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卢斯达:外交官之死——敌人的流言 自己人的处刑

五六年前我到过台北,在101大楼的广场也与传说中的“爱国同心会”不期而遇,当然还有那片腥红旗海。后来听说他们不时袭击在相近位置摆摊的法轮功,柯文哲上台,然后听到关于柯文哲政府是否刻意放任,不作清剿的讨论。

相å<div id=

³å›¾ç‰‡" src="//m1.aboluowang.com/uploadfile/2018/0916/20180916101725376.jpg" />

我可以想象“言论自由”这个理由一定会跑出来,然而“爱国同心会”自己也不尊重他人的言论自由;更严重的是,他们公开“促统”,据维基所载其主张是希望台湾接受“一国两制”,统一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之下。

台湾拥有全亚洲数一数二的言论自由,因为它有来自主权国家的力量。而“爱国同心会”只是用“言论自由”做掩护,去拆除其他人的“言论自由”。民主国家对人权和各种自由的保护,经常被人反过来不正当利用(exploit),作为动摇该国家的后门。

最近中东的卡塔尔半岛电视台,竟然对台湾生了兴趣,并制作了一个名为“台湾:间谍、谎言与两岸关系”的侦查报道,证据确凿揭露中国透过台商,间接豢养爱国同心会和统促党等统派组织,在台湾内部里应外合制造混乱和冲突。

这个系列报道的详细程度,已经是情报级,相较之下台湾的国安部门无疑是怠工已久。有评论指,这个事关重大的报道,并没有在台湾受到广泛引用,台湾社会对于国家遭到系统渗入,没有多大关注,表现非常麻痹。

尤其是中共在台湾布下了那么多传媒机构、文化人、作者、名嘴,他们日夜文攻兼使用经济做武吓之下,一般人的中国认识只能是扭曲的。

我所接触的台湾人,碰巧都是散发一种气质:温良恭俭让;我经常有一种感叹:他们人太好了,而太好的人总会被人占便宜。出了台北,在其他更加乡村的“地方”,这种感受就更深刻。天高海深,台湾地方又大,他们不容易感受大陆的人海战术和殖民政策。物价、楼价和其他因素加起来,就是过日子比较容易,说得不好听就是容易混混噩噩,对外面的事情无知觉,容易产生隔江犹唱后庭花的偏安悲剧。

也许很多声称对大政治没有兴趣,只在乎“社会进步”的无政治选民,认为日子再差,也差不过现在。之前台南有洪水,人仰马翻,有愤怒的“现场观众”打电话到论政节目,怒叫:“不如给大陆来管好了”;日本关西受暴风吹袭,机场关闭,中共制造了“中国派救援帮助中国公民”的假新闻,台湾岛内又是一阵“中国大陆很好,台湾不行”的讨论引导,后来才证实是假,因为桥已断了,没有国家可以做到什么。

台湾式良民是令人寒心的

但就是这种日积月累的印象灌输,令台湾人自己也产生“大陆很进步”的意识。甚至会有人认为,有一天给雷厉风行的中国政府管治,可以解决台湾岛内那些久治不解的问题。

但事实上差,可以更差。这些问香港人,或者经历过日治的台人就会晓得。政权转移、异族入主,往往只有唏嘘。网络上的台湾人喧闹不已,国民滞日、南部洪水,彷佛就是天下间最大的事。但真正的大事,例如卡塔尔半岛电视台的事情,每日摆在101的红旗海,就没那么多人关注。这其实是一个舆论工程,一种Social Engineering,令敌对国家的国民,不在乎大问题,每日就因为一些无关痛痒的小事自乱阵脚。

台湾式良民是令人寒心的,他们对危机的迟钝、对主权问题的无感,最终会在选票上反映。迟钝人执掌的民主制度,也应付不了急风劲雨。台湾也有“国际化焦虑”,认为岛内人不在乎外面发生什么事。但其实国际哪里每说到台湾,岛内人都会争相引用,但唯独是真正与台湾的生存发展有关的命题,就给稀释掉,接触不到岛内的大多数。

