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官史外的“平型关大捷”:行李辎重车队 装备战力差 多人逃走未全歼

从编制上看,辎重兵特务兵是不装备枪枝的。但编制表不能代表实际战场上的情况。受这种差别的辎重特務兵,怎能和步兵同样并肩作战呢?即使发给他们步枪,逼他们战斗,我想也不一定能心甘情愿地同样卖命送死。除非走投无路。9月25日在小寨村西一公里的行李队伏击现场真正和八路军大部队对战,并坚持了四小时的,仅仅是高桥护卫小队的步兵,战斗力加上归队兵5人,桥本中佐一行7人,最多也不会超过30人,两挺轻机枪。

如果能摆脱政治的影响,各国的研究者在研究(并不是宣传)战史时,应努力运用本国的史料去研究自己的损失,这才是一个正确的方法。因为对自己的死伤,自己是最明白的,档案资料也容易留下真实的记录。日军的文献档案贵重之处就在于此。特别是死亡者数,可以算得很精确。据日本厚生省的资料统计,从1937年至1945年,在中国大陆地区的日本军人、军属中战死者为45.57万人,加上在“满洲国”战没的4.67万,总数为49.24万人[1]。这是一个能找到几乎所有死者姓名,出身地和家族关系的准确记录。而靖国神社和各县的护国神社中,也都保存着全国,各县几乎所有战死者的名册,可寻到每个人的出身,所属,死亡时间,地点等情报。不管是“大捷”还是“大败”,若各国研究者能利用这种真实记录史料去研究自己方面损失的话,两者合一,历史会更接近于真实,当然也不会出现各国天壤之别般的数字差距了。这应该是战史研究的方法,特别是在战争结束后已经过70年,已经出现了这种客观研究环境的今天。若还一如既往地虚报战功,宣扬武威的话,历史就会越来越失真。试问,若八年抗战八路军在华北歼敌125万,新四军在华南歼敌35万[2]的数据是事实的话,先别提和日方的客观统计无法接轨,让我们国军大哥的面子往哪里搁?

一、“平型关大捷”一个的场面

1937年9月25日11时,山西省灵丘县平型关口东方8公里处的乔沟山谷的道路中(小寨村西一公里处),八路军115师包围了一个从东河南镇出发行军向平型关口的小型混合行李队(辎重队)[3],经过约4小时的战斗,名副其实地将其全部“歼灭”。战斗中,日军死亡94名(有6名逃生),其中包括一名重要的指挥官桥本顺正中佐,一名少尉(高桥义夫)。缴获一门驮运中的92式步兵炮和步枪数十枝。以及42辆辎重车(载重量220公斤),30匹驮马所搭载的近13吨的干面包,冬装,及弹药等物资。

同日,9时30分至午后15:00时,在此地西方一公里处另一地段(现平型关大捷纪念馆所在地),也击溃了一支来自相反方向,即由平型关口驶向灵丘方向接迎援兵的汽车队(空车队,两个中队约350名司机助手,7-80辆卡车)。日军在付出死亡41人(包括本部长新庄淳中佐),负伤50人,烧毁汽车约50辆的代价后,被迫退回后方基地的关沟村(平型关口东3公里处),这次战斗并没有达到包围,歼灭的结果。此两次战斗即为国内通称的“平型关大捷”。是共产党第一次在对日作战中取得全面胜利的战斗。关于战斗过程,笔者已有过详细研究[4],在此毋庸赘述。此文章主要是利用日方史料对小寨村西战场被歼灭的行李队进行进一步考察。此歼灭作战的最大特点是死亡的94名日军官兵中,有67名是“辎重兵特务兵”。国内,包括官方的宣传中,最近也开始直言不讳地承认歼灭的是“辎重部队”这一事实。但对这一部队的数量,构成,作战能力等还似乎还没能取得正确的认识。

二、行李队的构成。

在小寨村遭难的部队是步兵第21联队(粟饭原秀大佐)本部,第一大队(山口厳少佐),第二大队(中島徳夫少佐)所属的,部分小型混成行李队,远离此刻在羊头崖,小道沟(平型关东北约30公里处,浑源方向)等山地作战的联队主力,远离本部队的理由尚不清楚,推测此部分的行李队被赋有临时为在关口苦战(对手是国军第六集团)的第三大队(平岩釚彦少佐)紧急运输物资的特殊任务,运输的大行李(粮秣等生活物资)为干面包,冬装等,小行李(武器弹药)中有一门92步兵炮,和部分弹药,枪支,炮弹。

