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动态 > 正文

中国高考改革 越改越糟糕

本月初800万名大陆新生升读大学,他们是第一批本世纪出生的大学生,今后在各自的人生以及为国家能够发挥的作用,前途无可限量。然而,决定谁能够入读大学的高考制度,则会影响国家培养人才的计划,并且彰显社会公平和公义,目前公布的改革方案,将会扩大教育资源的"贫富悬殊"差距,落后地区的孩子,升读大学的机会将会降低。

今年在校大学生人数达到3700万,成为世界之最,相比中共建政时入学率只有0.26%,以至改革开放之初的1.55%,现在已经达到将近五成。这是国家财政能力不断提升的表现,也是重视教育的佐证,然而,学额增多与入学率提高,未必代表高考制度公平。过去莘莘学子要过"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高考,通过筛选才能升读大学,而今还是要通过高考来决定他们能够入读质量参差极大的不同的大学。

打破一试定终身

不公平差距扩大

高考有两大职能,汰弱留强以及排列考生成绩高低,淘汰考生的功能减弱,所以需要改革,此外,社会形态由农业社会发展到工业社会,而今逐步进入信息社会,所要求的人才特质也不一样,培养人才的方式也需要转变。为了打破文理分科可能禁锢学生思维的弊端,高考改革将会变为3+3模式,即语文、数学和英语3科必考,其余3科任意选择;为了打破一试定终身的弊端,将采取某些科目可以一年举行两次考试供学生选择,以及增加大学自主招生的额度和更多注重平常成绩。这些从表面上看来,都是十分好的做法,但把它放在中国现实的角度看,则未必是公平公正的做法,甚至会扩大原来已经不公平的差距。

过去高考考生要考七八个科目,增加难度是为淘汰学习能力跟不上的学生,而今改为3科自选,不但降低了难度,还增加了选择的自由,而且符合现今社会对综合素质的人才需求,可是,增加应考科目的选择,意味着学校要增加老师数量和教室数量。全国不同省份的资源有天壤之别,由于教育经费分别由中央与地方政府配套提供,财政能力差的地方,不但无法提供标准的拨款,更遑论增加资源?湖南耒阳最近发生家长集体上访事件而造成的冲突,即是一例。2017年耒阳的教育经费占政府开支的2.36%,今年政府预算收入减少14.72%,也就无法保持去年的水平,更可能要削减,而教育部要求一个班级的人数不能过多,超出的部分被分流到质量更差的学校甚至是私校,家长"闹事",也就情有可原。

高考改革增加选科自由,要求学校增加老师与设备,北京上海等大城市,或者东部沿海省份经济实力强的地方,当然有可能应对,西部省份和落后地区,教育经费原来已经不足,何来增加?新的改革措施要求英语科不但要考笔试,还要考听力和口语,更是造成不公平竞争的机制。目前英语教师数量奇缺,而且分佈不均,北京的学校不但有足够的合资格教师,还有外教,高考增加听力和口语,学生应付游刃有余。而落后地区的情况,一般是小学三年级才开始学英语,初中和高中的英语教师即使有,无论数量和资格都不足,学生要跟北京上海的比并,这样的英语高考,无疑是一场大卫与歌利亚的决斗。

教育资源"贫富悬殊"

落后地区雪上加霜

大学自主招生可以强化大学的办学个性,找准适当的考生,但这样一来,对农村和偏远地区的考生不利,他们可以通过刻苦用功鲤跃龙门,但要他们在谈吐举止和识见上跟北京上海的学生一较高下,显然是会输蚀的。今年北京大学的新生中,来自西部地区的只有23%,这还是在国家有政策倾斜的情况才能做到,今后的高考改革,来自教育资源匮乏地区的考生,势必进一步下降。

全国不同省份教育资源的"贫富悬殊",导致教师都不愿意到三四线城市任教,农村更加糟糕,在原来已经不足的情况下,还会被各级别的城市,层层抽走人才,虽然中央政府以及一些重视教育的省份,会提供较为优厚的条件奖励,从全国招聘教师到偏远山区任教,但杯水车薪,根本改变不了现状。现在的高考改革,对中学和中学教师的要求分量加重,在原来就资源不均衡分配的情况下,发达的将会更发达,落后的将会更加落后,更难做到公平公正。

教育部正在推行一个"优质均衡"的目标,从中央财政直接拨款给贫困地区的学校,一时间大兴土木建体育场,买电脑设备,现在几乎已经做到每间学校都有多媒体的设施,有的三线城市学校还有3D打印机等等,硬件设备追上大城市,但在教师的资格和素质方面,跟大城市比还是望尘莫及,在这种情况下,推展全国统一的高考制度,无疑是使落后地区雪上加霜,从制度上对落后地区的剥削,伤害更大,多少硬件设施都弥补不了。资源分配的差异将会造成人才分佈的差异,对落后地区的考生,极不公平。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华 来源:明报社评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