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木蹊说:黄仁勋有奶便是娘

作者:

01

小说《三体》里有句话:

爱因斯坦是反动的学术权威,他有奶便是娘,跑去为美帝国主义造原子弹!”

1933,德国小胡子继承大统之时,作为犹太血统的爱因斯坦正好在美国访学。

虽然他是搞科学的,但隐约之中觉得:

故土已经不适合他回去了,于是这位“现代物理学之父”顺势留在了美国,加入了美籍。

而这个故事在上世纪70年代,又有了新的一番演绎:

“他一生三易国籍,四换主子,有奶便是娘,见钱就下跪。”——《评爱因斯坦的相对论》

由于爱因斯坦于1922年到过上海,故当时一些上海的“理科”批判组牵头,整版整书的批判爱因斯坦,要给上海“消消毒”。

如果有心去看看这些文章,你会发现其中的一些帽子、逻辑,和今天的一些“碍国大师”何其相似。

02

时至今日,美国还有人在复刻“有奶便是娘”的故事。

一个叫黄仁勋,台湾人,创立了英伟达,市值全球第二。

谈到自己能为啥能成功的时候,他说:

“一切始于我父亲的远见,他把我带到美利坚,我的梦因此而成真,我为此感激不尽。”

市值排在英伟达后面的,是苹果。

创始人叫乔布斯,父亲是美国的叙利亚移民,生完母亲就把他扔到了孤儿院。

后来被美国的一个普通家庭收养,养父母用全部的积蓄供他念完大学。

排在苹果后面的,是谷歌。

创始人谢尔盖·布林的老爹,是苏联数学家米哈伊尔·布林。

他的主要工作是在计划委员会搞统计,统计苏联人的生活水平是怎么比美国人好的。

由于功勋卓著,他和爱因斯坦一样被派到国外访学,参加学会研讨会。

结果这一去思想就发生了变化,想尽办法带着老婆孩子润到了美国。

那么排名市值第一的微软呢?

其实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微软一度被谷歌压着打。

但自从换了印度裔CEO纳德拉后,情况就发生了变化,随着对AI技术的投资,微软重获新生,重回世界第一。

除了这四大科技巨头外,美国还有个科技狂人,又搞火箭,又搞电动车,还搞脑机接口。

他叫马斯克,和黄仁勋一样,是被老妈从南非带过去的。

这些外来人种,在远离故土的地方,成就了非一般的事业,续写了“有奶便是娘”的故事,搞出了一家又一家的“独角兽”。

中国社会科学院吴光胜教授曾说:

“中美之争绝非贸易之争,而是中美科技之争。”

所以问题来了,我们要怎么和这些“数典忘祖”的人竞争呢?

也许,我们根本不是和美国人竞争,而是和全世界最优秀的一批人才竞争。

一个数据是,硅谷有大概37%的人,是外籍人士,而在这些外籍人士里,中国人大概占到三分之一。

他们很多都来自于清华、北大这样的顶级名校,是从高考中杀出的天之骄子,是每个县市最优秀的孩子之一。

今天,我们说和美国赛跑,某种程度上,也是在和自己赛跑。

03

赛跑的关键,在于人才。

吸引人才的关键,无非是三个:

1给钱。

2圆梦。

3造环境。

商鞅是魏国人,怎么跑到秦国变法去了?因为秦王发布招贤令,给的钱更多。

韩信原本是给项羽打工的,怎么替刘邦卖命,还死都不反刘邦?因为刘邦力排众议,圆了他的“大将军”梦。

至于爱因斯坦和谢尔盖·布林为什么认了美国这个娘?

可能是因为他们认为,海那边的有更自由、开放的环境。

钱给到位了,谷爱凌也为中国而战。

梦圆到位了,马斯克也可以来敬酒。(特斯拉投产、FSD落户)

至于环境,如果我们能够提供一个提供一个物理博士不抢着去街道办的环境。

我想,我们也能吸引到来自全球的优秀人才。

04

站在百年未有之变局的角度上看,今天我们改变环境的动力,应该更加急切。

在上一个百年变局中,中国人已经做出了探索。

一开始,我们仅仅觉得是人才和技术的落后。

所以我们兴建新式学堂,派出天才儿童赴洋留学,然后花大价钱开办洋务,师夷长技以制夷。

但最后发现,派出去的人才,回来被重用的很少。

学到的技术,过几年又落后了。

越学差距越大。

 

2016年,阿尔法围棋与九段棋手李世石进行人机大战,以4比1的总比分获胜。

从那个时候开始,科技巨子们就看到了AI的巨大潜力,并投入重金研发。

到了2022年,那边宣布有了ChatGPT我们才开始火急火燎的说,俺们也有,而且不是一家两家,是200多家。

个别厂商宣传的时候,有的说无限对标4.0,还有的说局部超越,乃至遥遥领先。

但真正用过的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

价格的内卷,只能帮我们弯道超车,但创新的路上,没有任何捷径。

你骂黄仁勋有奶便是娘,他的皮领扣不可能卡到脖子。

刘慈欣在三体中说:

在中国,任何超脱飞扬的思想都会怦然坠地的,现实的引力太沉重了。

模仿,不应该是我们宿命,仇恨,也只能过过嘴瘾。

只有摆脱现实的引力,改良土壤和环境。

我们才能有自己的黄仁勋,自己的马斯克,自己的乔布斯。

这才是治本之策。

-完-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木蹊说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615/20676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