行李队由72名辎重兵特务兵和第三大队第12中队(预备队,神代竹則中尉)所属步兵高桥小队15名,及归队兵5名,和赶往前线的桥本中佐一行7人构成,合计人员约为97-100名。輓马,驮马匹70,39式辎重马车42辆,约占联队运输能力的四分之一强,相当于一个大队行李队的总和。

此数据的根据之一来自《步兵第二十一联队死伤表》中记载的非战斗员死亡67名(联队本部13,第一大队35,第二大队19),非战斗马死亡70匹(联队本部14,第一大队32,第二大队24),损失三九式辎重车42辆的记录[5]。统计表范围是第21联队第一、第二大队在9月17-9月30日两周间战斗损失的合计,其中201名死伤者的记录,多数应出于和国军正面激战的平型关口前线,但三个平时作战罕见的数据,即非战斗员,非战斗马匹和辎重车辆大量损失的数据,无疑是出于小寨村西的伏击战场。70匹非战斗马的死亡,也说明辎重兵特务兵的人数应在70名以上。

根据之二来自特务辅助兵大贺春一的以下证言。

“9月25日,辎重车輌约70辆满载着粟饭原部队〔第21联队〕的大行李与山口〔第一〕、中岛〔第二〕両大队的大行李、小行李加上部队将校行李,兵士的冬装、食粮、弹药等从灵丘出发,由辎重兵15名,特务兵70名编成…,护卫由神代中队的高桥小队与病后归队的士兵四、五名担当[6]。”

“战友从约百人一挙只剩下了五人”[7]。

严密地讲,这种事后的口述回顾,若不经过对照核实,不能成为历史考证的主要根据。但大贺证言,可以经证据一的《步兵第二十一联队死伤表》等记录文献得到核实。证言谈到的联队本部和第一,第二大队的所属情况,和文献史料记载的一样,文献中非战斗员死亡67名若加上大贺证言中出现的6名(实名)生还者,再加上樱田武(第五师团参谋长)报告[8]中记载的步兵高桥小队,及桥本参谋一行7名,总数字也应该是100名前后。也就是说大贺春一证言中出现的三个单位“约百名”人员,是一个可以核对的准确数字。只是70辆车若参看文献记录可得知实际应该是70匹马的误记。另外70余名辎重兵特务兵,70匹马和42辆辎重车的搭配,若参考下节中的装备介绍,也可看出是一个合理的数据。

三、行李队的战斗力

以上的实证中得出行李队的所属,人马、车辆数,伤亡、损失程度的结果。但还有一个没解决的问题。即这支约有百人的行李部队,到底有没有战斗能力?此系当前研究论争中的一个焦点。国内的官方言论(宣传),包括多数专业研究者,为了显示“大捷”之功绩,总愿意把敌军描写的很精锐,顽猛,很有作战能力。还由于国内搞了近80年的研究,甚至连日军是来自两个方向两股部队的基本事实也没搞清,所以至今还把两个战场混同而谈,称“歼灭”的是来自一个方向,即“从灵丘至平型关”的“坂垣师第二十一旅的辎重和后卫部队”共有1000人[9]。实际上,有一定战斗力的并不是这个行李(辎重)队,而是在乔沟西部地段(老爷庙附近)八路军没能形成包围网,也没有达到歼灭目的的那个350余人的汽车队(第六兵站自动车本部所属的第2,第87中队)[10]。

据笔者考察,与行李队作战中日方的对战者中并不包括70余人的辎重兵,应只是步兵高桥小队15名,归队兵5名,加师团司令部桥本中佐一行7人,共27名。最大可能拥有2挺11年式轻机枪(国内称歪把子,步兵每小队装备2挺)[11],其余的70余名特务兵,基本上没有步枪。虽可能出现用护身刺刀,马枪抵抗的行为,但不会去参加步兵组织的作战,因为其一,此种辎重兵特务兵没有受过任何战斗训练,其二是没有枪支弹药,其三,当事者的证言中也只有逃窜的记录,没有抵抗,参战的记录。