这当然是说美国全面进行围堵中共国,台湾要怎样站边的问题。那些负责带风向的人,令普遍人还以为中国是经济出路、未来是中国世纪、贸易问题只是川普这个神经汉捣乱的政治宣传,亦是同一套招式。

事实是不选择也是选择,选择不站边,便是站了另一边,在这个大变局中失去机会。蔡政府在外交上表现出的“老成持重”、谨小慎微,大概是受限于陈水扁时代的经验——当时中国和美国和鸣亲密,当然会事事节制着台湾。这种挫败心也就在内部延续到今天,使整个国家在外交问题上呈现未必再需要的自我捆绑。

在川普政府极具影响力的中国问题顾问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月前表示,台湾此时应采取主动,对“印太战略”提出积极、具体、开创性的想法,他说:“这是台湾的大机会”。

正面而言,美国是说有事可以跟台湾交易,但反过来说,就是放话给台湾听:你们究竟是不是想加入我们的联盟?

竟然还要中东电视台告诉我们

这是个一概而论而未必准确的印象:台湾是一只战舰,但大多数住客是纯朴保守的人民;他们生性自足和放心,对于外界和情报,有根深蒂固的冷漠;加上刻意的推波助澜,就有了今日的局面:岛内的官方放任着敌人和奸细,而他们的确切底细却要由一个中东电视台搜集出来。

关西机场旅客受暴风所困,中国使馆派人“强力救援”的假新闻,在台湾内部造成了庞大压力,最终中华民国驻大阪办事处处长苏启诚,在9月14日清晨,于官邸自杀身亡。人死了之后,带风向的还是继续扭尽六壬。但日本NHK报道,苏启诚有留下遗书,清楚表明“不堪外界严苛批评,感到痛苦”。

并不是说人死为大,不能批评。政府做得不好,人民绝对有批评的权利。但如果批评是基于假消息的网络批斗、滞日旅客巨婴式的伸手民粹、再加上不怀好意的“社会工程人员”煽风点火,就不会是公义和问责,而是显示整个台湾网络着了中国的道,中了埋伏。虽然不杀伯仁,伯仁却因他们而死。

其实大肆宣传“撤侨功绩”,以显示今日中国已经强大起来、国威远扬,是中共近年的国策,已经有几年了。正如中共政府曾经强烈加持的《战狼2》,也是宣传“中国护照好”,宣传国民走到哪里“背后都有一个强大祖国”。台湾人一见热屁股就贴上去,在假新闻的引导下,群起自贬,鞭鞑中华民国政府“撤侨不力”。

命是中国害死但执行的却是台湾

事件发展到有外交官含冤牺牲,从更深层次而言,是显示了台湾社会长期“着道”,病情不轻。各种政治宣传和舆论操作日以继夜放送,台湾人已习惯了把自己想象成百无一用,而把中国想象得比事实上强大。令人痛心的不只是人命伤亡,而是中国已经在各国制造出一股心理力场,令大量人口产生基于假新闻的极端心理自贬。命是中国害死,但执行的却是台湾自己人。

这种网络欺凌可以爆发,是因为很多人长期都被植入了“中国很捧捧,台湾在末落”的意识,一看到假新闻,就感到想法为现实所证,舆论就此燃烧起来。

中国共产党是靠宣传战和间术取得政权。“共产党万岁”的硬销是最下乘的,它最精锐的力量,在你我之间,使用的套路是“民主”、“言论自由”、“要政府问责”等等最伟光正的口号。

这套机器试图令你感到四面楚歌,总是主张大势已去、亦不会有盟友来支援。吊诡的是,言论自由的环境,反而成为宣传机器“支部建在连上”的助力;保护国民的人权思想,反成国家安全隐患。社会和网民是否需要检讨?国安机关是否需要改革?这是个很大的问题。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来源:上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