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言论 > 正文

夏明:薄家悲剧 习近平继承一枚魔戒

〝重庆三部曲〞从王立军出逃,到谷开来领死(缓两年),再到八月底五日连续审判薄熙来,让世人不断看到老底掀翻、家丑外扬。从本质上来说,薄、谷、王事件就是两桩家务事:薄家的家务事和中共的家务事。

薄、谷、王事件是两桩家务事

先说说薄家的家务事。抛开所有的价值判断,薄熙来被押上审判台,让薄家三代、薄熙来一家三口的悲剧成了个大圆满。像许多中共领导一样,薄家的老爷子薄一波算得上是中共夺权的功臣,所以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位高权重。不幸的是,文革刚一开始,薄一波就被划为〝六十一人叛徒集团〞成员之一,遭受牢狱之灾长达十二年之久。他的家人也备受牵连,妻子胡明被迫害身亡、三个儿子也锒铛入狱,儿子薄熙来少年时代就进监狱,被囚禁五年。半个世纪后,薄家最有出息的儿子、官阶高至政治局委员、并有望问鼎大位的薄熙来轰然倒下,成为被告押上审判台。一个昔日享尽荣华富贵的三口之家落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夫妻反目,亲朋投石。即便亡命天涯的宝贝儿子薄瓜瓜入读哥伦比亚法学院,但也并未完全免于司法的追究。薄家兄弟姐妹也被牵连进去,受到不同程度上的冲击。

平心而论,以薄、谷夫妇的背景、智力、能力和魅力,他们在任何一个社会都可能会获得家庭成功。但也许只有在中国这样的社会,他们才会落得今天的悲惨处境。此处并不是要说,薄、谷二人遭到了天大的冤枉,而是说,第一,在一个健全的民主法治社会,制度绝不会鼓励、放任他们走这么远,最后再算总帐;第二,如果中国政治能够摆脱元老指认接班人、采纳选举制,薄熙来完全可以发挥自己的特长(打造形象、掌控媒体的能力),在民主体系下寻求更大的政治成功,而不必被体制和意识形态所逼迫,走上毛左派的邪路;第三,即便已经进入法律程式,在民主法治的司法体系下,薄熙来也会少受身心双重折磨,在强大压力下〝被询问了数百次、并且晕倒了二十七次〞;未来也只有在民选政治中薄熙来才有可能东山再起、求得新的政治定位。

但作为〝红二代〞、〝太子党〞和〝党组织的人〞,薄熙来恐怕并未意识到他的命运其实是一个高概率事件。他有自责个人性格缺陷,似乎相信真是〝性格决定命运〞,而没有认清在特定社会和政治制度环境下的个人选择起了更大的作用。以至所谓的〝薄熙来庭上翻供〞既未指控逆向淘汰、逼良为娼的中共体制,把中共厚黑的权力运作体系押上历史的审判台,也未牵连当今在任的任何高官。尽管薄熙来的一些追随者还继续一厢情愿地为他的庭上表演溢美,做着咸鱼翻身的白日梦。薄熙来本人却没有抽刀断臂、投奔梁山、登高而呼的意愿和勇气。他和他的家人盘算的恐怕还是相信党组织、等待类似薄一波最终被平反昭雪的一天。

中共打造出一颗〝至尊魔戒〞

其实,即便薄熙来和他的追随者心想事成,薄熙来最终成了〝毛泽东〞,毛的命运与当今薄熙来的命运又有何实质差别呢?毛背叛了结发妻子杨开慧,让她死在军阀手中;把与自己长征路上共患难的战友贺子珍打入精神病院;最后又无力保护江青,〝毛主席的一条走狗〞落得与谷开来一样的命运,被判死缓,最终上吊自杀结束了凄凉的晚年余生。毛也让自己的子女流浪街头,一个生死不详,一个变成精神病人,在动荡年代侥幸生存的长子毛岸英又在朝鲜战场上为金家卖命而一去不返。毛与贺子珍和江青所生的两个女儿在文革后也受到牵连,历尽人间冷暖。所以有人称毛泽东为〝害尽了身边所有亲人的毛毛虫〞。尽管毛的尸体还躺在冰冷的水晶棺里,他还像〝老大哥〞一样从天安门城楼监视着每一个路人,但他作为二十世纪〝三大恶魔〞,与希特勒、史达林并列,已成国际世界史学界的定论。他的恶名将诅咒他的后人,而一个〝现世宝〞似的孙子更使世人对此确信不疑。

从毛家悲剧,走到邓家悲剧(三起三落的邓小平害得长子终身瘫痪),再进而到今天薄家悲剧,都是共产党的家务事。它们都看起来真像是共产党〝红宝书〞讲述的党史,一部《魔戒三部曲》:〝黑暗之王〞中共打造出一颗〝至尊魔戒〞──党国至高无上的权力,一个血红色政权。握有它,党国可以统治其他十九颗魔戒:三颗给了党国的精灵毛泽东、邓小平和江泽民,九颗给了最终都将退出历史舞台的〝九常委〞,另外七颗给了七个小矮人。在争夺至尊魔戒的历史长河中,他们个个都像史麦戈(Smeagol)变得邪恶起来,相互廝杀,以谋取绝对的生杀大权。而一旦大权在手,他们又被这个权力的魔戒所诅咒和荼毒,堕落扭曲,永远生活在仇视和恐惧的双重人格之中。

习近平继承的何尝不是一枚魔戒

英国作家托尔金的《魔戒》写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历史背景之下。目睹指环王们为了独裁的至尊权力,相互施展同样的邪恶手段,纷争不已,完成相互自戕,又涂炭无辜生灵。托尔金呼吁人类集体觉醒,为了挽救人类文明,自愿放弃魔戒,为人类和后代立功。二战后,德国人上上下下集体忏悔,放弃纳粹主义,拥抱民主;日本接受和平宪法,永远放弃用战争手段解决外交争端,都可以在托尔金的政治比喻中找到对应。

今天,习近平登上中共权力最高位,继承的又何尝不是一枚魔戒?在他与薄熙来暗里和公开的争权夺位的过程中,不少善良的人们期盼他能成为一个好人〝佛罗多〞,主动开启政改,限制无限权力,把中共专制体制的魔戒永远扔进末日火山中。正像获得魔戒后最终舍不得割弃它的佛罗多,习近平在执政后日益显露出,他顶不住魔戒的诱惑,直指自己是至尊权力的主人。习近平在生死之渊前面临两个抉择:是做人有所不为,有所保守,有所畏惧,埋葬中共至尊魔戒,放弃绝对的权力,远离绝对的腐败,顺应众意,接受善友,带领中土人民登上民主高峰,迈进自由乐土?还是沿着〝毛〞、〝邓〞路径,安于人格分离,迈出最后的一步,把自己的人生复制成毛和薄的拷贝?

文章来源:动向2013年9月号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