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美国韩战期间“南北包抄中国”真相

国共战争后,由于国民党“反攻大陆”和共产党“解放台湾”的宣争,中国台海一线充满战争张力。显然,朝鲜半岛战事一起,美国并未读懂新中国朗朗上口的所谓“唇亡齿寒”的焦虑,担心的却是北韩、中国两个共产党新政权联合行动,出击各自的对手南韩与台湾,一举拿下南朝鲜和台湾半岛。一旦如此,显然威胁到二战以来形成的美国东亚势力范围。

 

 

1950年10月15日美国总统杜鲁门在威克岛同"联合国军"总司令麦克阿瑟举行会谈,决定不理睬中共说什么的一再警告.

美第七舰队与中国的不解之“缘”

美国第七舰队是中国的眼中钉。朝鲜战争一打响它就进驻台湾海峡,引起中国严重警惕。1950年6月28日韩战爆发第三天, 中共外交部长周恩来代表中国政府向全世界发表声明,指责第七舰队的行动是美国实施霸占亚洲全部野心的开端:“美国总统杜鲁门指使南朝鲜李承晚傀儡政府挑起朝鲜战争之后,于6月27日发表声明,宣布美国政府决定以武力阻止我台湾的解放。美国第七舰队并已奉杜鲁门之命向台湾沿海出动。美国政府这种暴力掠夺的行为,并未出乎中国人民的意料,只是增加了中国人民的愤慨。因为中国人民许久以来即不断地揭穿美国帝国主义侵略中国、霸占亚洲的全部阴谋,而杜鲁门这次声明不过将其预定计划公开暴露并付诸实施而已。”为此,周恩来在声明中号召:“全世界爱好和平和自由的人类”,“一致奋起,制止美帝国主义在东方的新侵略”。

不久全中国掀起声势浩大的反美运动。1950年7月23日,北京各界妇女八千余人在劳动人民文化宫举行反美侵略台湾朝鲜运动大会。大会在一片慷慨陈词和振臂呼声中,通过了“向毛泽东主席和金日成将军致敬电”。

不过那时节,朝鲜战场的真实局势跟中国在屈辱中爆炸的愤慨相去甚远:金日成强大的北韩军队已经攻克了南韩首府汉城,正在横扫包括美国援军在内的反侵略军,全速向南韩腹地推进。再后来更是把南韩残兵败将逼到釜山半岛,身后大海只一步之遥,若不是美军断然仁川登陆,今日世界和中国面对的就不是一个北朝鲜的核威胁,而是两个北朝鲜、整个朝鲜半岛的核威胁。当时应该感到屈辱愤怒的是南韩不是北韩,当然更轮不到中国。而那时,承载霸占亚洲野心的美国海军第七舰队正停驻在台湾海峡,密切关注两岸的军事动态,悄然无声。

中国关于“美帝国主义蓄谋已久企图进犯中国”这一说法,是以“美国幕后操纵发动入侵北朝鲜”和美国第七舰队进驻台湾海峡这两个基本事实基础上的。而“美国企图南北两面包抄进犯中国”,曾经是中国人奋起抗美的具体原因。如今,美苏解密档案文件已经确证韩战是金日成在斯大林一手指导下密谋策划的。既然美国没有密谋进犯中国,如何解释第七舰队在战争爆发第二天就进驻台湾海峡这个军事行动?

美国维持区域和平屡次进入台湾海峡

多年过去,历史本身已经展示了不少证据,为中国眼睛超越冷战局限和资讯自闭,提供了某种可能。

首先,一个多年来的基本史实是,自第七舰队韩战伊始进驻台湾海峡以来,这个舰队至今已经在这个海峡进进出出了四次。每次都平安无事没有进一步举措;每次进去都是瞄准那个地方的区域性危机,也就是现今所谓“台海危机”;而且除了朝鲜战争爆发那次,每次进去都是由于大陆强硬的挑战行动。

看看第七舰队进驻台湾海峡的记录:

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时;

1955年,第一次金门、马祖发生危机时;

1958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再次炮轰金门、马祖时(毛泽东和赫鲁晓夫在共产主义世界争相表演谁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谁反对美帝国主义不手软。这次炮轰是中国共产国际政治的需要,是为了显示反对“美帝国主义”的决心和挑战苏联的“修正主义”。但是美国当时对中国新政权铁幕后的内政一无所知,对这个新政权的外交方式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美国第七舰队只是为了对付金门、马祖被轰炸的挑战又去了台湾海峡);