下面先参考1937年度日军步兵师团的人员,武器编制表,了解一下辎重兵特务兵的情况。

步兵第21联队所属的第五师团,属于甲种常备师团,1937年,陆军全体共有17个甲种师团。每师团内有4个步兵联队。每联队编制上人员总数为3747名,其中包括非战斗员491名。非战斗员中最多的就是“辎重兵特务兵”共382名。其次为卫生兵38名、辎重兵(有军阶)22名、“馬取扱兵”(驯马员)28名。

辎重兵特务兵382名到底是干什么的?从装备上即可看出。联队共有马526匹,其中运输用的马为466匹,314匹为輓马(各配一辆辎重车),152匹是驮马。164匹是战斗部队用马,剩下的302匹是行李队用马。

大行李用輓马配车141套,小行李用驮马101和輓马配车60套。此302匹马,201辆39式辎重车就是装备给这382名辎重兵特务兵的工具。这个数字也显示了每一步兵联队的全部运输能力。小寨村受难的这个行李队,从数量上看,正好相当于一个大队的行李队。382名辎重兵特务兵的所属单位主要是掌管行李队的联队本部(117名配88匹马)和大队本部(84名配68匹马,(三个大队共252名配204匹马),平均1.2-3名辎重兵特务兵要管拉一匹马,而每一匹輓马配有一辆39式辎重车(载重220公斤)。辎重兵特务兵的任务主要是牵马和装卸,搬运物资[12]。

辎重兵特务兵装备有什么武器?特务辅助兵大贺春一在证言中说“从事搬运任务的辎重兵根本没有什么像样的武器,作战都委托步兵”。又说“骑兵用的步骑枪,两人约有一支”。“我捡到的那支枪中只有两发子弹”。从此话中可了解军队中的任务分担情况,可两人约有一支步骑枪的说法(证言)并不准确。至少从编制上的武器配备情况来看,这说法是错误的。

看一下部队的兵器装备编制表,可知道辎重兵特务兵并不配备步抢,每人配备的武器只有一把“30年式步枪刺刀”(30年式銃剣)。此刺刀的数量和士兵数量几乎同等,也就是说军人最低最基础的武器装备。长512MM,平时挂在皮带上,战时装配到枪口即成枪用刺刀[13]。

参考一下拥有135名非战斗员的联队本部的例。全体224名官兵中,有38式步枪66,步骑枪5。手枪3。而30年式步枪刺刀有201把,将校用32年式军刀16把。也就是说其中有151人不装备枪。当然其所属的117名辎重兵特务兵不会装备枪支。同样,拥有99名非战斗员的大队本部全体126名中,也只有步枪14步骑枪5,有110名没有枪枝,而步枪刺刀有103把。

所以,从编制上看,辎重兵特务兵是不装备枪枝的。但编制表不能代表实际战场上的情况。由于战斗员的伤亡,缴获的武器等,多余的枪支会逐渐增加,此时也不排除将多余的枪支临时分配给辎重兵特务兵护身用的可能。

四、“辎重输卒”哀史

辎重兵特务兵,在1931年以前被称为“辎重输卒”,制度改正6年后的日中战争中,也不乏出现“辎重输卒”的称呼。比如“平型关大捷”兵站自动车第2中队的战斗详报中,就有“辎重输卒15名”的记载。由于辎重输卒服役期间短,不接受正规军事训练,又大多从事单纯劳动,所以地位也很低,备受其他兵种的歧视。有一个战前流传很广的俗谣唱道“辎重输卒如果称兵,蝴蝶,蜻蜓就能变鸟”[14],此俗谣后来又被添枝加叶“烤熟的鱼儿能游来游去,挂幅的达摩可伸出手脚…”。

为了纠正这种軽视辎重输卒的风气,1931年11月7日,军部通过敕令第271号,在《陆军兵科部、兵种及等级表》中将“辎重输卒”的称呼改称为“辎重兵特务兵”,用法规确定了其为“兵士”之一的地位,1932年10月11日,此改正又经过敕令第309号被写入《兵役法施行令》中[15]。此次改正的最大特征,是使“辎重输卒”获得了作为“兵士”的荣誉,但不等于经济地位的改善。从附表《陆军兵等级表》看,其待遇等同地位最低的二等兵(日军士兵等级从低至高分为二等,一等,上等兵三种),但不存在等级[16],也就是说不能像其他兵种一样晋升,视为“万年二等兵”,当然,是军队中最下等级的兵员。

