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分析:2019中共政策异动 就业和房市或生变

中共2019政府工作报告,对就业和房市的政策表述出现重大异动,或令形势本已严峻的中国就业和房地产市场再度生变,对中国民众造成不小的冲击。

中共“首创”宏观就业政策

中共2019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今年首次将就业优先政策置于宏观政策层面”,生造出一个“中共特色”的宏观政策工具——就业政策。

世界各国的宏观政策都只有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就业只是宏观政策的一种目标、而非调控工具。但中共在2019年独创性地将“就业优先”升格为宏观政策,一方面证明了中国经济并非市场经济,政府干预贯穿社会和经济各层面;另一方面,则凸显了中国就业形势的严峻。

在中国大陆,“就业”事关民众的生活稳定,进而关系到中国人对于政府贪腐、不公的忍耐度。因此,对于缺乏执政合法性、且以贪腐治党的中共而言,就业就是关系到执政安全的头等大事。去年7月起,中共就提出“六稳”方针,其中“稳就业”位居首位。

不过,美中贸易战和经济下滑使得中国的就业形势雪上加霜。2018年,贸易战压力下出口产业的不景气以及产业链外移,“国进民退”压迫下的民企萎缩,都直接导致大量人口失业。进入2019年,这一趋势正在加剧中。

在此背景下,中共被迫将就业升格为宏观政策。

开放户籍是暗手

不过,中共报告虽然提到要“丰富和灵活运用财政、货币、就业政策工具”,但并未说明就业政策如何作为工具,只是泛泛而谈地说,要做好高校毕业生、退役军人、农民工等重点群体就业工作,对招用贫困和失业人口的企业给予一定税费减免,以及发展职业教育等等。

但这些措施显然够不上“宏观政策”的资格,因此中共“就业政策”的关键点不在报告中,而是隐藏在其最近发布的新政策当中。

2月19日,国务院主办的《经济日报》发表文章《稳就业的政策优先序和实施原则》,其中提到城乡二元结构、户籍制度等有较大的政策变动空间,算是露出一丝口风。

2月21日,中共发改委公布《关于培育发展现代化都市圈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放开放宽除个别超大城市外的城市落户限制,加快消除城乡区域间户籍壁垒。

发改委的这个文件,点明了中共将就业作为宏观政策工具的关键点——户籍制度。

中国的户籍制度,是中共继承自前苏联的,用于控制中国民众的一种严苛手段。数十年来中国社会各界一直呼吁取消它,但被中共拒绝。

尽管近年来中国不少城市为了发展经济和房市,纷纷推出吸引人才的落户优惠政策,但中共仍未松口取消户籍。直到如今,在经济危机的压力下,中共首次考虑开放户籍。

可以预见在不久的未来,除了北上广深这4个超大城市外,中国各地应该会逐渐放开落户限制,或至少降低落户门槛。

不过,虽然中共打算将开放户籍作为就业政策工具,但鉴于中国经济发展乏力、且区域间差距增大,此举对整体中国就业到底会是刺激、还是打击,尚未可知。暂不提城镇的8.3亿常住人口,中国现有2.88亿农民工,一旦可以自由落户,分别会对人口流入地和流出地的社会经济和民众生活造成何种影响,实难预料。

虽然开放户籍并非是取消户籍,但中国民众终归能获得稍多一点的迁移、居住等基本生存权。从2017年底北京掀起“清理低端人口”风波,到如今中共欲放开户籍调控就业,不难看出,中共从未将中国民众视为享有基本人权和人格尊严的人,而只是将中国人当作可以榨取价值的一种资源和工具。这才是中共宏观就业政策的实质。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中共很可能不会一步到位地开放户籍,应该会视“全民监控系统”的推进程度而逐步放开。

因为户籍原本作为中共禁锢、监控民众的工具,能够被中共开放的前提,是中共使用了更有效的监控方式取代它。这也是户籍作为就业政策重点工具,却隐而不发的原因所在。

例如1月28日人社部发布一个《促进人才顺畅有序流动的意见》,提出要全面放开建制镇和小城市落户限制。其中,针对中国民众最关心的养老和医保、要如何改动以适应开放户籍,人社部的意见是“推广通过公安信息比对进行社会保险待遇资格认证模式”。

人社部这个提法意味着什么?说白了,就是中共打算将公安的全民监控,与老百姓的养老医保捆绑起来,借着开放户籍的名头,在全国范围内建立一个大监控系统。

“房住不炒”没了中国房市或分化

在中共2019报告中,房市政策表述也有重大变化,最明显的就是“房住不炒”和“调控”都没有了。

3月5日中共上午发布政府工作报告,下午天津就有楼盘喊涨2000元/平米,售楼部宣传说,工作报告最新提法可以带动市场。虽然个案并不代表市场趋势,但鉴于中共为刺激经济已经放开了货币和财政,2019年房市松绑应该已成大势。

3月5日中共发布政府工作报告后,天津有楼盘喊涨2000元/平米。(网络截图)

不过,房市松绑并不意味着中国房价会普涨。通过分析中共2019政府报告和近期政策,可以预见中国各地房价或将出现分化。

中共在报告中提到“坚持以中心城市引领城市群发展”,再结合2月21日发改委发展现代化都市圈的指导意见,可以看出,中共2019年很可能会对能够发展为“都市圈”的中心城市,进行政策和资金倾斜。发改委口中的都市圈,是以大城市为中心、以一小时通勤圈为基本范围的城镇化空间。

这意味着,一二线大城市以及周边一小时通勤范围内的卫星小城市,今年可能成为房市热点。

其余的三四五线小城市的房市,可能不乐观。尤其是今年中共报告对于“棚改”没有像往年一样提出具体目标,这基本上就断绝了小城市的炒房梦。

另外,中共在2019政府报告中提到了“稳步推进房地产税立法”,与去年报告的提法“稳妥推进房地产税立法”相比,仅一字之差。这意味着,中共的房地产税已经从吹风阶段,进入到立法阶段。

由于房市低迷,中共短期内不太可能在全国范围内,真的立法并实施房地产税,但多半会启动立法程序,而且很可能会在个别热点房市地区提前开征房地产税,作为试点。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楚天 来源:大纪元记者何坚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