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大陆 > 正文

律师:是一位在深监大牢里的吸毒犯修炼的故事震撼了我

一、引子

因为我要营救被中共非法抓捕的法轮功学员(法轮大法弟子),为他们聘请律师,因此,有机缘接触了多位律师,Z律师就是其中的一位。我们有机缘和他就法律、辩护、中共迫害法轮功等事项做了深入交谈。

二、“你们修炼人感染了我、震撼了我”

Z律师是位学者,知识渊博,谈吐有板有眼,风趣幽默。在法庭上,他为法轮功学员的无罪辩护字字掷地有声,真正让听者听明白了中共这场对法轮功迫害的非法性、江泽民发起迫害的非法、610组织的非法。

那日,我和他作了一次长谈,我问他:您这样辩护有没有想到风险?有没有考虑后果?

Z律师不假思索的说:没有风险的事,也是没有意义、没有价值的事,没有意义、价值的事谁都能做,你还要聘请我吗?至于考虑后果,那是自然的,是人做任何事都会有后果的思虑,要么是傻子、疯子或是不懂事理的孩子。作为一名职业律师我考虑更多的是法、是理、是法理,律师的使命就是维护法理,维护法律的公平、公正。说到此,他却话锋一转,反问我一句:你们大法弟子做资料,讲真相,散发真相传单,有没有考虑后果?!我说我们这是修炼,助师正法,讲清真相,救度世人,是我们大法弟子的使命;我们修的就是先他后我,无私无我。

他说:我虽不是修炼人,做的也不是修炼人的事,但你们修炼人感染了我,感化了我,甚至震撼了我,及至我的灵魂。法律的最高准则是什么?他停顿了一下,然后一字一顿的说:道德、良知、善念。她没有纲、没有款、没有条、没有目,但能锁定一切,高于一切!我的言和行就是基于道德的驱使,良知的使然,把被强权颠倒的是非、善恶、好坏、对错竭智尽忠再颠倒过来,还其本真。应该说,我辩护的不只是为一个大法弟子,而是为和同是一位师父、同学一部大法、同做“三件事”(学法、发正念、讲真相)的千千万万个大法弟子在辩护,一个大法弟子无罪,千千万万的大法弟子都无罪;一个大法弟子合法,千千万万的大法弟子都合法。换言之,这就不局限于一场个体意义上的辩护,身前身后有无数个大法弟子;也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法律辩护,我面对的是前邪党总书记江泽民挟持全党利用整个国家机器凌驾法律之上对一个信仰团体的迫害。正如同我的同行在结束另一场辩护前所说:“站在神圣的辩护席上,让我们此时的辩护作为法律界留给历史的正义宣言:所谓依法打压法轮功完全是一个掩盖犯罪的欺世谎言。面对千万计善良公民因真善忍信仰而蒙难蒙冤,发生了法治时代恰恰法律被利用来犯罪的现实,此刻为法轮功申辩,也是在捍卫法律的正义,也是在捍卫真善忍普世价值,是在实现法治捍卫人间正义的最高使命!我们所做的努力,也是在迎接这一时代即将到来的现实——法律必将回归正义。”

Z律师继续说:我的激情是滚动在心里的,我的理智是抒写在纸上的,说在法庭上的,一纲、一款、一条、一目,半点都含糊不得,公平、正义、是非、善恶,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掺不得丝毫虚假。诚然,我先前不是这样的人,也不是这样认识的。作为职业律师,有案子,有人聘请,就接,职业使然,不能不做。至于做的怎么样?尽力而为之。象现在这样做到忘我的地步,舍身的程度,那还是在去年春夏之交时节,始于一个吸毒犯人在深监大牢里得法修炼成为一名大法弟子的亲身经历而产生的蜕变,生命意义的蜕变,灵魂的蜕变。

Z律师接着给我讲了一个吸毒犯人得法修炼的故事。

三、一个吸毒犯人得法修炼的故事

那天,一位男性大法弟子要聘请我为他被非法关押的同修做辩护律师。我从他的安全考虑,让他住在我家里。晚上洗澡,不经意间我看到他上身一大条疤痕很是刺目,从胸部凸显到腹部。你有所不知,我以前曾学过西医,自然懂得一个手术从胸部延伸到腹部是多大的手术?不可能,没有如此大的手术!但不可能的事实摆在眼前,不能不引起我的疑虑,职业的惯性,又让我追根究底。我索性问他个痛快:“这是怎么回事?”见他脸一红,转瞬间释然的给我讲开了。

