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董璇哭了:精液里验出高云翔DNA 真凉了

天上午,备受华人关注的,“高云翔性侵案”,再次在新州高等法院开庭审理。

上午9点40左右,董璇身穿一袭墨绿大衣抵达法院,神情严肃全程不语。

此外,一同与董璇出现在法院外的,还有高云翔的母亲。

从法庭公告显示,本次庭审被安排在新州高等法院11A庭,负责此案的法官是Lucy McCallum。

高云翔排第7个,王晶的保释申请听证将于7月初进行。

但随后,在高云翔律师的要求下,该案的保释听证临时推迟到今天中午12点后进行。

事实证据被推翻一切都是一厢情愿?

据悉,法院已经收到一条新的15分钟视频录像证据。中午12点半左右,身穿绿色囚衣的高云翔,以视讯的方式出席法庭上。

而另一边,董璇则是怀抱着女儿坐在旁听席。女儿被抱进法庭看见视频里的高云翔,激动的说:“爸爸在电视里。”不过没过多久,女儿就被抱了出去。

法庭上,一位名叫Yu Yan的证人出庭作证。他表示,事发当晚他看到受害者,也就是本案的女原告与被告人王晶。

在KTV点歌台旁激吻!时间长达3-5分钟!不止一次!

而且这期间,王晶数度搂着女原告的腰,更重要的是,受害女子并没有抗拒!也没有拒绝王晶的索吻!而后王晶搂着受害女子,像另一名同行女子说,“我们上去了。”

同时,高云翔的律师向法官提供了视频证据,视频中的第52秒和第1分57秒都能清楚地看到,

王晶和受害女子的画面高云翔律师认为,“由此可见,其行为与证言相冲突,受害女子所谓的“被胁迫”并不属实。”他希望法院能重新考量受害女子证词的可信度。

不过,法院对于高云翔律师提出的“事发当时,高有可能不在场”这一说辞,也提出了质疑。

据其他媒体报道,法官在调查中发现,他们在房间枕头套上,验出了高云翔的精液;在房间内的血迹中,也检验出了高云翔的DNA!

以及在酒店过道的CCTV中也显示,事发当晚高云翔曾进入过房间,并在在房间里,待了36分钟才出来的;

抵押房产为他担保一家将要移民澳洲

目前关于性侵一案是否属实,法院尚未作出判决。但除了上面提到的证人之外,高云翔律师还准备了两位证人,

为高云翔做保释担保。第一个证人名为Lina Fu,她称自己是从2008年起在澳洲生活,她认识高云翔,此人同时也是董璇的好友。

在高被捕后,她表示董璇曾打电话给她,商讨高云翔保释的事。鉴于她和董璇是关系非常好的朋友,他愿意抵押价值120万澳币的房产,为高云翔提供保释担保。

而另一名证人Bin Luo表示,她在2009年起在澳洲生活,她曾是高在上戏读书时的同学。她在与丈夫商量过后,愿意提供一张20万澳币的支票,为高云翔保释。

如果有必要的话,她也愿意抵押房产,因为她表示,“高是我同学,我很相信他的为人”。

同时高云翔的律师也向法官证明,“董璇以及女儿,还有高妈妈,都愿意搬到澳洲来住,就住在chatswood。”高的律师希望以此向法官保证,即使高被保释,他也不是逃跑的。

截止至庭审结束,法院仍未对高的保释申请,做出最后决定。据了解,6月28日高云翔的保释听证会,以及7月5日王晶的保释听证会,

对于高、王二人而言,至关重要!

因为这两场保释听证会将决定二人可以被保释出狱,还是需要继续待在监狱中直至此案宣判。

在澳洲性侵强奸是重罪

在澳洲,性侵、强奸是重罪,首先将由中央地方法庭进行案件程序管理以及保释申请。就算保释成功,也需要等待当地等候判决,不可以离开当地。

如果保释失败,就需要留在监狱等候。不过依旧可以提出保释上诉。

据苹果日报报导,AHL法律首席律师沈寒冰向外界揭密了澳洲监狱阶层,指性侵犯在狱中生活悽惨,“肛门没愈合过”,令外界担心高云翔的处境。

沈寒冰揭密监狱里的潜规则,他说监狱是个小社会,并依照犯人的犯罪级别及本身身体强壮程度,来决定犯人在这小社会中的阶层。若牢中有4个人,分别为小偷、性侵幼童犯、连环杀手与强奸犯,在排除身体强壮因素,只有连环杀手能住单人牢房,“幼童的性侵犯是在这个犯罪的最底层。”

报导还指出,沈寒冰透露,美国监狱曾有位幼童性侵犯,进监狱后“他的肛门就没有愈合过”,几次想要自杀都不让他死。在监狱食物链中,性侵犯是处于最底端的,会受到其他狱友的歧视与欺凌。

沈寒冰称,高云翔罪的级别还不到单人牢房的程度,网友担心表示,“太可怕了,语言不通就不知道遭受多少罪!

在国内娱乐圈你可以仗着自己有名有气,可以霸王硬上弓,在国外行不通。

如今铁证如山,这次高云翔大牢是坐定了,恐怕董璇是要哭了!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时方 来源:华人生活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国际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