1996年,中共试射导弹,进行演习,恐吓台湾的民主选举时。

上个世纪最后一次台海危机,美国一反常态,没有采取历史上著名的海军第七舰队进驻行动,原因是这次危机是台湾前总统李登辉的“两国论”引发的。美国决策界认定,并不存在迫在眉睫的军事冲突的危险。所以,美国为解决这次的危机采取的是安抚中共、压制台湾的外交方针。

很显然,美国第七舰队充当的不过是维持区域和平的警察角色,执行的不过是防止区域战争的使命。

而韩战爆发伊始,第七舰队进入台湾海峡的历史背景是,二战结束,纳粹军队溃退失败,中国东南沿海一线北起自朝鲜半岛南部和日本整个岛屿、南下菲律宾成为美国的势力范围。然而国共战争后,由于国民党“反攻大陆”和共产党“解放台湾”的宣争,中国台海一线充满战争张力。显然,朝鲜半岛战事一起,美国并未读懂新中国朗朗上口的所谓“唇亡齿寒”的焦虑,担心的却是北韩、中国两个共产党新政权联合行动,出击各自的对手南韩与台湾,一举拿下南朝鲜和台湾半岛。一旦如此,显然威胁到二战以来形成的美国东亚势力范围。

针对韩战前美国的对华政策,美国的中国问题专家阿瑟.沃尔德伦1998年接受我采访时说的极为清楚:“北韩打南韩的时候,我们派第七军舰队到台湾海峡,意思是说,我们担心,如果这是一种有计划的行动,要在韩国打,也想在台湾打,我们就要(在这一地区)维持和平。”

柏林危机后美国反应过度

美国在韩战爆发的第二天就派第七舰队进驻台湾海峡,还决定于美国对韩战意图的估计。

有关资料显示,美国军界乃至政府对北朝鲜突然入侵南韩的战略目标估计过高。他们认为朝鲜战争的直接目标是美国在太平洋的军事基地----日本。而共产主义占领日本是美国绝对不能接受的。因此,韩战爆发的消息在美国军界、外交界、新闻界爆炸开来,震惊之余,美国作出了某种程度上的过度反应。

这种过度反应其来有自。上个世纪历史写得太清楚:冷战时代几乎所有两大阵营的危机都起于共产阵营的好战和扩张。各类资料还显示,美国作为自由阵营的首领,在欧洲的应变恰如其分而且完全成功,不过这之后在亚洲地区的应变反应至少在北朝鲜的反应未免过度。在最初尚未得到任何情报资料的情况下,美国就已经认定,韩战是苏联在欧洲扩张之后的另一次扩张计划。其实斯大林已经在自己挑起的柏林危机中饱偿美国的厉害而吓得基本禁声,否则斯大林不会坚持数月之久,就是不同意金日成进攻南韩的计划;而当美国在韩战初期误炸了苏联目标时,苏联也不会始终不吭声,弄得美苏双方都紧张得以为这次天真要塌了。虽然后来的事实证明,韩战最初是金日成提出的,斯大林不过是踌躇再三,才在美国宣布其势力范围时忽略了朝鲜半岛之后,同意了金日成的军事进攻计划。而且这个计划也并非直接针对美国的日本军事基地。但是如果人们记得美国在欧洲西柏危机中的教训,则美国的这一过度反应合乎逻辑。

斯大林为了排挤西方在西柏林的势力,一夜之间封锁了西柏林这个位于东德境内的城市的地面交通,令美国为首的西方势力大为震惊。尽管继之而起的“柏林空运”,显示了美英两国军事实力和决不放弃这个自由堡垒的决心,并最终迫使斯大林解除了对西柏林的地面封锁。但是----多年后基辛格(Henry A. Kissinger)撰写的回忆录,《大外交》(Diplomacy)中有关叙述证实----共产主义阵营的扩张意图确实给美国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如果说,柏林封锁作为世界冷战的开场戏,让美国人领教了共产主义的好战,那么,作为东西方冷战的重头戏,韩战的爆发,则进一步让美国见识了共产主义扩张的野心。美国理所当然认为,区区一个金日成政权难以兴风做浪,美国的老对手、社会主义的轴心国苏联才是韩战的密谋策划发动者。

美国没有意识到柏林危机期间它给苏联的教训多么意味深长,它这一次按老经验办事,把帐又记在自己的老对手苏联头上了。这种对外交局势的认知误差,是造成美国对韩战某种程度的过度反应的原因。

从中国方面而言,当时毛泽东尚未具体部署“解放台湾”,也没有参与策划韩战。韩战爆发之后海军第七舰队突然进驻台湾海,中国政府相当紧张而且反感,这种反感和紧张甚至比美军为首的联合国军出兵朝鲜所引发的中国反弹还有过之。

