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言论 > 正文

与前公公“闪婚” 仅仅是自辱?

在拆迁利益面前,已没有什么礼义廉耻了,尤其是党员(以下皆为网络图片)

陆媒报道,“一名女子和丈夫离婚后,第二天就与前公公结了婚。”本来是社会热点的新闻却引来了巡察组。近日,随着湖南省长沙市开福区委对浏阳河街道专项巡察情况的公布,假离婚、假结婚,前儿媳与公公“闪婚”,拆迁利益驱使下的种种乱象被一一揭开,牵涉其中的中共党员干部受到纪律处分。

其实不用看文章内容,你就知道这一定又是牵扯到拆迁、分房,为了多占房子、多拿拆迁款而使用的“下三滥”手段。而套用“村看村,户看户,群众看党员,党员看干部”一说,出现大面积“假结婚”、“假离婚”的地区,肯定是中共党员干部带了“好头”。

浏阳河街道确实有党员、干部带头,文章就交代了几个案例:如鸭子铺社区副主任王静就主动承认自己已在异地享受拆迁安置;沙坪街道景区办公室常务副主任王先用“黄鲜”的假名骗取拆迁安置费;浏阳河街道社会事务办副科级干部苏建立在2012年以作废的结婚证申报“半边户”资格,并以此获得拆迁安置。

巡视组经过认真核查发现,全街道包括7户党员家庭在内共有40余户居民涉嫌以“非正常离结婚”等方式试图获取征拆款。而更令读到该文的局外人都感到“脸红”的是,这40余户居民中,竟有5户存在公公与儿媳妇结婚、舅母与外甥结婚等明显违反社会伦理的荒唐联姻。

巡视组认为他们明显违反社会伦理的荒唐联姻,普通网友也一定会这么看。但在他们这5户居民来说,或许真的没看出有违人伦这么严重的问题。在他们看来,这种建立在“假离婚”基础上的“假结婚”,又不会造成“假戏真做”,无非是“离婚不离房”、“离婚不离床”外加“结婚不同床”,等那拆迁款、拆迁安置房弄到手,很快再从法律上“真离婚”、二次“真结婚”,各归原位,老公公还是老公公,绝不会依法与儿子争老婆;外甥还是外甥,绝不会与舅舅争老婆。

只是我要担心那35户并未被巡视组说成“明显违反社会伦理的荒唐联姻”的家庭,如果这种“假离婚”一旦弄假成真,导致另一方鸡飞蛋打,那又该如何收场?

别以为不可能出现这样的荒诞剧,连看涨楼市,规避“限购”都有人出此下策。2016年10月,郑州晚报曾报道,自称在郑州市花园口区域居住男子,想再买一套房,就和妻子商量“假离婚”,离婚证办下来后妻子不见了。妻子给他发来短信说“已经离婚了,不再有关系了”,还表示要换掉手机号码断绝双方联系,准备带着房子重新嫁人开始新生活,随后果然失去了联系。

类似的新闻在网上已是频繁出现,为在拆迁中获得更多利益而“假离婚”的更比比皆是。比如去年年初,因为离婚后每户可多拿钱和房屋面积,南京高新区一村庄拆迁时,全村160多对夫妻,上至八十多岁老两口、下至刚结婚不久的小夫妻,绝大多数都离了婚。

只是,我对此文发出的信息有一处不明,那就是这些“假结婚”的当事人,包括公公娶前儿媳、外甥娶舅母的5户,他们取得的结婚证明应该是合法的。那么问题来了,巡视组来了,他们就不再享受浏阳河街道此前出台的拆迁补偿文件规定的相关待遇?

一位应该是受“婚姻法司法解释24条”困扰,看似“久病成医”的网友(@反24条联盟生亦何欢87)给我留言称“法律已经不存在事实婚姻,没有所谓假离婚,假结婚,这样的称呼只应该在道德层面,不能出现在法律层面,因为双方同意,又是单身随时有结婚离婚自由!换句话说,他们这么做,并不违法!违反法律哪一条呢?!只能说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政策是拍脑袋制定的”。笔者比较赞同这位网友的分析,只是为了叙述方便,还是坚持使用“假离婚”、“假结婚”来说明问题。

我们这个社会应该反思,是谁诱惑他们“假离婚”?是谁逼他们冒着有违人伦的风险“假结婚”?无疑是那些不合理的制度规定,你要脸了,你就吃亏;你不要脸了,你就赚便宜。这完全是一套“逆淘汰”体系。因此,与前公公“闪婚”,与前舅母“闪婚”,他们不仅仅是自辱,更是社会之辱。根源在于不合理的制度怂恿甚至逼迫他们走上“自辱”之路。

笔者10年前在《制度性羞辱,别以为和你无关》一文中,就曾向大家介绍过诸如“低保边缘人”、“同命不同价”、高考移民、修改民族、带病提拔等“社会之辱”问题。同时还向大家介绍过“制度性羞辱”一词的来历。该词是社会伦理学家马格利特在《正派社会》一书中所提出的一个概念。在该书中,他大力提倡建立这样一种社会伦理规范:“不让社会制度羞辱社会中的任何一个人”。

“礼义廉耻,国之四维。四维不张,国乃灭亡。”古人在2000多年前就已经明白的道理,现代人对种种“制度性羞辱”肯定也不能无视啊。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华 来源:猫眼看人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