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存照 > 正文

林忌:借大妈舞杀街的阳谋

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一幕,就是2013年8月的“林老师事件”,即青关会不断狙击法轮功的活动,派人在法轮功的街站破坏,而警方虽然到场,却对其恶行有如视而不见,其设立的封锁线不但没有制止暴力,反似针对法轮功,因而引起在场人士的争议,当中一位指骂责备警方行为的林老师,事后被亲共网民“起底”,指实为一间小学的教师,然后亲共政团、警察协会以至教育局,都对这位休班老师的言行秋后算帐,甚至派人前往该老师任教的小学“示威”去骚扰,以“教坏细路”为名,去行真正的骚扰小朋友之实。

旺角行人专用区在香港推行了18年,自推行不久后,变成为法轮功与不少民主政治团体演讲的地方,为少数可以接触市民特别是年轻人的地方,因而受到亲共政团的针对,建议减少其开放时间,甚至取消其地位;2012年自梁振英成为特首之后,同期出现不少亲共政治团体,包括专门针对法轮功的“青关会”,一如台湾的“爱国同心会”,常派人冲击中共所仇视者的活动与集会。

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一幕,就是2013年8月的“林老师事件”,即青关会不断狙击法轮功的活动,派人在法轮功的街站破坏,而警方虽然到场,却对其恶行有如视而不见,其设立的封锁线不但没有制止暴力,反似针对法轮功,因而引起在场人士的争议,当中一位指骂责备警方行为的林老师,事后被亲共网民“起底”,指实为一间小学的教师,然后亲共政团、警察协会以至教育局,都对这位休班老师的言行秋后算帐,甚至派人前往该老师任教的小学“示威”去骚扰,以“教坏细路”为名,去行真正的骚扰小朋友之实。这件事说明的,是中共为赶走法轮功等,早对旺角行人专用区看不顺眼,在法律上无法制止集会时,就先派人到场捣乱,令场面失控,以制造口实,达至后续目的。

自2014年雨伞运动在旺角被清场后,愈来愈多的“大妈舞”团体就落户旺角行人专用区,慢慢发展成为扰民独霸;结果行人专用区的表演者“劣币驱逐良币”,令多数留下的属低俗的大妈舞,观赏者由青少年变中老年人;偶有高质表演的街头艺人表演者来港,如来自日本的Mr. Wally,则却被警方无理驱赶,竟对当事人说“非港人不许演出”,事后又否认;然而当市民质问为何部份“大妈舞者”非港人时,警方却双重标准,从来不对这些大妈执法,事件引起广泛报导。

2015年一些本土派组织,发起“反大妈唱蝗团”行动,向大妈舞团体抗议,而反过来那些亲共组织却到场支持大妈,最终双方冲突,两位本土派被捕,警方则护送到场打人的亲共人士离开。从这些例子都清楚可见,就是政府放任大妈舞扰民,而其他合理使用专用区者,则常受到亲共人士“踩场”,又或者警方的无理骚扰。

最突然的一幕,终于在上星期到来;2018年5月24日,由亲政府政党全面主导的油尖旺区议会,竟一面倒通过取消旺角行人专用区的建议;大妈舞在行人专用区扰民,歌声超过标准,政府长期不执法;有人去反大妈,亲政府人士派员支援大妈;然而主张杀专用区,令大妈从此绝迹于这区的,又是亲政府的政党,这种先以大妈舞进驻“揽炒”,然后令该区变得神憎鬼厌,最后令民意支持杀区的做法,就是中共借此减少公共活动空间,以至令政党与反中共团体无法接触市民的阳谋;一如当年国共内战,共军把俘虏、老弱妇孺驱赶在军队的前面,国军应不应该开枪?开枪,一如“反大妈”的本土派,成为众矢之的;包容大妈,变成那些包容扰民嘈音的左翼人士,变得同样神憎鬼厌。结果香港最多人流的行人专用区,就在中共的杀街阳谋之下,即将成为历史。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自由亚洲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