这正是冷战时期的一个特点:由于缺少沟通渠道和相互的敌意,任何一方的军事行动都有可能引发更大的军事紧张。因为仔细研究多年来冷战风云的来龙去脉,可以发现尽管两种意识形态尖锐对立,但是某些军事冲突最初的起源乃是相互围堵、缺乏沟通、甚至拒绝对话而导致的敌意和误解。

不过多年过去了,信息上至今自我围堵的中国,已经有能力认识到迄今为止美军第七舰队多次出入台湾海峡的使命。这个使命从国际政治的利益原则来说,就是维护美国为代表的自由价值在东亚的势力范围,防止共产中国“解放”台湾,扩展地盘;从国际政治的道义原则来说,就是维护区域和平现状,防止紧张局势,避免爆发战争。历史已经证明,美国海军第七舰队的历史使命几十年来一贯如此,没有丝毫的改变。而历史没有证明、据我的理解也将来也不会证明的则是:美国第七舰队是一个好战好斗的舰队,它肩负着伺机进犯中国的使命。明白了这一点,再决定应该感到屈辱还是感到庆幸,一点也不迟。

美国遭到国内压力同时号不准的中国脉

美国第七舰队进驻台湾海峡的具体原因还不止出于对韩战本身意图的过高估计,也出于对美国政府对国内舆论压力的反应。

中国易帜之后,美国国会内部曾经展开过“谁失去了中国”的辩论。这个中美关系史上著名的辩论是美国试图适应中共政权、调整自己对华外交政策的起点。这个起点,这场争论,并非无缘无故,而是建立在下述事实基础和逻辑前提上的:

毛泽东建立自己的政权之前,美国作为中国的盟国、盟友,在二战期间中国抗战八年内曾经给于中国大量的援助。著名的“驼峰空运”是美国为援助中国所创造的第一个人类空运壮举。美国军人和中国军人曾经在中国并肩作战,抗击日本侵略军。美国人以己度人,他们既不象新中国之后几代人那样怀疑自己援助中国的诚意,也无法料到新中国后人对此毫无感激之情。

不仅如此。美国人也不了解中国大脑被误导的严重程度。

他们无法了解中国人被自己的教科书告知,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仅仅是苏联红军的出兵援助的结果;他们无法了解,大多数中国人不知道斯大林只是在美国对日本采取原子弹轰炸的措施并决定参与二战之后,才算定可以一举得胜,才不失时机地出兵中国;美国人不了解,中国并不认为自己是美国扔下的两颗原子弹的直接受益者;美国人不了解,中国并不认为中国民族藉此才摆脱了长达八年的日本侵略。

没有经过意识形态改写的历史表明,在49年以前美中交往史上,美国一直区别于欧洲列强和亚洲强霸日本俄国,把中国当成自己的朋友,他们理所当然地认为中国人也应该把美国当成朋友。不过除了有数的几位清末美国中国汉学家,美国作为一个整体的民族从来对中国缺乏了解,美国尤其不了解49年易帜之后的中国当代国情:

他们不了解中国人其实无从知道,中国从近代屈辱中真正地、而不是象征性地站起来,倚仗的是国民党英勇抗击日寇和美国政府的大力支持;美国人不了解中国人其实并不知道,是由于国民党官兵在中国大陆浴血奋战抗击日寇、中国战场拖住了100多万日军,中国人由此赢得了各盟国的极大敬佩;美国人不了解,以此为前题,在蒋介石政府积极运作下,美国为首的三个盟国,美、英、荷于1942年主动呼吁:废除压在中国头上的丧权辱国的所有不平等条约;美国人不了解中国人无法获得下列事实:1942年,是美国总统罗斯福亲自发出邀请,南京政府蒋介石代表中国亲赴开罗,在废除所有不平等条约的文件上正式签了字,从而一举推翻了压在中国头上的三座大山(文件内容就包括收回香港、澳门的条约);美国人无从了解中国人其实并不知道,中华民族从百年外强的屈辱中恢复民族尊严,是国民党、蒋介石先生功劳,是美国鼎立相助的结果;美国人不了解中国人并知道,中国人“从此站起来”的时刻,是在蒋先生代表中国人签字废除所有清政府签署的不平等条约的历史时刻,而不是七年以后的1949年,共产党在内战中打败蒋介石、夺取政权之后,进京、上城楼、将“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这个七年前的既定事实当众振臂一呼的时刻;美国人不了解中国人其实并不知道,伟大英明正确的中国共产党在日寇亡国的灭顶之灾中,从延安下达正式命令,令八路军不许跟日军正面作战,却躲在后方搞“大生产”,大种“花篮里花儿香”的罂粟,养精蓄锐,扩大武装,等着国军被日本宰杀之后,再大江南北地横扫一刀,果然就“宜将剩勇追穷寇”,把抗战胜利的桃子放在了自己嘴里,把“解放中国”的胜利桂冠戴在了自己头上。

