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中共两会议打破“全面宽松”预期 政治局国务院不同调

中共8月初前后的两次重磅会议,可能打破了市场“全面宽松”的期盼。

6月以来,中共经济迎来多事之夏,中美贸易战,P2P金融坍塌式爆雷,企业、政府债务违约频发,危机四起。去杠杆紧缩政策对产业界和地方政府造成重大压力,市场期望政策能转向宽松。不过中共8月初前后的两次重磅会议,可能打破了外界“全面宽松”的期盼。

中共政治局、国常会基调不同步

7月31日中共召开政治局会议,总体要求是“稳”字当头,提出“坚持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坚持“去杠杆”,同时“坚决遏制房价上涨”。

一天后(8月1日)中共央行召开电视会议,再次确认了货币政策“稳健”,要求“把好货币供给总闸门”,“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

中共这次政治局会议敲定了政策要“稳”的基调,算是回应并击碎了先前各界的“全面宽松”转向预期。

央行会议则是回应了政治局的表态,再次确认货币“稳健”,而非市场所希望的“全面宽松”。

不过,市场预期其实也非空穴来风。

7月23日中共总理李克强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了“积极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松紧适度”,向外界释放出财政和货币政策都将趋向宽松的信号。

该次国常会尤其是对财政表态“要更加积极”,“保障融资平台公司合理融资需求”,金融机构普遍解读为,对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贷款将放宽,基建投资会加大。

再加上当天(7月23日)央行通过中期借贷便利(MLF)向银行业投放5020亿元人民币,似乎更佐证了“央行大放水”、政策全面宽松的信号。

打破市场“全面宽松”期盼

但从7月31日和8月1日的中共重磅会议来看,政治局似乎敲定了与国务院不太一样的基调,给刚刚兴奋起来的市场、企业和地方政府又泼了一盆冷水。

不过,中共政治局、央行和国常会这三次政策性会议,都明确了财政和货币政策要“保持经济平稳”,也就是要稳增长。

虽然去杠杆(去债务)依然要“坚定做好”,但“协调好各项政策出台时机”,也就是说财政和金融去杠杆的推进可以放缓。

这一点在财政上,可能会通过放宽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发展或生存体现出来,但应该会要求是“加大基础设施领域补短板”,也就是说地方政府借钱会容易些,但得投入到短板基建中。

而在货币政策上,松紧适度的要求,可能会体现在央行不太可能较大规模释放货币流动性(放水),必须“把好货币供给总闸门”,但可以通过定向降准和MLF等工具,释放出有限的流动性,即“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不过同样应当附加要求,就是央行要求接收了放水的商业银行,将这些货币放贷给实体经济,而不能流到房地产中。

中共政策目标很纠结

现实中,央行截至目前都只是定向降准释放基础货币,或者通过MLF等工具释放中短期的货币流动性,而没有像过去那样降息、降准大放水。因此可以预期央行可能会继续这种边际宽松的小规模放水,目标是将货币流动性引导至实体经济。

至于说,市场期盼的全面宽松或化为泡影,这一点其实在政治局会议一个引人关注的用语中已经得以体现,那就是“坚决遏制房价上涨”。

因为市场对如何能遏制房价上涨,是众说纷纭甚至普遍持异议;但有一点是无异议的:如果货币大放水,政策全面宽松,中国的房价肯定会快速上涨。

即使现在央行小规模释放出货币,但如何能保证银行业愿意将这些钱放贷给实体,而非流入房地产、继续推高房价?这就是央行货币边际宽松与政府遏制房价上涨之间的矛盾。

同时在中美贸易战升级的压力下,中共欲稳住经济增长的希望,与“把好货币供给总闸门”和去杠杆的要求,也形成了明显的矛盾。中共想要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投资等等,在中共现行债务经济模式下,没钱没杠杆,又如何稳得住?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大纪元记者何坚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