1937年7月日中全面战争开始后,军部从作战的实际需要中再次认识到这种备受歧视的“辎重兵特务兵”和“辅助卫生兵”的重要性,当时的陆军大臣杉山元以“战时和事变时由于军事需要出现辎重兵特务兵及辅助卫生兵长期服役的现象,所以应开拓使其晋升之途径”为理由,向总理大臣近卫文麿提出了《辎重兵特务兵及辅助卫生兵晋升》的案,1937年10月29日,通过敕令第627号得到裁可[17]。改正的内容是将身份不变的“辎重兵特务兵”改为“辎重兵特务兵一等兵”和“辎重兵特务兵二等兵”两种,将“辅助卫生兵”改为“辅助卫生兵一等兵”与“辅助卫生兵二等兵”两种,给与了其晋升一级的可能性。遗憾的是此规定生效于平型关大捷之后,在小寨村丧命的六十七名辎重兵特务兵,并没能享受到这个福分。

若细心人还可注意到,这两次微不足道的法令修正,都发生在战事(事变,战争)之后。一为1931年的9.18事变后的11月,一为7.7事变后的1937年10月。说明了这种备受歧视,相当于苦力,临时雇工的辎重兵特务兵平时并不需要,只有战时才有大量需求的这样一个事实。

辎重兵特务兵(辎重输卒)的数量,在步兵师团中约占9-10分之一。由于被免除作战训练,从事单纯劳动,其服役入营后接受的军事教育内容也不同。只要有最基础的“第一补充兵教育”[18]程度即可,服兵役时间也不长。在明治时代的《征兵令》中,步兵服役3年,而辎重输卒仅为一年。若无战事时,保留其数量也没有大用,所以师团制实施后1899年1月的《徴兵令》中规定:“雑卒的現役期限可根据其职务内容适当缩减”[19]。这样省军装,更省口粮。

1927年新《兵役法》改正中,更将辎重输卒服役期间缩减为2个月[20],(此时,步兵服役期间为2年),这也是辎重兵特务兵待遇低的道理。相当于一种临时的杂役。

可是一逢战事,辎重输卒的需求就会显著增加。日本在进行第一次大型海外作战的日清(甲午)战争时,为满足这种需要,通过勅令第188号中做出以下改正:“若遇到戦時或事変,…陆军现役辎重输卒的入营时期改为年三回以上…服役期间亦可以自由伸缩,且可不受定員限制按需要召集入伍”[21]。

大规模战争中,只靠现役的辎重输卒还远远不能满足军事需要,所以日清战争时还采用了临时雇佣“军夫”的方法,也就是雇佣民间人上战场运输物资。用这种方法虽能满足战时需要,但风险运输成本昂贵,且使用民间人有不便军纪管理,又不适合保密的弱点。

为了解决这个矛盾,1898年,日本陆军创设了“戦時以召集补助辎重输卒”代替雇佣“军夫”的制度,将其列入了徴兵法规中。“补助辎重输卒”不属于常备兵役,只要有“第一補充兵”程度的簡単教育即可,也不需軍服,上战场时才支给“現役兵的旧军装”。

本部的文件称“此方法能解决民間人不守军纪的问题又能节约大量军费,可谓一举两得”[22]。制度改正的特点,是把战时的“军夫”也改为兵役。种类为第一补充兵役[23],有义务但并不入营服现役。逢战时接受简单的训练后直接送往战场。严密地讲,这种战时临时召集的“补助辎重输卒(特务兵)”并不是军人,在军中被称为“军属”。在小寨村伏击战中,四处逃窜九死一生的大賀春一,就是这种“补助特务兵”身分,其他四名倖存者,也都是不能晋升的辎重兵特务兵[24]。

辎重兵特务兵的待遇如何?若参考日军的军薪表规定即可得知。同等的二等兵的军薪为每月6元,年收72元。6元月收在当时可买到不足20公斤的大米。1937年10月,晋升制度改正后,辎重兵特务兵出现了晋升至一等兵的可能,若能晋升,月收可达到9元,年收108元。也就是可上调1/3,多了约9公斤的大米钱。

