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网闻 > 正文

美国飞虎队员镜头下的彩色民国 纯真得像天空之城

在1945年8月6日至10月5日之间,两名美国飞虎队成员艾伦-拉森、威廉-迪柏用柯达相机拍了那时期中国的风土人情。现在我们再翻看这些照片,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照片中纯真如天空之城的世界十分让人感动。

在1945年8月6日至10月5日之间,两名美国飞虎队成员艾伦-拉森、威廉-迪柏用柯达相机拍了那时期中国的风土人情。现在我们再翻看这些照片,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照片中纯真如天空之城的世界十分让人感动。

那些战后曾有幸驻扎过杭州的美国人,对那里的优美风光记忆犹新。山丘、宝塔、美丽的湖泊、五光十色的游船、湖边豪宅、多姿多彩的小岛和友善的人们,一切都令人难忘。(艾伦·拉森摄)

杭州保俶塔(艾伦·拉森摄)

我们几个人租了一艘小船游览西湖,照片中的妇女就是我们这次快乐游览的导游。(艾伦·拉森摄)

美丽的西子湖(威廉·迪柏摄)

美丽的西子湖(威廉·迪柏摄)

杭州基地

抗日战争爆发前,民国政府曾计划发展现代空军,在杭州设立训练飞行员和机组维护人员的设施。在中日战争初期,当中国军队被迫撤离中国东部地区后,杭州的靠近设施沦为日本空军的重要基地。1943年至1945年间,杭州基地屡遭中美混合战斗机和第14航空队的攻击。基地里的机棚和建筑物弹痕累累。1945年10月,为了从中国的基地里收集供国民政府使用的飞机,第14航空队的小股部队进驻这个基地。(艾伦·拉森摄)

高登汉姆上士正在拍摄杭州基地周边的乡村景象,他站立的平台是战争结束前几个月遭空袭局部损毁的一幢建筑的地板。(艾伦·拉森摄)

遭战争破坏的飞机修理库外停放着美军运输机和战斗机,建筑物上布满弹孔。(艾伦·拉森摄)

战争结束了,在中国的美国士兵欣喜地穿上干净的夹克,戴上白色的围巾,摆出姿势照相。(艾伦·拉森摄)

艾伦与一名民国空军技师在一架缴获后被翻新的日军战机上。(威廉·迪柏摄)

中国军队在杭州基地附近进行训练。(艾伦·拉森摄)

手拿野鸡的美军士兵(威廉·迪柏摄)

美军在杭州的军旅生活稍许轻松一点,我们住在曾经是仓库的建筑内。当地的百姓为美军提供一些基本的服务,如这个年轻女孩正在军营附近帮艾伦运送一袋要洗的衣服。(威廉·迪柏摄)

在田间歇息吃饭的农民一家人。杭州地区的乡村引起我和几个战友的极大兴趣。在机场附近田野里耕作是当地的主要活动,1945年秋天温和的天气最益于各种农场的好收成。农民们及其家人打着手势友好地接待我们,并且乐意让我们拍照。(艾伦·拉森摄)

杭州农家姑娘(艾伦·拉森摄)

扬谷(艾伦·拉森摄)

面带丰收喜悦的男孩(艾伦·拉森摄)

在花生堆里的男孩,背后是碉堡。(威廉·迪柏摄)

脱粒(威廉·迪柏摄)

晒谷(艾伦·拉森摄)

一位老妇人正在晒谷(艾伦·拉森摄)

看着金灿灿的稻谷,农妇喜不自禁(艾伦·拉森摄)

军营附近的当地百姓(威廉·迪柏摄)

路边的水牛(威廉·迪柏摄)

干农活的男孩(威廉·迪柏摄)

干农活的女孩(威廉·迪柏摄)

在杭州机场附近田间歇息的农夫(威廉·迪柏摄)

杭州街景(威廉·迪柏摄)

杭州街景(威廉·迪柏摄)

杭州街景(威廉·迪柏摄)

杭州街景(威廉·迪柏摄)

杭州街景(威廉·迪柏摄)

杭州街景(威廉·迪柏摄)

杭州街景(威廉·迪柏摄)

在西湖边洗衣的当地百姓(威廉·迪柏摄)

街上拉粪车的城市清洁工(威廉·迪柏摄)

杭州,急救站和医院的入口。大门两旁是碉堡。(威廉·迪柏摄)

杭州,运货的民工(威廉·迪柏摄)

杭州“太和园”会所(威廉·迪柏摄)

穿越田野和村庄的旅途也非常有趣,对大多数人来说,这是我们第一次在中国乘坐火车。在行进途中,我们看到仍然照常运作的日军基地,这着实让我们感到意外。此时距日本投降已经过去6周了。后来我们才知道,因为战争中占领这些地区的日军数量太多,短时间内中国军队还无法完全解除他们的武装。(威廉·迪柏摄)

