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颜丹:大陆人用电之殇

近日,一则题为《电表被加速,电力公司干伤天害理事》的文章在微博和微信上广为流传。针对文中所述“中国75%的电表都被蓄意加速,原因在于一些电力公司私下要求生产电表的企业将电表调快”等内容,中共喉舌媒体——央视于第一时间公开表示“这是一条让人十分忧虑的谣言”,并劝诫看到此消息的老百姓“不要轻易相信”、“不要轻易上当”。

我们且先不论这则消息是真是假,仅从人们听到此类消息时所表现出的好奇和关注就能看出,用电量以及用电支出的多少,实际与老百姓的生活息息相关。提到用电支出,就不能不说中国的电价。根据国际能源署2011年的数据,经合组织国家(OECD国家,世界主要发达经济体)的平均居民生活用电价格为0.16美元/度。其中,丹麦的电价最高,为0.41美元/度;韩国最低,为0.09美元/度。此外,美国和加拿大的电价也不高,分别为0.12美元和0.1美元。而中国,相对来说最便宜,仅需0.08美元就可购买一度电。

看到这儿,可能许多人都会长嘘一口气,毕竟从数字的单向比较而言,电价低廉的绝对优势始终让人倍感欣慰。然而事实上,价格水平并不能完美的呈现出一个国家或地区的民众在用电时对电价的依赖程度,也不能反映出老百姓在价格面前对电量的实际承受能力。因此,若要全盘考虑用电情况,还需要加注另一个重要指数,那就是收入水平。那么,各个国家或高昂、或低廉的电费在该国居民的收入中又占比几何呢?

以一些发达国家为例,居民消费1000度电的费用与全国月平均工资的占比在6.79%。其中,电价最高的丹麦占比10.68%,电价最低的韩国占比3.19%;电价水平本就偏低的美国,占比2.67%,仅次于占比最低的挪威(2.29%)。而中国,虽以0.08美元/度的电价低于韩国,但在民众收入的占比中,每千度电费的支出比例却高达30.68%,是发达国家的4.52倍。

从这一比例中我们足以看出,尽管中国电费的单价还算低廉,但在不断缩水的收入面前,老百姓对电费的支出实际是难以承受的。此时,我们可以静下心来想一想:究竟谁应该对民众用电的超负荷支出负责?他们又该如何负责?或许,对于这些不言而喻的问题,中国人的内心深处潜藏着太多的无奈与纠结。因为人们从小到大受到的教育中始终都在强加一个有关“中国国情”的概念,那就是“一切资源属于国家”。在一党独大的中国,这里的“国家”显然只指高高在上的强权政府,而并非毫无权利可言的普通民众。

既然政府拥有资源,也拥有开发、应用、买卖资源的权力,那么,资源行业所形成的垄断以及在此之上实现的利益瓜分就无法避免。既然“电力”毫无例外的隶属于资源行业的范畴,那么,老百姓使用的电量、承受的电价,也就不折不扣的将与权力形成的利益掠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事实上,网文中早已不乏对“电力系统为中共红色家族所掌控”的内幕消息的揭露。由此可见,靠权力大发横财的中共权贵在对利益的掠夺时是绝不会手下留情的。于是,人们经年累月所听到的,便是不时传来的“实行阶梯电价”亦或“电价上涨”的官方消息。

如果说,将垄断资源的利益所得尽收囊中的中共权贵,其始终如一的目地和企图不是为民谋福祉,而是为己谋私利;那么,在独占的资源中提高利润率,实现利益最大化就成了他们在一思一念中都处心经营、筹谋策划的存亡大事。而究竟如何能够实现利欲熏心的强烈诉求,对他们来说,更是时刻准备应对的当务之急。事实上,他们的私心早已决定了其言行策略定然不会拥有深邃博大的智慧,取而代之的只能是用机械、生硬、残忍的手段将盘剥演绎到极致。

按照这一逻辑,或许我们可以认为,只图私利的中共权贵在谋利过程中是无所不用其极的。而在中国官官相护、利益共享的官场环境中,在毫无监督、司法变身权力的家奴的社会体制下,发生类似“电力公司授意制表企业调快电表”、甚至政治权贵勒令电力公司完成高额度收入业绩等狗急跳墙、不折手段的丑闻,又是什么新鲜事呢?只是,央视在高喊着“造谣”的同时,也应该好好思量一下,哪些谣言辟得,哪些谣言辟不得。一旦辟了不该辟的谣,除了百口莫辩之外,恐怕只会招致“此地无银三百两”之嫌。

责任编辑: zhongkang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14/0614/4062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