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财经 > 正文

2018年亚洲经济3大风险 房市藏未爆弹

《日本经济新闻》报导,亚洲经济平稳驶入2018年,不少国家成长展望强健,然而综观亚洲全区经济情势,底下似乎潜藏着3股暗流,若只论经济成长率而忽略这些警讯,一旦全球经济浮现压力,可能将对大浪来袭措手不及。

距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市中心车程约20分钟的Jalan Kuching,有座已完全1年的崭新商业大楼,四周挂满了招租广告。根据当地房地产经纪人,目前这座大楼入住率只有10%,因为业主租金开价太高,而且即使邻近市中心,那一带人潮并不多。

与此同时,距离吉隆坡地标双子星塔步行只需10分钟、照理来说应颇为抢手的29层豪华公寓大楼,空屋率也高达5成,原因依旧出在房价。业主漫天喊价,1户278平方公尺公寓每月租金要8500马元(约6.7万元台币),远高於租客有能力或愿意支付的价位。

接下来转向南韩。住在首尔北方Ilsan区的37岁家庭主妇Lim Soo-hyang,去年8月向银行贷款2亿韩元(约596万元台币)买下1户4房公寓,房贷利率3.47%,她认为很划算。但随着南韩央行启动6年来首次升息,带动市场利率攀升,今年2月她的房贷利率可能升至约3.77%,等於1年必须额外多偿付60万韩元(约1.8万元台币)。

另外,在菲律宾,消费支出成长不如预期已渐渐惹人忧心。去年7~9月菲律宾个人支出年增4.5%,已连续3季未达6%。有意识节制花费的人似乎愈来愈多。例如,27岁的Vincent Alidon表示,他预计把今年的开支维持在去年的水准,即使薪水上涨也一样。

他说:「我通常会遵照每月预算参考来计算支出,以披索记录食物、运输、娱乐等每个项目的花费。万一某个项目超支了,我就会省下另一项来弥补。有些月份我能够存下多达一半的薪水。」

以上3个地方的案例,反映了今年亚洲经济所面临的主要风险:房市过热、个人与企业债台高筑,以及消费支出不振。

亚洲各国政府已有所警觉。南韩央行表示:「当利率升高100个基点,对低收入家庭和50岁以上贷款人的冲击最大。」

马来西亚央行则预测,到2021年大吉隆坡都会区(Greater Kuala Lumpur)空屋率可能升抵32%,警告「房市失衡将对整体经济构成重大风险,造成震汤」。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央行)也做出了类似提醒。

《日本经济新闻》建议,亚洲国家若想维持经济稳健成长,至少需做出2项努力:首先,将经济成长引擎由出口转换为内需;其次,央行必须适时调升基本利率。

去年亚洲出口快速复苏,主要拜智慧手机销售增长及物连网装置刺激半导体需求所赐,但今年全球半岛体市场规模预估只会成长7%至4370亿美元,成长幅度远不及去年的20.6%。

而且理想上经济成长将创造就业、带动薪资上涨,进而提振消费,但亚洲仅马来西亚等少数国家出现这类正向循环,如印度等地就业仍是一大挑战,类似菲律宾等年轻人口众多的地方,消费也欠缺动力。

至於货币政策方面,随着美国持续升息、其他西方国家收紧政策,亚洲国家除了得预防资金大量外流,也因各自的问题无法单纯只是跟进美国升息。例如,菲律宾央行若升息,将顺势拉抬披索汇价,压低海外菲国劳工汇回外币价值,削弱菲国经济一大支柱。

然而维持如今的低利率环境,则可能面对经济过热风险,如房市泡沫和债务持续窜升。但回过头来,如果亚洲主要城市房价开始下跌,又可能造成个人和企业的房地产投资蒙受损失,使这些贷款者更难偿付现有债务。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楚天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财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