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大陆 > 正文

路青不满税务局闭门听证 艾未未首度披露发课税案

北京艺术家艾未未的妻子路青,星期四与代理律师及税务师出席北京市地税局就发课设计公司税务问题的听证会,再次重申,不满闭门听证。律师夏霖当天告诉本台,当局未在法律规定期限,退还被扣的帐目,非常不公平,要求撤销处罚。艾未未就税务问题,首次打破沉默,对记者披露了当局做法前后不一。



视频:2010年12月2日,艾未未在北京举行的"八小时论坛"上与16位媒体工作者的对话内容节选。(艾未未工作室/记者乔龙)


北京市第二税务局周四上午九点半就发课设计公司涉嫌逃稅的案件,举行闭门听证会,法人代表路青与代理律师和税务师三人一同前往,吸引了大批境外媒体采访,保安则设卡盘查记者。
 
艾未未工作室人员刘艳萍上午告诉记者:“我早上9点半的时候在那里,我看见路青、夏霖还有姓杜的税务师进去了。是发课公司请的,是路青的代理人,因为听证会税务局只允许路青以及一到两名代理人才可以进去,别人都不可以进。便衣很多,因为地税局对着一个公园,门口、路上都有很多的便衣在那儿检查证件。”
 
听证会下午一点多结束后,路青批评听证会不公平,要求当局退还被扣押的帐目及文件。她说:“当然是不公平的,因为这个是不可以不公开的。这个案子是一个很经济很简单的一个案子。”
 

m0714-ql1.jpg
图片:北京公安在听证会场外,核查外国记者身分。(围观者上传/记者乔龙)

出席听证会的代理律师夏霖对本台说,税务局没有按照法律规定,要求撤销该案:“通知书列明的那几个税种提出了一个笼统的合同。因为听证会不能够公开进行,不公开只有几种例外的情况,涉及到国家机密还有公司的商业机密,还有个人隐私的情况下才能够不公开进行,而且公布不公开进行的理由。他们也没有按照法律的规定,在3个月内之内返回发课公司这些案情资料,我们就这两点进行了抗议、交涉。”
 
他说,之前已向税局提出异议,但遗憾的是对方没有纠正,当天只能就一些程序性问题作答。“11号已经向税务机关提交了一份书面的异议书,指出了听证会应该要公开进行,但是很遗憾的是今天这个听证会仍然是不公开进行,至于我们本来是两个代理律师,只能去一个律师跟一个税务师,给我们造成了很多障碍,只能就一些程序性的问题进行了一些质证跟答辩。”
 
发课公司的两位关键人物,刘正刚经理和会计胡明芬获释后被当局禁止发言,帐目又被扣查。对此,夏律师说:“现在我们手上没有任何会计资料。税务涉及到怎么算账的问题,要计算成本,计算收入是多少,成本是多少,有多少利润,我们交了多少税,应纳税的所得利是多少。因为会计资料都被抄走了,这块都不清楚。”
 
对于地税局提出的所谓逃税证据,夏律师提出质疑:“税务机关手上那些都是一些复印件,我们发课公司没法对会计资料的真实性跟完整性承担任何的责任,因为他这个真实性我们没法确认。”
 
据了解,税务部门将在行政复议之后作出正式决定。他解释,如果维持原有的行政处罚,会考虑采取司法行动:“如果说税务部门做一个行政处罚,发课公司认为这个行政处罚不公平与不公正的话,发课公司会采取司法行动来纠正不公正的地方。”
 
记者:会不会采取司法行动?
回答:要看行政复议后,会不会有处罚的结果以及处罚的结果是否公正公平。当然最好的结果是他们认为程序上也不公正,实体上也不构成,他没有这个行政处罚了。
 
早前,北京地税局向发课公司发出处罚通知书,追缴税款及罚款一千两百多万元,发课公司委托夏霖和浦志强代理此案。
 
6月22日艾未未获“取保候审”,中共当局表示,尽管艾未未获得假释,但从技术上说,他在一年时间内仍处于受调查状态,得随时接受当局的进一步调查。
 
艾未未周四就外界关注的税务问题首次打破沉默,告诉本台,被软禁期间,当局指他涉及税务问题,现在才指发课公司:“因为以前宣称是我的一个税务的问题,现在又完全变成发课公司的一个税务问题了,发课公司的税务问题他们只限制三个人能去,一个律师、一个会计师,发课公司的法人是路青,得路青去。”
 
