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对比 > 正文

杨宁:从日本黑社会怕老百姓说于欢赵鑫案

西方国家的民选官员畏惧老百姓不是什么新鲜事,但西方国家的黑社会害怕老百姓还真的鲜为人知。几天前,看到了旅日华裔记者徐静波先生的一篇文章,题目是《日本的黑社会为什么怕老百姓》,联想到当下的中国,尤其是近一段时间发生在山东的〝辱母案〞及发生在四川的中学生惨死案,感慨颇多。

日本的黑社会主要有三大组织,即山口组、佳吉会、稻川会。山口组最为有名,其势力范围主要在以大阪和神户为中心的关西地区,而佳吉会和稻川会势力范围则在以东京为中心的关东地区,总部都在东京,一个在赤阪,一个在六本木,两者直线距离约1500米。

如果两个黑社会组织毗邻而居会出现怎样的状况呢?《日本的黑社会为什么怕老百姓》就讲了日本老百姓抗议稻川会搬家的趣事。三年前,稻川会买下了赤阪的一座三层小楼,要作为新的总部,而这栋楼就在徐静波所在的办公楼30米处,与佳吉会总部直线距离仅为170米左右,可以说基本算是邻居了。

周围的居民不知从哪里听说了稻川会要从六本木搬到赤阪来的消息,立即组织抗议活动,在这栋小楼的周围插上了〝坚决反对稻川会搬迁〞、〝不许进入赤阪〞的抗议旗子。好几天,赤阪自治会的老大爷、老太太,还有一些家庭主妇,在小楼前搬了椅子静坐抗议。而稻川会的人不但没有动手驱赶他们,还一边点头哈腰的向老人们赔小心,一边往楼里搬东西,生怕得罪了他们。徐静波从办公室的窗户望下去,总觉得那些抗议的老大爷像黑社会,而黑社会的那些人更像是孙子。

这件事最终惊动了东京警视厅。担心两大黑社会组织做邻居会擦枪走火,警视厅派了两辆警车停在稻川会的新楼前,也不吭声。抗议的大爷大妈们看有警察撑腰,干脆将抗议的旗子插遍了大楼周边。

半个月后,这场对垒以大爷大妈们的胜利告终。稻川会宣布放弃搬家计画,同时宣布将大楼出售,但几年过去,都无人问津。据说里边装修极为豪华。

再回过头来说山东、四川发生的这两件令人发指的案子。根据媒体报导,山东青年于欢经营企业的妈妈因为欠了高利贷,被追债者以极端下流手段逼迫、侮辱后,警察置之不理,被逼到绝境的于欢于是刺死了一个追债者并刺伤了其他几人,他也因此一审被判无期。无疑,这个案子中的追债者是有着黑社会的背景的,而根据网路披露,追债者的后台竟然有检察院的人和警察,因此坊间一直所言的〝警匪一家〞在此再次得到了印证。

而〝警匪一家〞的又何止是在山东。四川泸州太伏县学生赵鑫明明是被校园〝黑社会〞欺凌、殴打致死,但据说因凶嫌有当地官员背景,当地警方和政府罔顾事实,楞是将一件典型的杀人案编排成了坠亡案。

为什么在中国黑社会和自称〝人民的警察〞都不敬畏、害怕人民呢?不妨先看看日本的黑社会为什么怕人民吧。

根据徐静波先生所写,日本黑社会害怕老百姓的原因有三个:一是日本黑社会一直有个规矩,那就是〝不扰民〞。第五代山口组组长曾说过这样一句话:〝民众的宽容,就是我们存在的基本。〞因此黑社会都会和所在地区的老百姓搞好关系,并在老百姓需要帮助时提供帮助,比如地震。

二是黑社会的利益不是来自于对百姓的敲诈,而是拥有自己的企业和收入源,并建立了宝塔式的收入管理体制。因此,日本很少听到哪家企业因不交保护费而遭到黑社会打砸的消息。

三是政府对黑社会组织有严厉的法律和潜规则约束。日本是一个公开允许黑社会存在的国家,但同时也制定了一系列法律约束黑社会,其中最基本的是《暴力团对策法》。在该法律中,禁止黑社会从事21项活动,包括要求企业和个人赞助、以商品质量问题为由要求赔偿等。正是在政府的严格规范下,黑社会组织无法〝越轨〞和〝动粗〞。是以,〝规矩做人〞是日本黑社会组织赖以生存的行为准则。

与之相对照,中国一党专制下的中共本身就是一个最大的黑社会组织,从其建政之日起,就以扰民、害民为己任,因为它根本就不在乎民意。也因此,在这边土壤下,滋生了包括专政机器警察在内的各类黑社会成员,他们同样以扰民、害民为己任。而不论是中共还是各类黑社会成员,他们的众多收益均来自对百姓的盘剥、敲诈,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自然,作为黑社会组织的中共也无法制定什么切实的法律约束自身。别的不说,一部《宪法》就是典型的欺骗老百姓的玩意,这么些年来,宪法中所言的言论、信仰、出版等自由,中国人何时拥有了?

因此,在中国当今这片土地上,出现多少个于欢案,赵鑫案,雷洋案,聂树斌案,呼格案……都丝毫不令人奇怪。因为不除掉中共这颗寄生在中华大地上的毒瘤,中国老百姓的尊严就会一直被践踏,就永远不会像日本百姓哪有享有真正的权利和自由,也自然谈不上什么黑社会害怕老百姓的现象出现了。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华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对比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