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大陆全民疯狂放贷 希望跑赢通货膨胀

    近年珠三角中小企融资难,让民间贷款公司财路大开。高利息回报下,全民放贷之风愈演愈烈。记者今年3、4月在广州、深圳、潮汕和中山等地采访发现,深圳 3000家民间借贷8成老板为潮汕人,粤东担保、拆借、亲朋好友之间“标会”等各种类型的民间借贷遍地开花;从卖杂货的士多老板、目不识丁的农村老太太,到写字楼白领、公司老板,只要手中有点钱,都希望拿出去放贷,他们绝大多数对风险并无考量,若资金链一旦断裂,随时血本无归。

  文汇报报道,2009年,潮汕人林慕还只是深圳一家物业公司的普通管理员,拿着3千多的工资,平时打打文件,不谙金融圈。2010年,在朋友的介绍下,他成了一名民间借贷的中间人。“东莞的上家给我5个点的月息,我给人2、3个点,赚个利息差。借钱对象是同事、朋友。”最高峰的时候,林慕筹了30多万,每个月赚6、7千,比工资高一倍。与此同时,林慕家里四个兄弟姐妹以及一对父母也全都参与其中,从老家揭阳筹钱到珠三角放贷。

  老百姓冀跑赢通胀

  借钱给林慕的人以为,钱是通过合法注册的民间担保机构借出的,每个月能按时拿到利息,不少人抱着一个朴实的愿望将血汗钱借出去:“至少高过银行利息,至少跑赢通胀。”

  或许正是利用人们这样的心理,过去的两年间,像林慕这样的民间借贷中间人的“业务”特别红火。他们大多从潮汕等藏富于民的地区借钱,然后放贷到深圳、广州、珠海等经济发达城市。

  在潮州饶平县新丰镇,一个人口4万人左右的偏远小镇,民间担保和融资机遇云集。当地一个融资公司,集资数额便达4千万,不到半月便尽数贷出,其中大部分输往珠三角。有知情人士介绍,由于粤东年利率仅20%,较珠三角民间融资30%-40%便宜10%甚至一倍,许多在深圳开办工厂的人,通过亲戚朋友关系贷款,将粤东资金搬至珠三角用于公司的运转,以弥补公司资金链的紧张。

  经济欠佳放贷破产

  有身家不过数十万的普宁村民轻易筹得十倍身家,前往深圳投资。陈毕彬(化名)原先在村里做饮食等小买卖,听闻邻居在深圳开办手机装配厂,便以1.5% 的月息从家乡20多个朋友和亲戚处筹得500万元,希望合作上游配件加工。不到一月陈毕彬便将资金集齐到手。谁料由于出口形势不好,加上经营不善,邻居生意亏损,欠了将近一亿的债务,更悄无声息移民出国,一走了之。

  深圳市一资深业内担保人士向记者透露了一个惊人的数字:尽管深圳合法注册的民间担保机构不到200家,但深圳从事民间借贷的担保、投资咨询等公司就高达2000-3000家,后者是前者的10-15倍。而活跃在深圳的民间借贷中有80%为潮汕人。他们将资金从粤东向珠三角大腾挪,从中赚取利差。以每家担保公司资金量为5千万计算,从粤东地区涌入深圳的资金就高达1.2万亿。

  普通老百姓将手头的资金借贷出去是为了“跑赢通胀”,许多企业将资金投入民间担保机构则是对实体经济失望。

  靠短期放贷赚快钱

  黄先生2年前从一名港商手中盘下一个小型的出口灯具制造厂,原以为有设计专利,经历金融危机后企业有发展前途。但接手后逐渐发现,出口形势不容乐观,人力成本上升,企业生存都成问题。而作为小型工厂,向银行贷款融资更加艰难。制造、贸易不好做,遂利用手里赚得的一些钱,靠其他投资赚收益。林先生指, “民间贷款利率一般是一个月2.5%-3%,有些会更高一些,但只做一些短期贷款,贷款的企业一般也比较熟悉,并且还会对企业进行系列风险审核。”由于他们都是向熟人和朋友的企业借贷,借贷者可能出逃的风险不大,这远较制造业赚钱来得快。

  由于劳工和原材料等成本不断上升,珠三角制造业出现大量微利甚至零利润企业,和黄先生一样,珠三角不少制造业企业宁可将富余的资金成立融资担保公司。这些企业资金流出制造业,为缺钱的上下游企业和熟人朋友企业提供融资,年利息至少达20%-30%,较2008年增长了70%。

责任编辑: 于飞   来源:中评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