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毛泽东爱杨开慧?看看他一生对多少女人下手

果然席间毛基本上就只伴着含之“了解情况”谈笑风生,得知她英语水平还不错,立即要求章做他的“英语老师”,而且当场就肉麻地喊出了“章老师”。别说当时中南海毛已有英语教师林克,日夜陪伴毛的私人保健医生李志绥就生长在澳洲,他们的英语水平都比章要高得多,还需要这个美女老师是为了学英语吗?

当年李德在延安时,曾见证了中共领袖毛泽东与夫人贺子珍的一场争吵。这又是怎么回事呢?1937年1月,美国女作家史沫特莱以德国《法兰克福日报》记者的身份来到延安。为其充当秘书兼翻译的是位美貌的中国女子,叫吴光伟又名吴莉莉。图为延安第一美人吴光伟。毛泽东与史沫特莱和吴光伟的亲密往来,终于引发了夫人贺子珍的强烈反应。一次,毛与史、吴二人在窑洞里亲热交谈时,贺子珍忽然闯进来,并与吴光伟发生了肢体冲突(资料图)


上篇《引子》说到我发现毛泽东是一个极度自私的人,从没爱过任何人,本篇开始来说说有哪些具体事实。

毛与杨开慧(以下简称杨)的爱情故事,在我们这代人中间极其熟悉,毛当政时各种媒介的广为宣传,“惊天地泣鬼神”的革命爱情无人不晓,以至于江青酸溜溜地说“她是娇杨我是什么”?但这爱情故事里面,究竟有多少是真实内容?实际是不是那么回事?还请各位看官看过我举出的一些基本事实后再做判断。

毛与杨相识到结婚之间有七八年之久,在过去盛行早婚早恋的年代为什么没尽快结婚?尤其是毛作为又高又帅的有为青年,甚至为杨从湖南追到北京。随后杨的父亲在北京去世,杨家因此只好回到湖南。毛杨又到湖南再次相聚,直至毛为杨写出那首著名的颇具才情的情诗,表明自己被杨拒绝痛苦万状夜不能寐之前,杨一直没有与毛像一对恋人那样卿卿我我,委身与他。那么这么长时期没有明确关系更没有结婚,可见杨一直在犹豫着什么。

同样,毛一生中女朋友有不少,尤其是后来权势熏天,身边女人要多少可有多少,不知大家发现没有?这其中却没有一位大家闺秀即家庭出生非常好的名门望族的女孩和他长久一起。呵呵,别误会,毛实际对漂亮的女人更有异乎寻常的兴趣,甚至在世界外交史上是著名的色棍。我可没胡说,比如尼泊尔新婚王后、选美出身的菲律宾总统夫人等全都是有记录的,这里就不具体说明了,免得污了各位的眼。实在想知道具体情况的,可上网搜搜,有文字有照片。

当年在中国人民抗日行动最为紧张的关键年代,毛用其特殊手段让四周全被日本鬼子占领的延安反而成了中日战争中的偏安一隅。一日闲极无聊,毛与他称为“文小姐武将军”的丁玲玩起册封后宫的游戏,即丁玲记录女子名字毛用金口御封某某嫔妃。据丁玲亲口说,当时因毛的手下美女不足三宫六院七十二妃之数,毛让丁新加上的女人名字她不认识,问她是谁?毛答这是延安的当地的农村的一个富农的家的儿子的新媳妇(抱歉这句话弯拐得有点大),丁后来了解到果然是个美女。不仅如此,还有毛在延安窑洞前色眯眯斜眼瞟美女的照片佐证。

若是有才华的姑娘还长得非常美丽,那毛肯定是不遗余力不罢不休了。请先别急着喷,且看我举一例。我的同龄人都知道文革中有个女人也十分有名,广播电台里面时常提起。尤其是作为男人更是知道,其当时可是北京乃至全国的名媛之首,她的美貌就是放在现在与顶尖明星相比也毫不逊色,而且更富有自然美。对了,她就是章含之。

既然我不可能为毛与章单写一篇,就借用这讲一点他们的故事,仅证明毛并不是不喜欢生长在良好家庭的美女。反而实际是毛非常喜爱美丽的才女,但反过来倒是这样的女子因其特别的原因无法忍受在他身边长久。

那还是1963年,毛利用自己过生日的由头,以宴请湖南老乡的名目(当时在京的湖南人不知有多少),专门请来章士钊等四人。奇怪的是,请柬上特别注明不许带夫人却可以带一名子女。各位听说过有这么请客的么?当然能赴圣上御宴,谁会不识抬举?最清楚旧时规矩的毛提出如此莫名其妙的要求,是不是已经打听清楚了章家只有一位艳名远播的女儿在京,才作出如此蹊跷的宴请?