如此,1931年“満州事変”后的改正,只是颁发了此类苦力人员一个从“卒”变为“兵”的空名誉,而死亡可能性大幅度增加的1937年日中战争后的晋升褒奖,最大也不过是9公斤大米钱。这就是安倍晋三赞美的那个“美丽的”国家,以“靖国”为名逼国民献身卖命的代偿。若再参考下将校的军薪,可看到联队长(大佐)的月收为370元,年額为4440元,下士官曹長月收为75元,年收为900元。各为辎重特務兵年収的62倍和12.5倍[25]。受这种差别的辎重特務兵,怎能和步兵同样并肩作战呢?即使发给他们步枪,逼他们战斗,我想也不一定能心甘情愿地同样卖命送死。除非走投无路。

五、小寨村伏击战中的辎重兵特务兵

下面,通过大賀春一的回顾,看看辎重兵特务兵在小寨村伏击战中的表现。

“昨晚下了一夜秋雨,25日,我们在平型关口前灵丘的某部落〔东河南镇〕、迎来了新的一天。约50匹马满载着干面包等师团的口粮,开始向太原行军。…驭兵尾崎二等兵(滨田市长滨出身)走在我的前方。此前,我们仅有过一次和敌军人交火的经验。从事搬运任务的辎重兵根本没有什么像样的武器,作战全都委托给步兵”。

“我一边走一边不时回头看看走在队伍最后的高橋小隊〔步兵护卫队〕。不久我们进入了沟底道路。两面都是高达10米的断崖,使道路显得更加狭窄。队列在唤马声中全部进入了沟底的瞬间,突然从断崖上传来敌兵的喊声,同时弹雨呼啸地向我们飞来。…乱作一团的行李队列开始争先恐后地奔往沟底的出口。…负伤者不断增加,军马也一匹匹倒下,在进退两难的队列中,我们遭到敌人更加猛烈的扫射。接着手榴弾也下雨般地向我们飞来…”

“我们完全失去了抵抗能力。…右侧的崖下道路边有一个小小的凹地,我飞身扑进凹地,用来遮掩自己的身体。…紧随着我,四、五个兵同样的扑向这个凹地,藤井秋義一等兵也在其中。当然这个安全地带的好景不长。因为这只是个仅一人也要漏出手脚的狭小的凹地,硬挤进四个人隆起一个人堆,敌兵当然不会不注意。此时相反方向的崖头上传来敌兵的大吼。‘手榴弹来了’,我们都挺直身体屏住了呼吸、格当…,听到手榴弹落到头顶岩角的声响,接着在眼前炸开。强烈的爆风几乎冲破了我的耳鼓。我们几个在手榴弹炸裂之后,不约而同地钻入烟尘中拼命地奔逃起来,突然站住了脚,发现松浦上等兵提着军刀怒气冲冲地出现在我们面前,挡住去路。‘往哪逃,谁敢再往前逃,老子先用这军刀劈了他’。无奈何,我终于下定了决心,‘好,要死大家死在一起,像个大男子汉…’”

“大约时间到了午后二時,…我方的掩护小队终于占领了左方的断崖。敌我双方的枪弹在我们的头顶上空交错,射向沟底的枪弹已经不多了。由于步兵的掩护,敌军似乎失去了从前那种攻击的优势。‘努力加油啊,干掉他们!’我一面祈祷着步兵的武运,一面扑向眼前的辎重车载的麻袋,用短剑〔30年式军刀﹞挑开袋子,干面包顿时散落下来。‘喂!接着,大伙快吃’,我一边大声呼喊,一边把干面包投向崖头我方的阵地”。

“时间到了下午3点。我们的掩护小队在大量敌军的攻势下,任然在继续地进行着拼死的抵抗。一直在沟底拼命向我军阵地投掷干面包的我,感到不妙爬上了右边的断崖。此时我发现右手里还握着一支不知在何地拾到的长约90公分的步骑枪,里面只有两发子弹。以搬运为本务的我们辎重兵特务兵中,约两人有一支这种骑兵用的短枪。在崖头我看到的是一个接一个倒下的我方步兵的身影。…在无可计数的大量敌军的猛攻下,仅靠一个小队兵力抵抗,全军覆灭只是时间的问题”之后,大贺春一找到一个直径约20公分的地穴,躲开枪弹的袭击钻了进去,并进行了严密封土伪装。在隐藏了三天后的9月28日,终于被友军救出。同样逃生的还有辎重兵特务兵永井忠士、奥村芳正,大野鹿夫、藤井昌秋四人、及归队兵中尾贞义[26]。大贺与奥村,大野、藤井四人由于不抵抗未引起敌兵注意而幸能隐藏脱身,永井忠士则藏在死马身下,受敌军枪戳后也未一动不动装死才捡到一条命。