二战胜利,日本投降,中国民族危机解除。不过由于1945年晚些时候起,国共两党激烈的权力争夺中,美国对腐败的国民党极为失望,对新生的共产党在野力量抱存希望。但是美国对后来中国政治格局的突变、对干预中国事务程度的迅速下降缺乏思想准备。美国也没有料到,新中国终于诞生、美国前驻华大使司徒雷登在中国人民的蔑视中撤离中国后,美国就作为一个棋子被毛泽东抛入到争夺国际社会主义阵营权利的琪局中,变成了中国必须反对的目标。美国不了解中国在短短几年内已经变成了它的敌人,美国甚至没有把中国新生政权的敌对外交方针放在自己的东亚外交考量中。美国没有号准中国的脉,因此,一九五零年一月,美国国务卿艾奇逊(Dean. G. Acheson)在华盛顿的新闻中心发表演,申明美国在远东的战略防御范围时,居然忘记提及潜在的战争策源地朝鲜半岛和中国台湾。

北朝鲜金日成政权预谋的韩战就是在个时候爆发的。

美国虽然不明就里,却顺理成章第被安上了“狼子野心”,成了战争挑起者和发动者,成了彻头彻尾的中国人民的冤家对头。美国在韩战爆发的瞬间,不仅结结实实失去了中国,而且成了中国人民最大的敌人。美国不明白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而且自从国民党逃蹿到台湾岛上起,美中关系无论如何也弄不清爽了。国会里于是有了“谁失去了中国”的争论。议员们希望找到一个可以理解的原因,希望从自己内部找到一个可以担当责任的罪魁。

面临中国问题的困窘,美国需要找到解决难题的答案,杜鲁门政府必须应付国会针对美国对对华外交政策的激烈批评。韩战不期然爆发,美国震惊之余,唯独无法肯定的是中共不会伺机出兵台湾。而面对国内政治反对派的压力,杜鲁门当局绝对不敢再冒失去台湾的危险。所以,美国的中国问题专家瓦尔多.海因里希斯(Waldo H. Henrichs,Jr.)在他的题为《武力的作用与威胁》(The Use and Threat of Force)一文中正确地指出:除了保护台湾,北朝鲜进攻南韩时,美国总统杜鲁门快速将第七舰队送往台湾海峡,也是为了避免因永久失去台湾而可能导致的在国内政治上的困窘。

所以朝鲜半岛战火一起,北韩军队向南方长驱直入,美国第七舰队即刻风风火火进驻台湾海峡。这一着棋首要的目的是看住共军,以便台湾海峡平安无事。

美国错解中国对外战略方针

国共两党的争端中,美国直白、简单、明了的外交方式从来没有发挥过良好作用。美国不知道中国毛泽东臣服于斯大林又要胜过斯大林的共产教皇的复杂心态,不了解出兵朝鲜比出兵台湾对于这个雄才大略的后起新秀更加重要。美国的再次错估形势,以为中国将借机出兵台湾,而不会出兵朝鲜。

以此错解为前题,白宫的政治家们认定,美国决不能再度卷入中国的内战,搅和到两党两军的内耗中,否则他们在国内的政治处境将更加困难。美国的台湾与中美关系专家彼得.范内斯(Peter Vanness)在他相应的文章中则这样表述第七舰队进驻台湾海峡的目的,他说:这是为了“防止共产主义的胜利者,断然使美国卷入对中国国内战争的干预。”

美国第七舰队首次进驻台湾海峡劳而无功,确然因为中国按照毛泽东的意志,把台湾放在了朝鲜日程之后。

另一个历史细节也印证了第七舰队进驻台湾海峡的目的:由于外交上把注意力集中在防范中国出兵台湾上,美国完全没有料到中国会出兵朝鲜。直到在战场上突然迎面撞上大批志愿军,美国仍然不知道撞上的是中国这个冤家对头;直到发现这些军人不懂朝鲜语,才明白这些破衣烂衫的勇士是共军,杜鲁门们才恍然大悟共军没有南下台湾却北上朝鲜了。一时间美军阵营大乱,兵溃如山倒,一举败回到了三八线以南。这是军事史上少有的无准备之仗的典范:美国兵在即将凯旋之际,突然面对另一个敌人,发现原来中国不是台湾克星而是北朝鲜的后盾,再加上一贯的人道心理,不忍利用武器优势大面积杀伤装备过于简陋的共军(1998年底美国的中国问题专家阿瑟.沃尔德伦 Arthur Waldran在接受访问时表示:大批美军官兵虽然十分震惊,虽然是美军几千人面对志愿军三十万,但在这样的人海战术之下,仍然无法下手。“因为他们武器太落后了!开枪几乎就等于是屠杀!”),不败也败。