章含之

果然席间毛基本上就只伴着含之“了解情况”谈笑风生,得知她英语水平还不错,立即要求章做他的“英语老师”,而且当场就肉麻地喊出了“章老师”。别说当时中南海毛已有英语教师林克,日夜陪伴毛的私人保健医生李志绥就生长在澳洲,他们的英语水平都比章要高得多,还需要这个美女老师是为了学英语吗?

而且偏在席间毛又记起了当年章士钊送给他两万个大洋的事情,而且不容分说那是一定要归还。关于还钱这件事情毛掌控的喉舌曾绞尽脑汁做过说明,说成是“民主合作”、“道德感恩”等等。但不论怎么解释,却无法掩盖这么几个基本事实。

首先这笔巨款不是章老个人对毛的捐赠只是请他帮忙转交,章老在送钱时以及毛要还钱时都一再声明,这笔资金是他代表当时政府资助有为青年留学法国的生活补助。因此毛就是要还钱自然也不该还给章家,感恩对象当然也不该是章老。

其次既然是政府资金,肯定必须专款专用,不得挪作其他,否则就是挪用公款,何况章老当年只是委托毛将这笔款项代为转交给留法人员。可当时真正留法的周恩来、陈毅、邓小平等留法同学都纷纷声明,从没有收到过这笔款项的一分一毫。而毛自己对章老的解释是一部分给了留法学生,一部分用于井冈山革命。别说这说法根本无法查证,就算是真的,你这转交者能自行决定怎么分配使用吗?想想当时毛已经陆续有了三个儿子,不仅夫妻双双没有工作(仅毛曾断续主事过清水塘小学),双方家庭这时对他们也无法提供任何生活来源,显然当今社会上的传言远比他自己的解释更加确切可靠。

第三就算这笔政府资金毛一定要还给章老个人,按全世界借钱还钱的规矩,首先是有条件就该尽快还。毛与章老在此前三十多年间不知有多少次相见,尤其是毛登基后也有了整整十四年之久,怎么却连提都没提起过?偏偏今天想起来了,还必须一定要还?

再说借钱还钱还有一条规矩是,除非实在无能为力,能一次还的就必须一次还清。可毛不问“债主”意见,自己偏要分个几十期来归还,使得这笔还款每月一次用了几年之久。他这究竟是为了还钱,还是为了还钱的时间和次数即这个过程?

也不知道毛费尽心机的这笔投资最终是否获得预期收益,好在即便是那时,全国人民绝大多数毫无一分存款的年代,毛仅靠收稿费的名目也已经聚财达上千万,因此这么点小钱对他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丢了无所谓可惜,若获得了对他来说那就是刨到了宝呗。

但显然这么有违常理的还钱法不能不让人生疑,为此毛当场对章老等人来了段慷慨激昂感人肺腑的知恩报恩的演讲,具体内容我就不拿来“献丑”了,有兴趣者可上官媒看。不过我要问的是:毛是个感恩图报的人吗?

毛从一个毫无背景的农村青年,到大国之君,其经历过程中不知要遇到多少危难,不知有多少人在关键时刻给过他救助,甚至只要缺少了其中某一个人某一事,恐怕历史就会要改写。但他为此真心感恩报恩的有过哪一位?

这里受篇幅所限,我只举一个毛也曾被人索取报恩的让人哭笑不得的故事以飨读者。

曾当过卫生部副部长的傅连暲,早在1927年南昌暴动后就救治过许多红军,后来又跟随朱毛的队伍上了井冈山,是红军中央医院院长,几十年间一直陪伴毛,因此有三次救了毛的性命之多。

尤其是1934年9月底,正受排挤的毛在江西于都得了急病,高烧到了四十一度,生命垂危。在井冈山的傅连暲听到毛病重,顾不上白天的劳累立即连夜赶路,用了一天一夜的时间才赶到,终于把毛从死神边救回。甚至后来在井冈山和延安,毛的两任妻子所生的孩子也全是傅亲自接生的。

傅不仅在医疗上为毛呕心沥血的服务,在政治上也对毛无比忠心。据说毛的强劲对手党的高级领导人王明的性命就是他奉毛之命用药给害了(这种绝密我可没资格肯定,有兴趣自己上网搜);傅了解到过去私交一直很好的林彪吸毒(林还送过一匹名马给他),不顾林当面请其帮忙掩盖的请求,明确表示可以不跟别人说,但无论如何不能也不敢瞒着毛。这个批林时下发的中央文件中都有专门段落叙述林吸毒的罪状,就是源于他坚持把林吸毒的秘密报告了毛。因此按过去的说法,他对毛那可是“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哇。

