坛上消失了,中央内部失去了原有的平衡,江青、张春桥这些文革极左派们即将成中央政权的主要力量,占据支配地位。文革运动再次推向一个新的高潮:批林批孔批周公等等,中国再次陷入无休止的政治斗争之中。

“913事件”刚刚发生之时,毛泽东还是较为冷静的,并未急于给林彪的出走下政治结论,而是等等看,搞清楚到底林彪飞去何处,后续还会有哪些动作等。而中国自己则要做好战备准备,以防万一。军委办事组还要继续工作,执行毛泽东和党中央的各项指示,在没有清晰、明确的消息前,毛还不会立即对军委办事组采取组织手段,但是周恩来早已对毛的意图心领神会,从容部署,且开始向江青等人示好。周不愧是党内斗争的高手。

(3)毛泽东决心让林彪为其背黑锅

9月15日周恩来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宣布,林彪乘坐的三叉戟飞机在外蒙机毁人亡。张春桥兴奋地自买茅台酒请客以示祝贺。汪东兴随即向毛报告,毛泽东也搞了庆祝仪式并喝了酒。此时的汪东兴带来了毛的最新指示,汪东兴说:“主席说了,要感谢林彪,感谢林彪为我帮了一个大忙!这件事情的开始和结束,都由他自己解决了,把问题全部处理好了。为林彪的死干杯!”邱会作认为“‘感谢林彪为我帮了一个大忙!’汪东兴没有感觉到它的分量,政治局的人也不一定都感觉到了,但是我感觉到这句话的分量特别重。发生‘九一三’,让我很震惊,但毛主席的话让我感到更震惊。这是毛主席的话呀,你可以有各种各样的解释,但不能这么说呀。我的理解是:毛主席对‘九一三’处理的想法变了,原来他想在事情的判定和处理上等等再看,要把事件查清楚了再说。但是现在他改变了主意,他想要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了。”“文化大革命以来我们国家混乱,干部群众被整了一大片,经济上蒙受了重大损失,这个历史责任太大了,谁也背不起呀!正好林彪死了,都推到他头上去了。以后事情的演变果然就是这样!什么‘二月逆流’呀、什么‘杨、余、傅事件’呀……毛主席都不承认了,都推到林彪的头上去了。因为林彪人都死了,不会说话了嘛!”(页628)

邱会作的这个回忆至关重要,它清楚地表明在整个事件尚未完全搞清楚之前,毛泽东已经决心彻底打倒林彪,让死去的林彪为其“帮忙”,替毛背上文革祸害的黑锅。事情后续的发展的确就是如此,毛泽东此时已经不在意林彪的座机是如何坠毁的,飞机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飞机的黑匣子和罹难人员遗体也一并放弃不理,只要一切服从毛泽东自己的大局即可,将文革中一切罪孽都放到林彪一人身上,再把自己打扮成一副受了蒙蔽的样子(毛在陈毅追悼会上的表演充分说明了这一点)。事实上,1980年的“两案”审判,邓小平继承了毛泽东的衣钵,不仅让林彪继续为毛“帮忙”,还要林彪为他自己“帮忙”,将林彪、军委办事组与林彪痛恨的江青等人绑在一起审判,从而洗刷、掩盖了毛泽东的文革罪责。人们不得不感叹,历史真的会不断地重演!

(4)一份最原始的审问笔录--林立果到底想干掉谁?

9月13日的政治局会议上还决定由李作鹏负责山海关机场与北戴河未走人员的审理事宜。9月14日晚上,邱会作与李作鹏在京西宾馆闲谈。海军政治部保卫部将北戴河未走人员的审问记录送来,于是李作鹏抓紧时间浏览,邱会作也顺便一起浏览。邱会作回忆说:“记录稿字写得很潦草,读起来很吃力。但是两点内容引起了我的注意:一是被审问的人交待:他们听说林立果几个人在北京西郊的空军学院开过一次会,要搞掉原来中央文革的那几个人,说是交给李作鹏,邱会作办。要抓住康生、张春桥、姚文元才算完成任务。二是被审查的人要求不能把他们交回给空军,怕被‘灭口’。”(页625)

这份原始审问记录很重要,因为它是第一次透露了林立果及其周围那几个人的重要活动。也就是说,林立果最想“干掉”的是原中央文革那几个人:康生、张春桥和姚文元。这里丝毫没有涉及到“谋杀毛泽东”这个官方日后翻来复去的说辞。因此,我们有理由相信,所谓林立果“杀毛”一事是后来被官方硬栽的赃,将林立果私下策划的干掉原中央文革诸人的事情歪曲、夸大为“杀毛”,成为日后林彪要搞“政变”的“证据”。令人觉得滑稽的是,林立果当年想干掉张姚等人未能付诸实施,惟时隔仅仅五年后,林立果的大胆设想竟然被华国锋、叶剑英所实现,华叶二人完成了林立果的未竟之业。现在国内官方大力肯定、称赞华国锋等人抓捕“四人帮”的历史功绩,是否也应还给林立果一个公道?

(5)“上海帮”在中央重新占据优势

“九一三事件”前,政治局之内的“军”、“文”两派虽时有斗争,但“军”方一直占有优势,一来“军”方有林彪的支持,另外,周恩来、陈伯达事实上也是站在林彪一边。这样政治局内部原中央文革一伙人总是感到受到压制,不能为所欲为,他们提出的一些议题不仅得不到追捧,甚至根本无法通过。也难怪江青等人心里有气,经常找周恩来、军委办事组诸人的麻烦,可他们却没有什么有效手段扭转这一局面。“九一三事件”的发生成为一个转折点。

9月18日晚,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张春桥提出要扩大中央有关“九一三事件”通知的范围,叶剑英表示反对。但是姚文元立即反击说:“林彪人都死了,还保什么密!党中央的副主席跑了,为什么不向中央委员、候补委员传达?我作为一个政治局委员、中央通知的起草者,有责任提出这样的问题。如果你们不同意的话,我就直接向主席报告我的意见。”这时,江青、张春桥、纪登奎、李德生、汪东兴等人都笑嘻嘻地一致同意姚文元的意见,叶剑英则气得一句话都说不出,而军委办事组更是什么话也不敢说。周恩来只好同意张姚的意见。(页637)由此而观之,上海帮在政治局里已然占据了主导地位,很大程度上可以左右中央里政治形势。

事实确实如此,政治局内部“军”派随着林彪事件而垮台,“四人帮”成为日后中国中央政治里最炙手可热的势力,在毛泽东的大力扶植下“打遍天下无敌手”,以后又大整了周恩来和邓小平,为所欲为地将文革运动持续地搞下去,直到毛泽东撒手人寰。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东方白 来源:程光 《邱会作与儿子谈文化大革命--心灵的对话》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