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国际 > 正文

惧斩首 三胖多条逃亡地道曝光 惊爆朝鲜人都喝粪便水

韩媒曝金正恩最近一直逗留在中朝边境一带,被外界认为金正恩担心美国突然采取军事行动,已经做好了逃亡的准备。据称,金正恩在中朝边境设置了多条逃亡地道。由于朝鲜国内卫生条件差,甚至自来水和厕所水相连,即使平壤的百姓也只能喝被污染了的水。

朝鲜金正恩政权近日发射号称可覆盖美国全境的〝火星-15〞洲际导弹后,引发国际间强烈谴责,美韩除了举行堪称〝史无前例〞联合军事演习外,韩国还于1日成立〝斩首部队〞及一个更大的机载情报、监视和侦察(ISR)部队,目标直指金正恩。

敏感时刻金正恩逃离平壤;多条逃亡地道曝光

据朝鲜《中央日报》报导,金正恩在11月19日试射火星-15号洲际弹道导弹(ICBM)后,一直停留在朝中边境一带地区进行视察。朝中社在12月6日就披露,金正恩在三池渊视察土豆粉工厂。另外,金正恩还在早前几天视察慈江道满浦市鸭绿江轮胎工厂。

报导指,金正恩的动向与韩美大规模空中演习的时机重合。这次名为〝警戒王牌〞(Vigilant ACE)的演习从12月4日开始,为期5天,韩美两国空军出动240多架飞机,堪称两国史上最大规模的空中联合军演。

有韩国政府官员表示,正在分析金正恩此次离开平壤到后方视察,是否与这次的韩美演习有关。不排除金正恩因为担心美国对自己突然采取军事行动,故意前往相对安全的朝中边境地区。

报导还引述前任军方高层官员表示,朝鲜慈江道和两江道建有大量军需工厂,金正恩最近在朝鲜北部地区展开的一系列活动,可能旨在视察军需工厂,应对美国的军事行动。

据悉,金正恩最近视察的三池渊,是他此前在决定处决姑父张成泽之前访问过的地方。

此前《朝鲜日报》还曾披露,与中国边境相接的朝鲜慈江道山间地带,有数条地道提供专用紧急出口,以方便金正恩在发生紧急情况时逃亡到中国。而这些专用地下通道只有金正恩和以其为首的特权阶层才能使用。

朝鲜咸镜北道一位消息人士还称,金正恩本人长期居住的别墅、办公室等处也都有修建地道。而且从平壤的指挥所开始,到平壤的顺安机场、南浦港等可以出逃的据点,也都修建了秘密地下通道。同时,从金正恩的某个别墅到慈江道之间也修建地下通道。

据称,这些专用地道是由朝鲜人民军工兵局1旅负责修建,金正恩将该部队称为近卫旅,对其无比信任,并给予最高待遇。而这些地道除了金正恩的近卫队,没有人知道洞穴在哪。

“难道让我们喝带有粪便的水吗?”朝鲜百姓对落后的卫生表露不满

近日从朝韩边境脱北进入韩国的朝鲜士兵因枪伤接受了两次手术,在其身上发现了在韩国很难看到的很多寄生虫,也了解到了朝鲜恶劣的卫生环境。专门报道朝鲜新闻的韩国媒体“每日北韩”12月6日采访记者薛松娥,介绍朝鲜国内恶劣的卫生条件。

主持:通过共同警备区(JSA)归顺到韩国的朝鲜士兵患有寄生虫病的消息传开,人们对朝鲜的卫生情况表示了关注。国际机构经过调查也已经阐明了朝鲜百姓染上寄生虫的情况非常严重。今天将跟薛松娥记者一起探讨一下有关情况。

记者:从共同警备区归顺韩国的朝鲜士兵因枪伤接受了两次手术,韩国社会也得知了该士兵的身体状况,收到了巨大的冲击。体格弱小的朝鲜士兵身上发现了在韩国很难看到的很多寄生虫,也了解到了朝鲜恶劣的卫生环境。可是我认为在朝鲜这是非常普遍的现象。据悉,朝鲜患寄生虫病的可能性非常大,最大的原因是农田用的肥料是人粪。也就是说,用人粪种植的蔬菜上有很多蛔虫卵,如果生吃这些蔬菜人就会感染蛔虫。

特别是到农村参加动员的十多岁学生们如果口渴的时候喝溪水,或者乱吃农作物就会染上寄生虫。也就是说,朝鲜的粮食危机和饮水难导致了如今的现象。趁这次机会,给大家介绍一下朝鲜百姓患有寄生虫的情况和社会结构上的问题。

主持:请您先介绍一下朝鲜保健卫生情况,好吗?