可傅有个毛病,就是与其他玩弄政治的高手相比,脑筋不够灵活,医术也不能顶尖,因此毛有了李志绥医生后就不要他待在中南海了。但当时毛要手下人效忠,明面上也肯定不会亏待跟随自己的人,我们过来人都知道,那年头老红军老革命的地位可不得了。所以给了他一个卫生部副部长的闲差,而且按军队中将待遇,生活是非常优裕的。

这人却感到自己受了冷落,与人交往时总大肆吹嘘自己的革命生涯和光辉事迹,这也没什么大不了。关键是他时刻忘不了为毛看病等等为毛付出的事,总是时时提起救毛性命的“丰功伟绩”,不消说自然也是以毛的救命恩人自居。

可毛这时是什么人?他甚至想把自己塑造成神让人崇拜,比如文革中所有的电影开场必须放的新闻纪录片新闻简报,部部都有毛出场的新闻,解说都少不了“神采奕奕”这些词。你这些陈谷子烂芝麻说说别人可以,扯到毛身上,跟普通凡人一样有病有痛,这些非高大上的话语传到他耳朵里,他心里舒服么?尤其混账的是,毛这时是至高无上的,你却自视是他的救命恩人,感觉比他老人家还要高上一等,甚至还流露出现在的待遇地位有些对你不起的意思?

所以文革一来,毛要所有干部必须人人过关,傅毫无疑问就被打倒,抄家、批斗、暴揍,头被打破流血,肋骨也被打断。

说到人人过关,实际就是因为大饥荒造成的巨大灾难和损失引起党内外严重不满,毛只得让位给刘少奇主持中央工作以平息众怒。这本是他的权宜之计,还以为自己离开后情况只会越来越糟,最后还得请他回来主持才行。可一众中央和地方的领导干部却基本全都继续工作,工农业建设和人民生活反而比他直接干预时好得多。

失去面子的他自然十分恼怒,认为这些人全都投靠了新主子,凡是当时继续进行维持日常工作的,这期间没有主动对他表示效忠的,毋庸置疑全都是刘少奇“资产阶级司令部”的人,因此必须人人过关,这也是上篇提到全国的党委书记基本没一个是好人必须全部打倒批斗的原因。

傅当然清楚只要毛一句话,自己就可解放,赶紧给毛写求救信。已经到了这个生死攸关的关键时刻,凭其贴身跟毛几十年,若是对毛的为人有所了解,赶紧表态自己糊涂有罪(这么一说,过去毛冷落你现在惩治你都给他一个台阶下。至于什么地方糊涂什么地方有罪反正你也不清楚就不必写那么具体嘛),但无限忠于您老人家,今后痛改前非,一切为了毛主席,继续革命永不变心!再加上坚决打到刘少奇之类应景且脱离跟刘关系的话。只要有这么几句,凭其资历,更重要的是,毛正在用人之际,有傅这样的人出来抬轿子吹喇叭,那效果比自己发表几条最新指示还管用,傅的政治生命和自然生命都可以保住了。

可惜的是,都这会了,这人脑瓜还是不开窍。信中先报告自己当前的境况,然后写到:“我跟随你几十年,你是最了解我的。几十年来我有什么错误,从来没有人跟我谈过,现在突如其来地说我是三反分子、反革命,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实在弄不明白。就算我样样事都做错了,那么1934年你在于都病危时,我挽救了你生命,总是对的吧?希望你现在也能救我一命。”

这本是多么无奈且催人泪下的信啊,所提出的又仅是多么简薄的希望,多么可怜的请求!

可在毛看来,他这不仅是在为己表功,甚至是在抱怨质问。因此在回复傅的救命信的批示上,虽然有“应予以保护”字样,也就成了似乎、可能的可办可不办的疑问句。却又明确地批判傅,回怼道:“对自己的一生,要有分析,不要只见优点,不见缺点”

如此一来,这圣意抵达,对傅的关押立即升级,由过去红卫兵和革命群众看管变成投入秦城监狱,随即遭到了无休止的审讯逼供。年老体弱多病的他在被残酷殴打逼问的同时,只有凉窝窝头和萝卜白菜,日夜摧残虐待下,没多久傅即含恨离世。他死时手上还戴着沉重的手铐,两腕部及肘部表皮磨破脱落,结着黑紫色的血疤。其遗体当天便被火化,半点尸骨都没有留在世上。他革命一生也为毛服务一辈子,结果其火化登记表上甚至连个姓名都没有,只有一个囚犯的代码。

因此故事说回来,感恩、感恩,自古以来功高莫过救驾,挽救过毛生命好几次的傅连暲还只落得个如此下场,章老这位党外人士的人对毛的恩情难道能比伴毛几十年为其勤勤恳恳呕心沥血的傅还大?毛这还钱还是送钱真的是为了感恩?