从此记录可看出,9月25日在小寨村西一公里的行李队伏击现场真正和八路军大部队对战,并坚持了四小时的,仅仅是高桥护卫小队的步兵,战斗力加上归队兵5人,桥本中佐一行7人,最多也不会超过30人,两挺轻机枪。

【注释】

[1]“数字は証言する――データで見る太平洋戦争(1)”毎日新聞社、デジタル報道センター。

[2]2015年9.3阅兵中,国家媒体的公式解说。数字指的应是日伪军。但即使2/3为伪军的话,这个数字也很离奇。

[3]严格讲,此部队不能称为辎重部队。辎重部队指的是独立的联队,每师团有一个。联队内的辎重队被称为大,小行李。

[4]参考拙论“再考”平型関大捷“――日本軍史料からの検討”‘軍事史学’51巻1、2015年6月/P.4-25

[5]“歩兵第二十一聯隊損耗表”“淶源大梁平型関口附近の戦闘自9月22日至9月29日”JACAR(アジア歴史資料センター)Ref.C11111184000.№0076。

[6]歩二一会‘濱田聯隊史’,1973年,105頁。

[7]大賀春一“徒手、敵と渡り合う”‘郷土部隊秘史’島根新聞社、1962年、129頁。

[8]桜田武“橋本参謀戦死ノ状況”JACAR(アジア歴史資料センター)Ref.C11110924000.№686.

[9]关于最新研究请参照,王秀鑫,郭德宏主编《中华民族抗日战争史(1931-1945)》第二章第四节《日军对华北的进攻与平型关大捷》,中共党史出版社,2015年3月。

[10]拙论“再考”平型関大捷“――日本軍史料からの検討”‘軍事史学’51巻1、2015年6月,11页。

[11]一小队的定员约40名,所以15名不会是小队全体,可能是其一半。所以不排除只有一挺轻机枪的可能。

[12]“歩兵甲聯隊編成表、昭和12年度陸軍動員計画令同細則の件”JACAR(アジア歴史資料センター)Ref.C01007658600、№96.

[13]“諸部隊兵器表(歩兵甲聯隊)”JACAR(アジア歴史資料センター)Ref.C01007658600.№380.

[14]江口圭一、芝原拓自編‘日中戦争従軍日記’法律文化社、一九八九年、四八六頁。

[15]“御署名原本・昭和七年・勅令第三〇九号・兵役法施行令中改正”JACAR(アジア歴史資料センター)Ref.A03021866500

[16]“昭和六年・勅令第二七一号・陸軍兵等級表ニ関スル件”JACAR(アジア歴史資料センター)Ref.A03021825000.

[17]“昭和六年勅令第二百七十一号陸軍兵ノ兵科部、兵種及等級表ニ関スル件中ヲ改正ス・(輜重兵特務兵及補助衛生兵ノ進級)”JACAR(アジア歴史資料センター)Ref.A02030009800.画像4/6.

[18]“輜重兵特務兵要員たる者の教育召集に関する件”JACAR(アジア歴史資料センター)Ref.C01004577200

[19]“法律第一号第九条”JACAR(アジア歴史資料センター)Ref.A01200777600

[20]JACAR(アジア歴史資料センター)Ref.C08051944800

[21]“戦時若クハ事変ノ際陸軍現役輜重輸卒ノ入営在営及補充ノ件ヲ定ム”JACAR(アジア歴史資料センター)Ref.A01200777600

[22]“戦時軍吏に代ふる補助輜重輸卆徴募の件”JACAR(アジア歴史資料センター)Ref.C030231118008/16。明治31年“参謀本部より戦時軍吏に代ふる補助輜重輸卆徴募の件”JACAR(アジア歴史資料センター)Ref.C03023111800

[23]日本战前兵役法规定中的服役方法之一。体检合格但未受到指名的壮丁所服的兵役。平时不须入营。战时临时征用。服役期间一年。

[24]大賀春一“徒手、敵と渡り合う”‘郷土部隊秘史’島根新聞社、1962年,129頁。

[25]大濱徹也,小沢郁郎‘帝国陸海軍事典’同成社、1984年、311頁。此数据是1943年的数据。仅为参考用。

[26]大賀春一“徒手敵と渡り合う”‘郷土部隊秘史’島根新聞社,1962年,129頁。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东方白 来源:共识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