记者:先介绍一下朝鲜的上下水道问题。因为设施老化,连平壤市也是除了中心地区以外,没有正常供应自来水。而且因为水源地的净水设施非常落后,自来水也没有经过净化,地方城市就更不用说了。更严重的是,上下水道设施离公用卫生间非常近。

从90年代开始地方城市百姓自行安装水泵,抽取地下水来饮用了。如果是5-7层楼房,每家每户筹集资金设置了公用水泵。可是问题是楼房旁边有公用卫生间。因为水脉相连,只能喝被污染的水了。

我来到韩国前也生活在平安南道的一座楼房里。一位居民向人民班长提出过这个问题。他说:“我们在喝粪便水。能不能跟洞事务所说一声,把公用厕所移到别的地方?”可是洞事务所所长却回答道:“因为是从地下15米的地方抽水使用,所以就算跟厕所连在一起,也都经过了净化。”

主持:洞事务所不是隶属于市人民委员会吗?能这样不管不顾人们提出来的问题吗?

记者:最近跟故乡的朋友通电话时问过“是不是还在喝水泵抽上来得水?”他说还是一样。听说平房居民也有相同的问题。跟楼房不一样的是,平房百姓为了筹集施肥用的粪便搭建自己的厕所。

城市里的平房住宅区因为房屋密集,公共卫生间建在离房屋不到5米的地方。据消息人士介绍,住民们对人民班长说我们不用公共厕所,希望拆掉公共厕所。洞事务所所长把人民班长的意见上反映到了市上下水到单位,但是市人民委员会拒绝了要求。政府机构的回答是,“因为公共厕所已经标记在了地图上,不能拆除。”

主持:您说在生产人粪,那么是不是也有很多患上寄生虫的案例?

记者:是的。新年伊始就开始堆肥战斗,从工厂企业到学生都要上交堆肥和粪便干粉。为了晾干粪便,一开春就把粪便晒到路边,虽然用铁锹等工具,但因为没有带手套等卫生装备,非常有可能会感染上蛔虫、蛲虫、十二指肠虫等。

而且使用人粪种庄稼,所以循环着蛔虫卵通过蔬菜进入人体的现象。饥饿难耐的士兵和到农村参加支援的学生们经常偷吃耕地里的萝卜等蔬菜,所以直接感染上了蛔虫。在韩国洗手成了一种文化,但在朝鲜这也是一种奢侈行为。

小学也有卫生教育,但是没有洗手设施。也就是说直接暴露在学校卫生间的粪便里。厕所散发出来的恶臭是问题,但是大小便完后也没有水可洗手。学生们的脸色苍白泛黄,说明患有营养不良和寄生虫。

主持:学生们也暴露在恶劣的卫生环境之中了啊。当局有没有相关的保健政策呢?

记者:在联合国等国家支援团体医药品援助下,几年前开始给学生们每六个月提供一次驱虫剂。

平安南到消息人士说:“地区医院医生到负责地区的学校给每个学生发放一粒蛔虫药。”“吃了药就会拉出一大堆蛔虫。但是因为卫生环境差,参加动员的时候用肮脏的手吃东西,所以又会染上蛔虫。”

据说,对士兵和普通百姓干脆没有驱虫措施。1980年代的时候地区医院以人民班为单位实施了驱虫工作,但现在没有这种工作了。金正日和金正恩时期免费医疗已经成了有名无实的东西。据消息人士介绍,综合市场有专门出售驱虫药的柜台。

主持:综合市场卖的是什么样的驱虫药?什么价格?

记者:据说蛔虫药分为中国、俄罗斯、德国、联合国等国家生产的和朝鲜生产的。国外产品中联合国的最受欢迎。其中叫做“阿苯达唑”的药品卖得最好。

阿苯达唑一粒价格为2000朝元。在朝鲜这笔钱能买一斤(500克)大米,是工厂工人一个月的工资。也就是说,贫困家庭很难购买蛔虫药。消费水平越低,患上蛔虫的可能性也就越高了。

也有朝鲜生产的冲剂。消息人士说:“一袋是10-20克。一袋售价为1000朝元。虽然便宜,但没有什么效果,所以没有人买。”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林亿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国际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