但不管怎样,自此,毛以喊“章老师”的名目介入了章的生活。至于“学英文”,别说当年毛还是小年轻时英文就一直考试不及格,这会都七十岁老头了,记的还没忘的多,请大家包括他自己就都别再提这茬了。

毛、章建立了直接联系后,毛就多次要章与她丈夫离婚。据章撰写并公开发行的回忆录《跨过厚厚的大红门》里记载:一天,毛当着周恩来、廖承志以及外交部一帮高官的面,对她认真地说:“我的老师啊,我说你没出息是你好面子,自己不解放自己!你的男人已经同别人好了,你为什么不离婚?你为什么怕别人知道?那婚姻已经吹掉了,你为什么不解放自己?”

直接显示权威干预章的个人生活到了这种地步,其为了什么?在那一句顶一万句的年代,这两口子的事自然不可能还有什么其他结局。据章说,甚至办理离婚手续都受到官方的特殊照顾,明显有人打了招呼。就在办完离婚手续当天,据章记录“就在这同一天深夜,实际是第二天凌晨,急促的门铃声把我惊醒。毛主席也听到了我办完离婚手续的消息,派人送来了一筐红苹果,是金日成首相送给毛主席的。来人说主席祝贺我自己解放自己了。”

请想想这之前不久,毛送了几个芒果给当时的工人宣传队,结果全中国那个嗨奋,人人都要迎接瞻仰“圣果”。可那时的中国人基本都没尝过芒果,因此传说这果是八年一开花,八年一结果。若不是这送苹果的动机不便示人,章当时公开宣杨出去,吃了这筐苹果的岂不是要成仙升天么?

可惜的是,还是基于我认为的章的良好家庭环境的背景因素,毛虽花费了巨大精力,软硬兼施威逼利诱终于让章成了单身,却并没有如愿以偿实现其最终“阳谋”,反而让外交部长乔老爷(冠华)捡了一个现成的便宜,因为结果是——章、乔恋爱了。

正在毛挖空心思日夜纠缠(比如上面的“凌晨”)的当儿,在恋爱还属于资产阶级生活受到大肆批判的文革期间,章这么急切新处对象且马上对外公开这实际是个人隐私的此举,想必只有一个目的和解释,就是为了故意告诉毛:她不愿意!

当然一直费尽心机紧盯着她的毛得知章、乔竟然走到一起了后,“很失望和生气”,立即派人来“向我(章)发出警告:说毛主席鼓励我、祝贺我解放自己,是希望我此后能为他好好工作,没有让我马上跳上乔老爷的船和他谈情说爱,同他结婚。”

这么狗血的剧情!若不是章这个当事人自己披露的,谁会相信世界上竟有如此无耻恶心的嘴脸。结果毛得知章仍未所动后,眼看自己垂涎的花将落乔家,继续努力想方设法。“冠华就带着迷茫的神色对我说:‘主席昨晚指示,我们要培养女外交家,女大使。他点名说他的章老师可以出任第一位中国的女大使,可以派到加拿大这些英语国家’。”

但若如此,章与乔“三年五载我们将长期分离,而冠华那年已是整六十岁了”。章当然知道毛的真实用意,她过去从未做过外交工作(仅当过翻译),更没有驻外经历。一上来就派驻加拿大这种大国当代表我们国家的特命全权外交大使,那不正是开国际玩笑吗?这无非是毛在显示权威施压,故意拆散他俩要他们感到害怕而分开。

但没料到的是,章已铁心不愿满足毛的意愿了(能公开发表的回忆录自然不敢直接这么说),拼着抗旨不尊也不离开乔。“冠华默默地看着我,取下眼镜,要擦眼中滚动的泪水。我接过他的手帕,替他擦干泪水,我说:‘你不是说为了这份爱,你可以不当这个部长,这都是身外之物吗?既然你说服了我,我也可以不当这女大使’。”

毛见此计仍然不成,竟然气急败坏完全不顾廉耻,不惜当众对章喊出“你不听我的话,你心里没有我!”这样肉麻的话来,哪里还有半点“伟大领袖”无上崇高的味道?倒成了言情剧里七十多岁的“小鲜肉”,至此可见毛对她已是不顾一切孤注一掷了。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来稿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