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蔡咏梅:日本地震 中国脑震

2011/04/20/20110420112152170.jpg
地震后,面对灾难,日本井然有序。

日本世纪大地震以及空前的海啸和福岛核电站事故,将日本这次遭遇的灾难推到了极端,看到电视上那些触目惊心的灾情,全世界的人都在为日本流泪。中国作为日本“爱恨情仇”近百年的近邻,反响特别强烈及复杂。因此网上有“日本地震,中国脑震”的说法。

粪青幸灾乐祸是人性灾难

日本东北九级大地震发生后,中国网络上的反应最初是两极,由于多年的极端民族主义教育,许多所谓的爱国粪青大声喝采,说“看新闻,就是想看死亡人数直线上升”,“上帝加油,灭了小日本!”“这是上天报应,值得高兴”。有人到大陆搜寻引擎百度查到二百五十万条“热烈庆祝日本地震”的字句。还有某家大学的学生会竟然组织派对(party)庆祝日本遭灾,有同学表示异议,竟被骂为“汉奸”还被踢了一脚。

不过与零八年北京奥运那时爱国粪青言论铺天盖地独霸舆论不同的是,今天也有很多中国人已跳出了历史的恩怨情仇,以普世的人道主义情怀公开为灾难中的日本祈福。而且粪青的法西斯言论更遭到许多国人的痛击。他们谴责粪青仇恨上脑,“在别人的痛苦与灾难中幸灾乐祸”,是一种反人类、反文明的行为。中国时尚杂志《时尚先生》总编辑斜江明第一个站出来谴责,将中国粪青这种因出于仇恨在别人的痛苦中寻求快感的现象称之为中国的“人性灾难”。他说,这是中国教育的恶果,根本原因是中国制度性障碍。

有两亿博客点击率的作家李承鹏指出,当局把西方和日本长期抹黑为假想敌的愚民教育扭曲了国人的是非,使他们看不清今天中国人不幸处境的真实源头。他这样质问爱国粪青:“不要以为我们的灾难都是日本人带来的,不要以为你现在的贫穷全是境外反动势力造成的,现在抢你土地拆你房子的是拆迁队,三公消费的不是菅直人内阁而是我们自己的官员,日本军确实弄过毒气实验,可现在三聚、皮革奶、地沟油还不够毒?至于强奸,我们现在不是天天被强奸着……”

对照日本国民素质国人感到惭愧

粪青幸灾乐祸的法西斯言论太丢中国的脸,搞得当局很不好意思,一贯只打压自由主义言论而对中国极端民族主义言行百般怂恿大开绿灯的当局,竟然这次也破例下令大删愤青的网上言论。随着日本灾情的日趋惨烈,中国民众对日本的同情心加深,而且日本预防地震的负责认真有效,日本民众面对世纪大灾难那种从容不迫、尽忠职守、互助友爱、自律有序也深深感动了中国人。对照日本人,审视自身,只是令人感到惭愧。

日本这次巨灾估计有大约两万人罹难,但主要不是死于大地震,而是死于随即而来的滔天海啸。可见日本地震防震做得很好,而且各地区的地震避难中心就是学校,这使中国人相当感慨,唤起了对川震豆腐渣工程的痛苦回忆,说这样的地震要是发生在中国不知要死多少人。网上有篇文章说。“多年来我国频频发生‘楼歪歪’ ‘楼停停’‘楼脆脆’‘楼薄薄’ 等关于建筑行业的豆腐渣工程的新闻报导,无不令人触目惊心。日本地震使中国人回忆起汶川、玉树两次大地震,而今两会期间,云南盈江发生五点八级地造成较大伤亡和财产损失……。”“日本世纪强震也震不倒日本的房子,不可否认,日本强震为中国抗灾提供了镜鉴。”“盈江五点八级地震就震垮了两万所楼房,人家九级要不是海啸房子还好好的。”

