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生态 > 正文

中国人祸 非河犯人 人自犯之

这次降雨并不是历史极值

据新华社报道,二○一六年七月十八日中午起河北省中南部出现降雨天气,继而转为暴雨。二十日凌晨起河北省朱庄水库等十八座水库一起向下游泄洪。也就在二十日凌晨,位于朱庄等三座水库下游的邢台市大贤村等地村民们受到洪水突如其来的袭击,几分钟内村庄淹水至二米多深,多名村民被洪水冲走,全是儿童、老人和残疾人。之前大贤村的居民并未收到任何水库泄洪的预警,要求他们撤离。

在邢台市抗洪救灾新闻发布会上官员声称,这次暴雨洪水远超六三年和九六年,为历史极值。这似乎是「天灾」的最有力的证据。

查找该区域一九六三年的暴雨历史数据(河北省内丘县獐?,内丘县现属邢台市),有如下结果:六小时降雨量四百二十六毫米(一九六三年八月四日);十二小时降雨量六百七十八毫米(一九六三年八月四日);二十四小时降雨量九百五十毫米(一九六三年八月四日);而邢台地区二○一六年七月十九日二十四小时的降雨量为三百六十毫米,与一九六三年八月四日的二十四小时暴雨量九百五十毫米根本不能相比,其它时段的暴雨数据也不能相比,不是一个等级,根本不可能是历史极值。

朱庄水库能防万年一遇洪水?

和这次邢台洪灾有关的三座水库为朱庄水库、野沟门水库和东川水库。朱庄水库是邢台市西部最大的水库,水库的工程目标以防洪、供水和灌溉为主,兼顾发电。朱庄水库有活动库容四点一六二亿立方米,水库控制范围达一千二百多平方公里。朱庄水库工程于一九七一年十月正式开工,一九七六年底开始拦蓄洪水,至一九八一年底主体工程按批准设计全部完工。以一九七六年投入运行计算,朱庄水库已经运行四十年。根据海河水利委员会冯炎主编《海河》提供的资料,用通俗的话说,朱庄水库可以防万年一遇的洪水,按《九十标准》则可防二千年一遇的洪水(据说三峡水库也能防千年一遇和万年一遇的洪水)。在遭遇万年一遇的洪水情况下,水库泄洪流量不得超过二十年一遇的流量,下泄洪水流量不得超过每秒五百立方米。

根据凤凰网信息朱庄水库在二十日凌晨三时的入库洪峰流量为每秒七千七百八十立方米,接近十年一遇的洪水流量,二十日八时回落到每秒二千六百二十立方米,预计入库洪水总量为三亿立方米,截至二十日八时已经入库洪水二点三亿立方米。当时朱庄水库的水位为海拔二百二十九点零五米,超汛限十一点七四米。目前泄洪量为每秒一千三百四十立方米。

根据河北省水利水电勘测设计研究院的资料,朱庄水库在遭遇二十年一遇洪水时,水库的防洪库容为三点一一亿立方米,完全可以容纳预计入库洪水总量三亿立方米。水库的最大防洪库容为四点一六二亿立方米,已经入库的二点三亿立方米洪水,仅占最大防洪库容的百分之五十五,还有蓄洪的余地,没有到非超标泄洪的地步。朱庄水库的汛限水位为海拔二百三十七点一米,二十日八时的水位二百二十九点零五米,不是超汛限十一点七四米,而是低于汛限水位八点零五米。朱庄水库可以蓄水至海拔二百五十四点六米,当时的水位二百二十九点零五米距离二百五十四点六米还有二十五米!

根据邢台市防汛办的电话通知记录,朱庄水库在七月二十日凌晨泄洪的流量为每秒一千五百立方米,是下游河道安全泄量每秒五百立方米的三倍!朱庄水库的下泄流量超过下游河道的安全泄量,必然导致部分泄洪流量进入地势更低的七里河。因此,七里河洪水和朱庄水库的三倍于下游河道安全流量进行泄洪必然有关。河北省十八座水库一起向下游泄洪的命令应该是来自国家防总和河北省防总,他们担心水库大坝的安全。一九六三年海河流域暴雨导致二百多座水库溃坝,而东川水库就是最早溃坝的水库之一。防千年或者万年一遇的洪水都只是纸上谈兵。

从一九四九年之后,中央政府就把建设水库大坝作为防洪的最主要手段,海河流域是开发程度最高的地区之一。到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海河流域共建有水库一千八百六十座,总库容量二百八十五点四亿立方米,而海河流域常年平均径流量为二百六十四亿立方米,水库总库容为常年平均径流量的一点零八倍。著名水资源专家克拉克认为,一条河流的开发程度应在百分之五以下,最大不能超过百分之十五,否则整个河流生态系统将被破坏。开发程度越高,生态系统被破坏得越厉害,海河流域河流的开发程度已经超过百分之一百!

南水北调中线工程与邢台洪水

一些人知道邢台这个地方是由于一九六六年发生的地震,很少有人知道邢台是仰韶文化发源地之一。邢台建市已经有三五○○年历史,是中国最早形成城市的地区,邢台在商代曾是国都。可见这个地区的风水之杰出。

邢台地处太行山脉和华北平原交汇处,西高东低,西部是山地,东边是平原,山地与平原中间为丘陵。邢台现是一个水资源缺乏的地区,而历史上的邢台则是水资源条件很好的地方,如济南是一个泉城。史书记载,大禹治水曾疏导九河之水于邢台东边的大陆泽。

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建造前,邢台有二十多条河流,如卫运河、交河、北沙河、清凉江等等,河流顺地势自西向东流。二○一四年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建成,输水干渠从南至北横切中原大地的八百多条河流,在邢台境内与二十多条河流相交。为了避免污染调水工程的水质,自然河流不得与输水干渠平面相交。在邢台境内的河流通过虹吸管道从南水北调的输水干渠的下面、也就是从地下通过。为了节省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造价,最后八百多条河流只剩二百多条,邢台境内的二十多条河流也只剩下六条河流,其中包括七里河。每条虹吸管道的通过能力都是按照河流二十年一遇的洪水量计算。当暴雨来临时,六条河流要承担二十多条河流的下排任务。因此,洪水破堤,淹没村镇和民居是必然的结果。

七里河在城市中心区河道相当宽,但到大贤桥处迅速收窄。城市中心区河道的通过能力达每秒五百八十立法米,而大贤桥处河道的通过能力只有每秒四十立法米。当上游水库下泄洪水在大贤桥受到阻挡,水位上升,漫过河堤,造成溃堤,淹没大贤村等多个村庄。其实在大贤桥缩口的布局是城市规划师的精心设计,目的是让七里河在城市中心区保持在一个高水位上,宽宽的七里河和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输水干渠组成一个「两河绕三山」、「六水润八园」、「百泉复涌」的一个国家级水生态文明城市的景观,而河流本身过流功能则完全被忽视。

大贤桥原名为龙王庙桥,二○一六邢台溃堤处先前应是龙王庙。大水冲了龙王庙,是不折不扣的人祸。正如《元史‧河渠志》所说:非河犯人,人自犯之。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王笃若 来源:动向杂志2016年8月号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生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