记者:那两个人还没找到?就是胡明芬跟刘正刚。
艾未未:这两个人永久地丢失了,但实际上他们的亲属跟我们联系了,说是公安不允许跟我们联系,那么帐也没有,这两个管理的人又消失了。

记者:现在这个事也很麻烦?
艾未未:呵呵,永远是麻烦吧,这个事件就是个麻烦吧。

记者:不公开审理你有什么看法?
艾未未:这个我不能发表太多的,我觉得按道理都是应该公开的,不应该存在(不公开),关键是不公开是一个长期的习惯吧。RFA


发课公司:税务机关提供的证据不真实不完整

艾未未的妻子路青为法人代表的发课公司"逃税案"听证会今周四举行。税务机关并未听取发课公司公开听证的要求,仍闭门举行。发课公司的代理律师表示,听证会上税务机关提供的处罚证据的真实性和完整性令人质疑。

 
艾未未的妻子、发课公司法人代表路青介绍说,听证会9点半开始举行,一直持续到大约下午1点。税务机构方面有7位工作人员出席了听证会。路青说,他们请参加听证会的税务机构人员出示做出罚款处罚决定的依据,但是对方出具的依据是从公安系统取得的一些影印文件。"我们认为这些依据既不是原件,完整性也令人质疑。"
发课公司代理律师夏霖说,税务机构如果出具行政处罚决定的证据,应该出示原始的会计凭证。此前发课公司要求税务部门返还被查抄的会计资料,税务部门称他们手中的资料是从公安机关取得的,要求发课公司人员向公安机关提出归还要求。"那么现在的情况就变成,税务部门出示的是从公安机关取得的会计资料,那么这些都不是原始凭证,而且是复印件。发课公司在法律上对这些证据的真实性和完整性都不能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夏霖律师说,他作为发课公司的代理律师在听证会上同主持人提出交涉和抗议。一是要求返还完整的会计凭证,二是按照税法听证程序的规定听证会应该公开 进行。此次听证会召开前,发课公司两次书面向税务机关提出要求公开听证,甚至向税务机关表示愿意将可能存在的商业机密公开。夏霖律师表示,在这种情况下税 务机关原本没有任何理由不公开举行听证会。
发课公司委托的税务师杜延林表示,在听证会上税务机关出示的证据不足。他说:"作为税务师我必须先看到发课公司的帐目和凭证,才能知道被指控的收入是不是被入账。税务机关只提供了第三方跟发课公司往来的一些帐务处理以及支票存根等等,这些东西只能证明第三方和发课公司有往来,但我无法确定这些往来就是税务机关说的没有入账或者没有申报纳税等情况。"
杜延林说,对发课公司做出行政处罚的税务人员对税法知识理解不清楚,有一些不该罚款的项目也判罚。另外税务人员提出的数据计算适用法律不准确,计算方式也不合理。但是税务机关在听证会之后是否会采纳发课公司的意见还需拭目以待。
听证会已经结束,此后税务机关有可能对先前做出的行政处罚决定做出修改或者维持原有的决定。夏霖律师介绍说,现在有可能出现三种结果:一是维持原有 的裁决;二是承认税务调查的程序上存在问题,听证程序违反有关法律规定,因此会在税务处罚的数额上做出调整;第三种可能是税务机关认定调查程序违法,实体 也不符合事实,因此税务机关可能撤销先前做出的处罚决定。
在被问及发课公司"逃税案"听证会后最有可能出现哪一种结局的问题时,夏霖律师没有直接做出回答。他说:"任何一种行政处罚都有可能是不公正的。发课公司已经做好准备,如果面对一个不公正也不公平的行政处罚,发课公司一定会寻求司法救济。会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今年4月初,艺术家艾未未在北京首都机场被警方人员带走。中国官方指责艾未未控制的发课公司存在大量逃税现象。艾未未的妻子路青强调,艾未未没有任 何义务对发课公司承担法律责任,因为艾未未只是一个设计师,并不是公司法人代表。路青在接受采访时愤怒地说:"他们(官方)指控说艾未未涉嫌让发课公司逃巨额税款,这完全是一种诬陷,是莫须有的罪名。"
作者:洪沙
责编:叶宣
 
德国之声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刘诗雨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