他说:这是两伙不要命的人火拼时留下的伤痕。当时肠子都滑落出来了,肋条砍断了四根……我曾是黑道上的人,谈起来真不好意思。掏心窝说句话,我能活下来,象今天这样有头有脸的找到您老先生,您又把我留宿在家中,是法轮大法牵的线,托师父的福,占法轮大法的光。您不知道,我是在深监大牢中得法修炼的人。

那时,监狱关押的法轮功人员不少,我真正听懂“法轮功”三个字是在监狱里。在此之前,我干什么都不上心,就是吸毒、偷窃、打架……可法轮功让我终止了那段魔鬼般的生涯。那时对法轮功迫害的真厉害,连我这个黑道上的人都看不下去。可他们法轮功不管在怎么样的对待下,都能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而且还不恨不怨,坦然面对。又不是一个人、两个人,几乎都那样。我就觉得法轮功不一般,特别!哪有这样好的人?没见过,从来没见过!

待我正要问时,他们就给我讲开了法轮功的真相,听的我泪水汪汪的直流。您老先生不知道我们这伙人,见爹妈死了都不掉一滴泪水的,真是心冷如冰,没有人性。可他们法轮功对我这个吸毒、打、砸、抢、砍杀无所不及的坏人没有一点戒忌和歧视,您想想:一个连生身之母都瞧不起的人,他们却瞧得起、看得上,那是什么感觉?就这样我得大法了!当时我禁不住对监(监狱不仅禁止炼功,而且还转化炼功人)管领导说:“我炼法轮功了。”领导都惊讶!他抬眼看看我,您猜领导怎么说:“你炼法轮功,我同意!小仔,保证还让你提前出去。”这话后来真兑现了。由于表现突出,我被提前释放了。

回到家里,母亲开始还真不相信我,将家里积攒的钱还象以前那样东躲西藏的。我不怪妈,也不多解释。您不知道以前我把家里搅的什么样?一塌糊涂!见钱眼开,见值点钱的东西多不过三日,变点儿白粉冒股烟就了了;还有没完没了到家要债的,甚至是要命的;打破头、砍伤腿的多的是;收容所、戒毒所、看守所、监狱,我都进去过,有的还不止一次,没用!母亲骂我:“当初怎么不把你掐死呢?!现在牙齿恨掉了往肚里吞。哪辈子造的孽哟。”为了我,多少亲戚都断绝了来往,左邻右舍都躲避我。现在,我修炼法轮功了,母亲说我浪子回头金不换,给座金山都不换!离开我的老婆,带着儿子,又回到我身边,后来也跟我修炼上了法轮功。

四年前,我为了给法轮功讲句公道话,公安又要关我进监狱。我给公安警察讲道理,他们说我炼法轮功。我说:废话!不炼法轮功,我能从一个五毒俱全的黑道人变成好人,讲真善忍的大好人吗?!要关押我的警察也知道我以前的那些事,语塞了,只好说:“有人举报你,我们有压力,先关进去再说吧。”

同一座监狱,同是我这个人,两番进去,里边很多人认识我,说某某又进来了!我说:以前是个坏人,关进来,我没话说。现在我是大好人,修炼人,好人中的好人,还把我关进来,我问苍天:这是什么世道?什么世道!为此,我找到监狱的负责人,我问他:“我又被关进来了,你怎么说?”负责人看着我笑了,说:“知道了。”我说:“知道了,你还收我?以前你怎么对我讲的,那话你还记得?”他说:“没错,记得,我今天还是那句话,你炼法轮功,我同意!小仔,保证让你提前出去,监狱关不了你了。”我当即送他一句话:“你真能这样做,你真得救了,美好的未来你拥有了!”

就这样,我叫好几个监狱警察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还有不少犯人也得救了。不久,我堂堂正正走出了监狱。

四、“江泽民最邪恶,共产党真完蛋了!”

Z律师说:听了那位讲的自己得法修炼的故事,那夜我失眠了,压根没睡着觉,翻来覆去的想一句话:“江泽民最邪恶,共产党真完蛋了!”你说,这样一个混仔(他自己说:五毒俱全。)一朝得法修炼就戒掉了那么多的恶习,从此成了好人中的好人,这个法轮功了不起,太了不起了!传授这个法的师父太伟大了!令我震撼,非常震撼!尤其是那个戒毒,母亲骂戒不掉;母亲恨戒不掉;关戒毒所戒不掉;关看守所戒不掉;关监狱还是戒不掉!那毒瘾上来了多难熬哟,这是真的,可修炼法轮功了,没人说,没人劝,就自觉自愿、悄无声息的不吸了,断绝了,还有那些个衍生的恶习。法轮功有这么大的吸引力、凝聚力、约束力呀,非神力不可!我们国家有多少个戒毒所,关了多少戒毒人,花了多少人力、财力?又给社会带来多大的负面影响?可能很少人去深究这个问题,但这绝不是个小数目、小问题,可一个法轮功就轻而易举的解决了。这多了不起,多伟大的事情?!就这样伟大的法轮功,江泽民却容不得,竟茫然不顾,一意孤行,不准修炼,妄图铲除而后快!关乎亿万人的事,牵连全球一百多个国家……是人干不出来这个事,简直是个鬼魅魍魉。

