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林彪:是党中央决定让朱德脱裤子的

林彪说:“朱德你是有野心的,你检讨得很不够。有人当是他自己检讨的,不是的!是党中央决定让他脱裤子的,不检讨不行。你们是不知道的,……他想当领袖。高岗事件,他也主张轮流,想当主席,自己本事行吗?你一天都没做过总司令……”

朱德的孙子朱和平在书中记述,在庐山会议上,朱德因对办公共食堂、吃“大锅饭”提出批评而引起毛泽东不满;其对待彭德怀事件所持褒贬各半的态度,被毛泽东称为“隔靴搔痒”。1959年9月的军委扩大会议上,林彪的发言直指朱德,认为他的骨子里是反党、反毛主席的,和彭德怀是一路货。在文革初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林彪更是直言,是党中央决定让朱德脱裤子的,不检讨不行。

网络图片

朱德之孙朱和平撰写了《永久的记忆——和朱德朱德、奶奶康克清一起生活的日子》一书,其中记载了庐山会议至文革初期,中共高层间的激烈斗争,从中不难看出中共“绞肉机”体制之残忍冷酷。

庐山会议上惹毛泽东反感

1959年6月30日,朱德上了庐山。

7月6日上午,朱德在中南组的会上作了发言说:“去年成绩是伟大的。但对农民是劳动者又是私有者这一点估计不足,‘共产’搞早了一些。食堂要坚持自愿参加的原则,还要搞经济核算,吃饭不要钱,那一套行不通嘛!食堂即使全部垮掉,也不一定是坏事。我们应当让群众致富,而不是‘致穷’。农民富了怕什么?反正成不了富农,这是有关五亿人口安定的问题。”

朱德还对身边的工作人员说:“吃饭不要钱是个问题。钱没有用了吗?目前还需要用钱交换,否则,经济生活就会瘫痪。”“一亩地施肥几十万斤,下种上千斤,这不是发疯了吗?”

对此,毛泽东说:“食堂是个好东西,未可厚非,不是讲跳舞有四个阶段吗?”并对朱德说:“总司令,我赞成你的说法,但又和你的说法有区别:不可不散,不可多散,我是中间派。科学院昌黎调查组,说食堂没有一点好处,攻其一点,不及其余,是学《登徒子好色赋》的办法。”

战国时代辞赋家宋玉的《登徒子好色赋》写了一个夸耀自己完美无暇、攻击别人则抓其一点不及其余的人,毛泽东借用来反驳对办公共食堂、吃“大锅饭”提出批评意见的人。

很显然,毛泽东这是在批评朱德。朱德说过“食堂全垮了也没关系”的话,引起了他的反感。

毛认为朱德批彭是“隔靴搔痒”

庐山会议上最惊心动魄的事件要属讨伐彭德怀了。【相关文章:康生对彭德怀的定性令人毛骨悚然】

7月14日,彭德怀给毛泽东主席写了一封信,对大跃进以来“左”的错误提出尖锐的批评,不料却引起毛泽东的强烈不满。

7月16日,毛泽东将彭德怀写给他的信加上了一个《彭德怀同志意见书》的题目后,印发给与会同志,提出“要评论这封信的性质”。

林彪成了‘批彭’的急先锋。他大骂彭德怀是野心家,青年时曾起名“彭得华”,就想得中国。他大喊:“在中国只有毛泽东是大英雄,谁也不要想当英雄!”

朱德的批判言词没有火药味,所以还没等他讲完,毛泽东就将腿抬起,用手指搔了几下鞋面,说:“隔靴搔痒!”

