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科教 > 正文

四川暴雨酿洪灾 专家分析原因

旅德中国水利专家王维洛:造成严重洪灾最根本的原因是,中共人定胜天,战天斗地,改造山河自然的无神论思想。四川暴雨酿洪灾的主要原因是河流河道变窄,“绵阳是汶川地震的重灾区,汶川地震后,投了大量的资金重建,岷江的河道被进行了人工的规划和重新修理,而中共在城市规划和建设中,利用河道搞房地产建设,现在四川的河流基本上都是很窄一条,旁边挤满了建筑。”

近日,四川多地遭遇暴雨袭击,其中绵阳市持续降大暴雨,逾5万人受灾,江河水位上涨,发生1949年以来最大洪水。图为绵阳洪灾。(视频截图)

近期,四川连日持续强降雨造成严重灾情。不少地区水漫街道,大街变河流,城区变泽国。那么,为何暴雨会造成这么大的洪灾?

四川一座被暴雨冲垮的大桥

综合陆媒报导,自7月8日以来,四川暴雨连连,成都、德阳、绵阳、广元等地局部地区甚至降下特大暴雨;涪江、嘉陵江、沱江、大渡河、岷江等5条干流及数十条河流出现超警戒水位,而涪江绵阳段遭遇1949年以来70年最大洪水。省内14市、64个县共145万人遭受灾情,不少城区积水被淹,街道变河流,城市变泽国。

对此,有网民质问,大江大河,支流、干流年年在治理,怎么就年年洪水到处泛滥?还有网民说,为什么年年都是百年一遇的洪水?

自7月8日以来四川暴雨不停(网络截图)

旅德中国水利专家王维洛对大纪元表示,四川暴雨酿洪灾的主要原因是河流河道变窄,“绵阳是汶川地震的重灾区,汶川地震后,投了大量的资金重建,岷江的河道被进行了人工的规划和重新修理,而中共在城市规划和建设中,利用河道搞房地产建设,现在四川的河流基本上都是很窄一条,旁边挤满了建筑。”

王维洛说,自然河流的河漫很宽,不是一年四季都有水,水少时只在主河床上有水,到暴雨或汛期来的时候河流就会变得很宽。“但中共现在都把河道压得很窄,要保持常年都有水,好看有水景,水景房能卖好价钱,所以,在暴雨水多的时候,河道的宽度不能容纳这么多水的时候,水只能往上涨,洪水到处泛滥。”

早前暴雨后的成都,积水严重,很多人认为是城市下水道系统规划不好,“其实是整个自然水系被破坏了。”王维洛说,城市用地大量占用河漫,使水失去了原来很多的空间,“当遇到暴雨等水多的时候,水位长得很高,下水管道中的水就出不去,所以,下水管道系统布置的再好也没用,你看成都的水最后漫在高架桥上都是,都被水淹了,可想外水有多高,整个水被倒灌进来。人占了水的空间,没有给水出路。”

而王维洛认为,造成严重洪灾最根本的原因是,中共人定胜天,战天斗地,改造山河自然的无神论思想。

据汶川县志记载,1952年前后,为了修筑成都到阿坝州的成阿公路,林木遭到浩劫,岷江东岸“山上的大杂木林几乎被砍光”。之后,相继成立的国营森林工业企业进入计划性大规模采伐阶段。此时仅有森林覆盖率四成的四川,经1958年大跃进时的全川滥垦,到文革结束,森林覆盖率只剩9%。

上世纪90年代以后,采矿与水电开发成为川西北最火的行业,据悉,国有电力公司不惜在地质断裂带上拦坝蓄水。水泥滚出的河道代替了树木与土地、水草与自然的结合,岷江流域从山体到植被,无一幸存,而这一切导致的结果是洪灾四起,泥石流频发,岷江河谷寸草不生。

王维洛说,从1949年以来,中共仅在长江流域建了5万座水库,每一座水库都号称能战胜多少年洪水,“你就对比,有5万座水库和没有5万座水库,你会发现,中国的洪灾越来越严重,而不是越来越少,按照他们自己的说法,洪灾早就应该没有了。”

王维洛说,现在四川的河流都是支离破碎,河已不成河,“十公里就是一个坝,可水坝会抬高水位,水库它的蓄水是斜的,水流大的时候,它的坡度就更加明显,特别是四川山区里的河流的坡度更大,洪水来的时候、水流会更大,水库不发挥防洪作用,反而造成更大灾难。从现在下来的洪水量来看,连20年一遇的洪水量都没有达到,却造成这么大的灾难。”

王维洛认为,中共建坝筑库的目的就是为了钱,现在又跑到国外去建水库,“有个奇怪现象,中国公司在国外建水库的钱比中国公司在中国建水库的钱要便宜很多,这样可以想到中国GDP为什么会这么高,官员兜里的钱都进了GDP,因为它的造价很高。”

王维洛告诉记者他曾做过比较,“西藏建的第一个水库比中国在尼泊尔修建的一个水电站要贵1/3,还有在缅甸停掉的密松水库,从单位发电量来说,比三峡工程要便宜很多,这或许是四川为什么要建这么多水库的原因,官员从中获得的利益太大,所以,它有没有都要建,而且告诉你建是有用的,但到关键时候、要它发挥作用的时候都是没用的。”

看到四川暴雨不停民间想起镇水神兽(网络截图)

镇水神兽

这次四川遭逢暴雨,引发普遍性罕见大洪水,受灾人数超过145万。大陆民间盛传,当局擅自移动了1973年发现、2013年出土的治水神兽“镇水石犀”,并使其在金沙遗址博物馆日晒风吹雨淋,才造成洪水失控。

王维洛表示,在古代的时候都有镇水的石头,有的是铁牛的样子,有的是像河马的样子,“神兽很多,都江堰发现了、成都发现了、长江江陵沙市那个神兽还在长江边立着,黄河边上也是有铁牛的、都有。”

据《华阳国志·蜀志》和《蜀王本纪》等古籍记载,秦孝文王任命李冰为蜀守,李冰在蜀地治水修建都江堰水利工程时,曾下令打制五只神兽石犀,作为镇水的风水兽,“以厌水精”,并以“神兽风水阵”摆放在成都的不同位置,其中两头放在了城内。

石犀为石刻的犀牛,中国古代,人们会把石犀置于岸边“镇压水怪”。而犀牛,相传神话里可以分水的意思。李冰修都江堰的方法就是以无坝引水为特征,将岷江一分为二,外江用于排洪,内江用于灌溉。

“这些神兽都有寓意,它摆在那里是有道理的,但现在无神论的人把神兽视为迷信、不信,受其教育的科学家也不懂它的意义所在,都认为人可以胜天、征服自然。”

王维洛说,中国古书里面老祖宗早就讲过,在城市选址的时候不能选得太低,否则有洪水会淹,也不能选得太高,取水会不方便。“洪水的造成不是水犯人,而是人先犯了河流、人先冒犯了水、水才来报复的。这些道理我们的老祖宗都给我们说得很清楚。”

王维洛说,老子讲“上善若水”,李冰治水的主导思想是顺应自然,“中共治水,出发点是它能够控制、战胜自然,把河流都当作‘恶河’来治理,要和天斗、地斗,而不是去尊重自然、顺应自然,这是问题的关键”。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大纪元记者易如采访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科教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