美国南北两面阻止国民党军介入

跟包抄中国的狼子野心恰恰相反,美军第七舰队快速进驻台湾海峡,一个中国百姓既不了解,也不大容易想象的事实,就是防止蒋介石的军队进攻大陆。

美国同时多次拒绝了国民党军队入朝参见联合国军作战的请求。

1953年的第一个季度,由中国正规军组成的中国人民志愿军进入朝鲜战场,对美军为首的联合国军作战的总人数已近百万,中国本土国防力量相对减弱。美国若有侵略中国的野心,应当利用蒋介石从东南后方对大陆的“反攻倒算”,与在中国东北方向朝鲜境内的86万多武器精良的联合国军一起,形成对中国的两面夹击的攻势。这正是中共官方激发中国百姓反美情绪的说法。

但恰在此时,美国第七舰队的司令公开向全世界宣布:如果台湾国民党军队趁朝鲜战争之机向大陆发动进攻,美国第七舰队将立即采取军事行动,对国民党军队进行阻止。当然这同样是为了保证战争不在亚洲地区进一步扩大化。

美国五次拒绝国民党军队出兵朝鲜

如旅美中国军事史学家史东先生指出的,韩战期间,同样出于维持和平限制战争的目的,美国政府不仅在中国南部肩负看守中国大门、防止国民党乘机反攻的使命,在北部、美国也曾经拒绝了蒋介石政府提出的出兵朝鲜作战的方案。

拒绝了不只一次。拒绝了五次。

诚然,这五次出兵作战的计划,都是蒋介石政府应美国麦克阿瑟将军之请做出的。但是作为朝鲜战场上联合国军总司令,麦克阿瑟发出这个请求,是出于在战场上对战局和兵力需求的考虑,而不是从美国的区域安全的全球外交政策出发,他的请求也不能代表美国政府一贯的对华立场。所以,无论程序上,还是事实上,麦克阿瑟的请求只是他个人的行为,而不是美国的政府行为。

与此相关,值得注意的是,正由于麦克阿瑟在韩战中的种种失当行为,美国总统杜鲁门下大决心把这位常胜将军从战场上撤了下来。临阵换将,这在任何国家的军事史上可能都是罕见的。

从1946年底“美国大兵强奸中国女学生”的“沈崇事件”的骗局开始,毛泽东政权坚持打内战、克蒋匪的举动遭遇美国马歇尔的调停而被迫中断,故而一反从前崇美、挺美历史(参见1947年以前的《新华日报》有关美国独立日社论),发动了一系列的反美运动,终于把美国一步步变成了中国的敌人。韩战期间,发动反美运动的手法变本加厉,除了利用“美国企图对华使用原子弹”的假新闻,除了制造“美国使用细菌战”的国际骗局,更用“美国企图以朝鲜为跳板灭亡中国”或者“美国试图南北两面夹击,包抄中国”的说法煽动民族情绪,借仇外反美来增加内部政权合法性的砝码。但是多年来,所谓两面夹击、包抄、灭亡中国的说法,一直无法面对美国在南北两面拒绝国民党军队染指大陆的事实。所以,美国第七舰队及韩战中的许多事实真相至今不能传入中国大陆。

(完)

----------------------------------------------------------

本文主要资料来源:

一,美国国家档案馆内有关档案资料;

二,基辛格《大外交》(Diplomacy);

三,瓦尔多.海因里希斯(Waldo H. Heinrichs,JR.)著述《武力的作用与

威胁》(The Use and Threat of Force);

四,1978年英文版《龙与鹰----过去与未来的美中关系》“Dragon and Eagle-----United

State- China Relations: Past and Future”);

五,中国史学家辛灏年著述《谁是新中国》;

六,1998年对美国中国问题专家阿瑟.沃尔德伦(Arthur Waldran)的访谈;

七,1998年对中国军事史学家史东的访谈;

八,1950年6月28号《人民日报》;

九,《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史全鉴》。

----------------------------------------------------------

作者系记者、作家,居美国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白梅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