杭州火车站距离空军基地很近,1945年秋,我们有幸获得批准乘火车到几小时路程以外的上海去做一次旅行。我们饶有兴趣地与站台上卖水果的妇女讲价,好买一些在路上吃。(艾伦·拉森摄)

杭州营区里美军士兵和中国女孩合影(威廉·迪柏摄)

拍摄背景:1944年9月1日,艾伦拉森随第35照相侦查中队从印度来到同盟国中华民国,他得知中队被派往第14航空队——由陈纳德将军领导的、赫赫有名的“飞虎队”。一抵达昆明空军基地,艾伦就和他的一位战友一块儿到飞机跑道上,他们站在一架鼻翼上绘着鲨鱼图案的P40战斗机旁相互拍照,那是多么令人兴奋的时刻啊!(约翰·弗洛曼摄)

拥有六道门的昆明古城墙,建于公元8世纪。这是在其中一道城门外拍摄的集市场景。(艾伦·拉森摄)

第14航空队和负责美军住宿的人员安在离昆明空军基地几英里外的地方搭建的休息营地。这里有一个美丽的湖泊,可以钓鱼、游泳和享用美食。许多到此营地休假的军人来自前线的前进基地。艾伦在此短暂停留期间,有几个飞行员也在那里。(艾伦·拉森摄)

手捧蚕茧的男孩(威廉·迪柏摄)

戴首饰的中国女孩(威廉·迪柏摄)

昆明城内的中国阿姨和孩子(威廉·迪柏摄)

修筑昆明机场跑道的军民(威廉·迪柏摄)

昆明的中国男孩(威廉·迪柏摄)

昆明护国门,铁饰大门前的街景(威廉·迪柏摄)

昆明护城河边(威廉·迪柏摄)

如同世界许多其他城市一样,时事新闻、历史事件及涉及到的人物,都是这里市民们广泛关注的话题。我们很高兴有几回和昆明的百姓一起观看昆明市区一栋大楼墙上张贴的许多五颜六色的海报和新闻(虽然我们并不会阅读)。这让艾伦回想起年幼时在美国波士顿市站在一群人中观看波士顿环球报大厦告示牌上用粉笔写的新闻的兴奋心情……(艾伦·拉森)

可爱的中国女孩(艾伦·拉森)

美军营房外,晾晒的衣服和休息的士兵(威廉·迪柏摄)

发送木材、石料及其它货物的商业活动位于城市附近的一条狭窄的水道上。看到岸边那些堆积如山的木材和那里正从小船上搬运巨石的劳工们,谁都会对他们的力量和敏捷身手产生深刻的印象。(艾伦·拉森摄)

划船的姑娘(艾伦·拉森摄)

飞虎队总部“虎穴”外景(威廉·迪柏摄)

滇池是昆明最重要的游览地,对当地居民和美国士兵的生活、工作和娱乐都有重要的影响,它是游泳、潜水和划船的最佳场所,大观园是其主要的景点,园内有壮观的大观楼,一座保存完好的木质宝塔,点缀了滇池的湖岸。(艾伦·拉森摄)

赶马车的农夫(威廉·迪柏摄)

滇池小船提供了舒适的公园水上游览。不少小船上高耸的船帆有点破旧了,但它们却是沿湖游览必不可少的工具。相当一部分小船还被船夫们当作自己的家,其舱身在船的中部,顶上是由竹子和芦苇交织的弓形蓬顶。(艾伦·拉森摄)

昆明城门街景。城门上有“还我河山”的标语。(威廉·迪柏摄)

路边制作香烟是小贩(威廉·迪柏摄)

运河上装运稻草的小船(威廉·迪柏摄)

湖边景色(威廉·迪柏摄)

昆明的水上交通(威廉·迪柏摄)

昆明石牌坊后的居民区(威廉·迪柏摄)

村民正在耕种田地。靠近我们基地驻扎宿营地区有一座很大的村庄,那里有许多机会拍摄村里的人们从事各项活动,如插秧、洗衣服、照顾孩子等场景。(艾伦·拉森摄)

1944年11月间,在昆明的某家商店门口有一座用色彩鲜艳、用纸花装饰起来的大花轿子。由几个壮汉抬着去举行婚礼。(威廉·迪柏摄)

洗衣的妇女(艾伦·拉森摄)

在滇池附近的公园里,餐饮店和小贩比比皆是。他们在自家小屋里营业,在诱人的美食旁放着黑板,上面是用粉笔写的菜单。(艾伦·拉森摄)

路边小贩在兜售自制的笛子(威廉·迪柏摄)

昆明城墙上的抗日海报和标语(威廉·迪柏摄)

遇到昆明的“滇缅公路”街道景象(威廉·迪柏摄)

昆明乡村景色(威廉·迪柏摄)

头发式样时尚的昆明男子在品尝美食(威廉·迪柏摄)

基地附近村庄,中国军人走在田埂上。

昆明汇康百货商店(威廉·迪柏摄)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搜狐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网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