从那时起,我的良知被唤醒了,灵魂蜕变了。作为一名律师,与其说我在为法轮功作辩护,倒不如说法轮功在荡涤我的灵魂,净化我的灵魂。我要冲破一切禁锢,站出来为法轮功说话、呐喊。作为律师,我又要理智、理性。我开始想我接触的法轮功人给我讲的话;开始查找一九九九年以来江泽民及至中共对法轮功迫害政策、法律依据,得出了两句话: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太慈悲!法轮功太伟大!法轮功修炼人太了不起!第二句话:从迫害法轮功以来,国家没有一部法律说法轮功是×教,而江泽民竟凌驾宪法之上,绑架中共,挟持整个国家机器迫害法轮功,江泽民真流氓,太流氓,共产党完蛋了,真完蛋了!

五、江泽民之四盲(氓)

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真是冒天下之大不韪,只有最蠢、最流氓的人才能做出这样最蠢、最流氓的事。在中国的历史上,没有人替代,在全世界历史上,也找不出第二个,绝无仅有。有人写过《江泽民其人》,那是真实不虚的,但不全面,我这里才抖漏出一点,就拿它那个全国到处张挂,还写进什么党章里的所谓“三个代表”来说吧,那就是个文盲、法盲、科盲,迫害法轮功还要加上个流氓,“四盲(氓)”是江泽民的标准照。

一曰文盲:代表“先进”文化。文化没有先进不先进的说法,东方文化、西方文化、佛教文化、道教文化、基督教文化,不同人种、民族、地域有不同的文化,现在还食有食文化,酒有酒文化,不一而足,哪个先进?哪个落后?!所以说:江泽民是文盲。

二曰法盲:代表“大多数”。法律从来都是包括所有人的,代表所有人的权利。换言之:如果法律不能维护少部份人的利益,那就不可能维护大多数人的利益。希特勒会利用这个借口屠杀犹太人;共产党一九四九年篡政以后,每次运动都是借口代表大多数去劫杀少数(所谓百分之五)人,但最后的结果是几乎一大半的家庭都受到伤害。它杀人就是这样杀的。所以说:江泽民是法盲。(注:江泽民没有得到过一张选票,根本代表不了大多数。)

三曰科盲:代表“最先进生产力”。目前生物克隆技术最先进,但是并不能采用它,严重破坏道德伦理问题,会毁掉人类的;核武器先进不先进?独裁者拿出来会把整个地球变为废墟。所以说:江泽民是科盲。

四曰流氓:迫害法轮功,他又是个地地道道的流氓:他说的什么“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算自杀,就地火化,不查生源”及至下令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恶。”江泽民比流氓还流氓,举世无双,绝无仅有。

结语

我俩话说到这里,我说:“感谢您——Z律师。”Z律师说:“感谢您——法轮功。”我们又几乎同时说:“感恩师父!”“感谢法轮功!”我率性问道:“Z律师,修炼吧,往前走一步,我们就是同修。”

Z律师庄重道:“修炼,在此之前,也有大法弟子给我讲过,我也不只一次的深思过。修炼是个严肃而又神圣的事情,我一旦走入大法修炼,又不能遮着掩着,那样对伟大的大法师父、神圣的法轮大法不公平!公开吧,现在形势下,尤其是我为大法弟子做辩护律师的事就要受阻,甚至被禁止,在邪恶的迫害政策没改变之前,江氏余党会拼命阻挡的。目前律师界真正明白真相的律师,尤其能够堂堂正正站出来在法庭上为法轮功辩护的律师还不多,我觉得这个舞台对我、对你们都很重要。至于不久的明天,法庭上没有法轮功人员当被告了,监狱里没有大法弟子被关押了,我可以肯定的说:我会修炼法轮功,肯定会修炼法轮功!真善忍是普世的价值理念,法轮功也一定会洪传全球!”

我听了Z律师如此庄重的肺腑之言,什么话都没有,只有挂满脸颊、滴落胸前的泪水,禁不住抬双手于胸前,合十!Z律师也泪水涟涟。彼此都没有说话……

文:华东地区法轮大法弟子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明慧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