而日本人在这次灾难中显示的国民素质更不得不令中国人折服,一位网友这样感叹,“把我们中国人真的是比下去了。中国还他妈大国崛起,人家日本才是真正的大国风范。”网上流传这样一个故事:中国央视记者在福岛采访,当地加油站停止供油,该记者问加油站工人囤油是否为了高价而沽,人家的回答是为留待救护车等车辆用的。有网友不禁说到:太小人了,这就是以中国之心度日本之腹。强烈的对比,使得有的为日本地震喝过采的愤青也承认中国人素质比日本确实要低了好几级。

而最后彻底让日本人比下去的是沦为国际笑柄的中国抢盐狂潮。在这股抢盐潮中最疯狂的是武汉一个姓郭的男人,用了两万七千元人民币高价抢购了一万三千斤食盐,但三天后食盐恢复正常供应,盐价也大幅回落,后悔不及,又想把盐退回去。事后中国网民自嘲的帖子铺天盖地,讥笑中国人是“盐慌子孙”(炎黄子孙), “灾区不在日本而是在中国”,说“日本人地震没死,海啸没死,核辐射也没死,但听说中国人疯狂抢盐都全部笑死了”。对日本幸灾乐祸的粪青言论也彻底地消解在这一自嘲中了。

这次日本大灾难可以说给中国民众提供了一个全新的角度来认识这个所谓的民族“宿敌”。经过当局过滤了的资讯,过去一般老百姓了解的日本,只是一个历史上侵略中国,三光政策,南京大屠杀,现在富裕有钱科技发达,有很多电器品牌的日本而已,至于现代日本的民主政治制度,全球首屈一指的社会秩序治安,国民的高度文明素质,可以说并不了解。经过这次日本世纪之灾,中国人好像是第一次睁开眼来认识自己的邻国及两国之间的文明差异,或许这会有助于中日两国人民之间消除仇恨,增进和解。

港人再度关注自身的核安全

香港回归了中国,但文化和文明程度与中国大陆有差异,虽然也受抢盐闹剧波及,但面对他人灾难,没有或极少有国内粪青那种对日本充满仇恨因而幸灾乐祸的情绪。相反香港与日本交往频繁,对日本比较了解。香港人搭乘公共电动楼梯一律站在右边,留下左边空道供其他人快步上下楼,这一受到大陆游客夸奖的文明行为,其实是港人向日本学来的。而且日本是港人最喜爱的旅游地,不少人游日本是一去再去,媒体说“对日本比对中国内地还熟悉”,“好像是港人的第二个国家,”因此媒体是一边倒地对日本寄予很深的同情,并为日本美丽山川惨遭天灾蹂躏而痛苦不堪。专栏名家陶杰伤感地说:“看着电视新闻,许多人的心情都很低落,一个优秀的国家,经此海岳无光的浩劫,是文明世界的创伤。”港人为尽忠职守的福岛核电站五十烈士感动流泪。专栏作家高慧然说,福岛五十勇士平均年龄逾五十岁,由长者作出牺牲,留下青壮年担负起把这个优秀民族的基因繁衍壮大的任务--他讶异之余被深深地震动了。年轻网民聚集的高登讨论区,众网友合作为他们作了首歌 “福岛烈士”,制成音乐短片,为日本英雄打气。

日本惊心触目的核事故也使港人再度关注香港自身的核安全问题。八十年代中国要在离香港仅五十公里的大亚湾建核电站,引发港人轰轰烈烈的反大亚湾核电运动。但港人的抗议水过无痕,大核照建,如今靠近香港的还多了一座核电站--岭澳核电厂,而且广东还正在筹建第三座核电工程。这些核电站是否安全,香港人是完全没有信心的。

以日本高尖端的科技水准和一丝不苟精益求精的敬业精神,在不测天灾打击下仍然不免发生失控的核灾难。香港时事评论员吴志森质问道“一个没有民主,资讯不透明,官僚主义当道,经常隐瞒危机和真相,用极权手段迫害‘吹哨子的人’的国家,能相信这种制度可以管理好这么多核电厂吗?能相信他们在发生事故后会马上公布吗?早几个月前大亚湾发生大大小小的意外,官方厂方都没有透露,直至媒体追查,才吞吞吐吐。还有多少事实被遮掩?能令我们有足够信心吗?”

吴志森说,大亚湾核电站一旦发生事故,香港人除了跳海,是无路可走。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开放杂志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