显然,这是对朱德的发言没有“击中要害”而不满。

8月16日,会议通过《为保卫党的总路线、反对右倾机会主义而斗争》的决议和《关于以彭德怀同志为首的反党集团的错误的决议》,把彭德怀等人打成“反党集团”。在表决投票时,朱德弯曲着胳膊,手举到别人一半高的位置,似乎表明他是在极不情愿的情况下举的手,这动作没有逃过洞察秋毫的毛泽东的眼睛。

散会后,毛泽东在散步时遇到朱德,说:“你啊老总,举了举了半票。”朱德答道:“反正我举了手,至于手是怎么举的,我就不知道了。”

林彪向朱德放冷箭报复

1959年8月22日,在京西宾馆召开中央军委扩大会议。

9月11日,毛泽东在军委扩大会议上讲话,他说:“有几位同志,据我看,他们从来不是马克思主义者,他们只是我们的同路人,是资产阶级革命家进了共产党。”

这一天,林彪也在会上讲了话,刚一张嘴,就向坐在主席台上的朱德放出了冷箭:

“同志们!”林彪拉着长腔,用闪着寒光的刀子似的眼睛扫视了一下面无表情的朱德,“我今天还给一位在座的老同志提点意见,他是谁?这个人,一般人是看不出来的,他给人的印象是忠厚老实,平易近人,而且德高望重”,说着,他一拍桌子,提高声调:“但这是假的,他的骨子里是反党、反毛主席的,和彭德怀是一路货。他就是大名鼎鼎的朱德!”

“人家称他为总司令,他还心安理得地答应呢!”林彪用尖酸刻薄的语言,挖苦讽刺道,“他够当总司令的资格吗?”林扫视了一下会场,大声吼道,“他根本不配!我们的总司令,是我们的毛主席。”他还指着朱德说:“你这个总司令,从来没有当过一天总司令。不要看你没有本事、一天到晚笑嘻嘻的,实际上你很不老实,有野心,总想当领袖!”

书中认为,林彪对朱德的攻击,源于30年前,林彪挨过朱德的批评和处分而耿耿于怀。

1929年2月,朱德和毛泽东率红四军从井冈山向赣南闽西行进是遇到突袭,时任第二十八团团长的林彪拉起队伍就走,使红四军军部机关陷于极危险的境地。那次事件使朱德的前妻伍若兰被抓遇害。因此受到了朱德的严厉批评。林彪因此怀恨在心,曾在白沙一次支队长以上干部会议上,公然说:“朱军长给了我记过处分,这点我不在乎,就是这个月扣了我两块钱饷,弄得我没钱抽烟,逼得我好苦。”

林彪:是党中央决定让朱德脱裤子的

1966年5月4日,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在北京召开。

此时,毛泽东还在南方,会议由刘少奇主持,会议的内容是对所谓彭(真)罗(瑞卿)陆(定一)杨(尚昆)“反党集团”进行批判。会议还通过了发动“文化大革命”的“五一六通知”。

林彪还不敢把矛头指向刘少奇、邓小平,而1959年9月,军委扩大会议的经验告诉他,可以先拿朱德开刀说事。于是,朱德在会上便成了彭、罗、陆、杨之外重点批判斗争的对象。

5月23日,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在人民大会堂河北厅进行,林彪等人又在会上对朱德的“错误”展开批判。

林彪说:“朱德你是有野心的,你检讨得很不够。有人当是他自己检讨的,不是的!是党中央决定让他脱裤子的,不检讨不行。你们是不知道的,……他想当领袖。高岗事件,他也主张轮流,想当主席,自己本事行吗?你一天都没做过总司令……”

于是,有人随声附和,说朱德“有野心,想黄袍加身”。

对此朱德反驳:“说我是不是有野心?我八十岁了,爬坡也要人家拉,走路也不行,还说做事?事情我是管不了了,更不要说黄袍加身。”

造反派冲进了朱德家

随着“文化大革命”的发展,朱德愈来愈感到:这场运动就是要“革过去革过命的那些人的命”,自己就是这场“革命”的对象,恐怕自身难保了,应该少说为佳。

一次,造反派冲进了朱德家,将院墙上已经贴满了大字报,地上也有石灰刷的“炮轰朱德”,“打倒朱德”,“朱德是黑司令”,“朱德滚出中南海”的大字……

朱德看后愤怒地说:“除了‘朱德’这两个字,剩下的简直是一派胡言!”

阿波罗网白梅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白梅 来源:阿波罗网白梅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