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周恩来南海密会蒋经国 密谈“一个中国”

据港媒的分析报导和当事人罗青长证实,周恩来在文革前的1963年曾密赴南海,在东沙岛与蒋经国会面,双方秘密会谈的内容至今未有披露,但当事人之一的罗青长提及双方在“一个中国”的问题上达成了默契。军方人士彭绪一称由于文革,这种默契未能实现。
 
1996年1月,香港南华早报》发表一篇来自大陆的新闻称:1963年冬天,国共两党的高层领导人,曾在南海某一岛屿上进行过一次绝密的高级会晤,参加这次秘密会晤的中共领导人是当时的国务院总理周恩来,随行人员包括国防委员会副主席、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与蒋氏父子均有历史渊源的前国民党将领张治中和国务院对台办公室主任罗青长。国民党方面参与会晤的是蒋介石蒋经国当中的一位或两位。
 
接着《开放》杂志在1996年4月号上发表了题为《周恩来确在南海某岛秘密会晤蒋经国》的专稿。文章援引北京“军方人士”彭绪一的消息来源证实:周恩来确曾密赴南海,并称国民党参加会晤的人员不是蒋介石,而是时任台湾“政务委员”、“国防部政战部副主任”的蒋经国。文章还说明会晤地点是在南海东沙群岛上的东沙岛。
 
1997年冬天,北京改革出版社出版了南海舰队司令员吴瑞林的纪念文集《最可爱的人》,其中有罗青长撰写的一篇文章《他曾为周恩来护航——回忆吴瑞林同志二三事》。
 
罗青长在这篇文章中承认香港传媒报导属实。他写道:“1995年过年,我去吴瑞林家中探望他,老战友见面,分外高兴,促膝长谈,一起回忆当年一起工作与战斗的情景……1963年12月初,周恩来总理与张治中副委员长到广东省边境,与两位能沟通国共两党关系的人进行秘密会晤,我当时任中央对台办主任,参与了此次鲜为人知的活动……”
 
罗青长此文证实:第一,周恩来1963年12月初,确由张治中和罗青长两人亲自陪同前往广东省边境;第二,确由时任南海舰队司令员的吴瑞林中将亲自带领护卫舰前往“预定会晤地点”;第三,海上的行程至少在一夜时间以上,而且罗青长在文章中还提供了周恩来在夜航中安稳睡了一夜等情节;第四,会晤时间是“几天”(彭绪一认为是4天,香港传媒则分析为3天,而罗青长始终不肯说明具体时间,只说明是“几天”)。
关于双方此行密谈的内容,罗青长文章中没有披露。只说:“31年后的1995年过年,我与吴瑞林同志见面时,又谈起了这段历史。我向他说明这次会晤沟通了当时的台湾当局与大陆,在都主张一个中国的问题上,事实上达成了默契,使国共两党有了一定基础的共识。”
 
“当时由于高度的保密,中央未对吴瑞林同志说明此行的详情。在我们回顾完这段历史后,瑞林同志很欣慰地说,他这才知道1963年12月的护航,使他有幸完成了一项重要的政治使命。这件事不但有历史意义也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对于南海的国共高层会晤内容,彭绪一在死前曾经说过,“周恩来和国民党代表当时达成了共识和默契,后来由于大陆的‘文革’影响,使共识和默契没能实现。”据港媒的分析报导和当事人罗青长证实,周恩来在文革前的1963年曾密赴南海,在东沙岛与蒋经国会面,双方秘密会谈的内容至今未有披露,但当事人之一的罗青长提及双方在“一个中国”的问题上达成了默契。军方人士彭绪一称由于文革,这种默契未能实现。

1996年1月,香港《南华早报》发表一篇来自大陆的新闻称:1963年冬天,国共两党的高层领导人,曾在南海某一岛屿上进行过一次绝密的高级会晤,参加这次秘密会晤的中共领导人是当时的国务院总理周恩来,随行人员包括国防委员会副主席、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与蒋氏父子均有历史渊源的前国民党将领张治中和国务院对台办公室主任罗青长。国民党方面参与会晤的是蒋介石和蒋经国当中的一位或两位。

接着《开放》杂志在1996年4月号上发表了题为《周恩来确在南海某岛秘密会晤蒋经国》的专稿。文章援引北京“军方人士”彭绪一的消息来源证实:周恩来确曾密赴南海,并称国民党参加会晤的人员不是蒋介石,而是时任台湾“政务委员”、“国防部政战部副主任”的蒋经国。文章还说明会晤地点是在南海东沙群岛上的东沙岛。

1997年冬天,北京改革出版社出版了南海舰队司令员吴瑞林的纪念文集《最可爱的人》,其中有罗青长撰写的一篇文章《他曾为周恩来护航——回忆吴瑞林同志二三事》。

罗青长在这篇文章中承认香港传媒报导属实。他写道:“1995年过年,我去吴瑞林家中探望他,老战友见面,分外高兴,促膝长谈,一起回忆当年一起工作与战斗的情景……1963年12月初,周恩来总理与张治中副委员长到广东省边境,与两位能沟通国共两党关系的人进行秘密会晤,我当时任中央对台办主任,参与了此次鲜为人知的活动……”

罗青长此文证实:第一,周恩来1963年12月初,确由张治中和罗青长两人亲自陪同前往广东省边境;第二,确由时任南海舰队司令员的吴瑞林中将亲自带领护卫舰前往“预定会晤地点”;第三,海上的行程至少在一夜时间以上,而且罗青长在文章中还提供了周恩来在夜航中安稳睡了一夜等情节;第四,会晤时间是“几天”(彭绪一认为是4天,香港传媒则分析为3天,而罗青长始终不肯说明具体时间,只说明是“几天”)。

关于双方此行密谈的内容,罗青长文章中没有披露。只说:“31年后的1995年过年,我与吴瑞林同志见面时,又谈起了这段历史。我向他说明这次会晤沟通了当时的台湾当局与大陆,在都主张一个中国的问题上,事实上达成了默契,使国共两党有了一定基础的共识。”

“当时由于高度的保密,中央未对吴瑞林同志说明此行的详情。在我们回顾完这段历史后,瑞林同志很欣慰地说,他这才知道1963年12月的护航,使他有幸完成了一项重要的政治使命。这件事不但有历史意义也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对于南海的国共高层会晤内容,彭绪一在死前曾经说过,“周恩来和国民党代表当时达成了共识和默契,后来由于大陆的‘文革’影响,使共识和默契没能实现。”

责任编辑: zhongkang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12/0530/2480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