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年内2000中国学生申请美国签证遭严查 到底什么状况?

美中贸易战之际,美国政府收紧了部分中国留学生的签证申请。且最近有关中国学者赴美签证被拒事件,引发华人和中国学子对赴美签证受到更严格审查的关注。

不仅如此,随着签证政策的收紧,那些因签证过期滞留美国的中国人也前途未卜,他们后续获得签证的可能性也大大降低。

美国移民局在7月13日发布消息称,自今年9月11日起,移民局官员有权在申请者所递材料不完整或不充分的情况下直接拒绝其移民或非移民签证申请,不需要发出补件通知再决定。鉴于近来美签政策收紧的形势,这次的政策变动给予了移民局官员很大的操作空间去判断收到的申请材料是否“充分、完整”,很有可能将进一步加大申请留美签证的难度。

现在赴美签证到底是什么情况?

上半年2000名中国学生申请被严审

香港《南华早报》8月10日报道,去年,一名在美国普渡大学就读的中国学生孙女士在广州申请赴美签证,等待大约六个星期,她拿到J-1非移民签证。这是一种颁发给海外研究人员、教授和交流访问学者的签证。

孙女士被领事馆工作人员面试半小时,“当他们意识到我的学位是在电信领域时,面试突然结束,工作人员说我的申请需要额外检查,”她说。

而在2016年,她在两周内完成申请程序。今年孙女士在递交申请材料两个多月后,并再次向美国领事馆工作人员详细解释她的研究工作,终于在8月1日拿到签证。

据报道,美中贸易紧张局势展开以来,美国对中国科学专业研究生的签证审查趋严,孙小姐的案例是其中一起。

根据德克萨斯州网站Checkee.info的数据,今年1月至6月期间,超过2,000名中国学生报告不得不接受更严格的美国签证审查,而去年同期则少于1,500人。该网站称,科学和技术专业学生最有可能获得额外关注。

自今年7月11日起,在机器人、航空和高科技制造等专业就读的中国研究生只能获得一年美国签证。美联社报导,在任何可能引起美国怀疑的机构进行研究或管理工作的中国公民申请美国签证,则需要获得额外许可。

今年2月,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称:“我们将考虑限制来自指定国家的外国STEM学生,以确保不将知识产权转让给我们的竞争对手,同时确保美国招聘最先进技术人才的重要性。”

根据美国国土安全部基于网络的学生和交流访问者信息系统数据,去年在美国学习的362,000多名中国学生中,有152,000人,即42%,就读STEM相关专业。去年中国学生的F-1签证减少了24%。

8月9日,国务院发言人诺尔特(Heather Nauert)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现在许多中国学生在美国学习,美中民间交流也很强劲;但的确也担心部分人士可能进入美国,企图获取美国技术和其它资讯,并将这些技术和资讯带回中国。

诺尔特也说,很喜欢让中国学生在美国留学。

中国学者赴美签证审查趋严

媒体报道称,虽然有多少中国学者赴美签证受影响没有官方数据,但有传闻表明更多中国科技类研究人员正面临更严格审查。中国学者赴美参加会议也趋困难。

中国中部一所名牌大学电信系一名姓王的教授表示,他的一个同事申请美国签证被拒,另一同事赴美参加技术会议也受到拖延。

他说,这两名同事之前曾多次访问过美国。

“两人都收到了来自美国的邀请函,但他们要么未及时获得签证,要么在没有解释的情况下被拒签,”他说。王教授补充说他能够参加会议是因为有10年签证。

根据《科学》杂志报道,北京大学生命科学院院长饶毅曾获得美国公民身份,并于2009年宣布放弃美国公民身份。饶毅也一再被美国拒签。

饶毅表示,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邀请他参加7月23日和24日在华盛顿特区举行的一个旨在为全球在脑科学领域的协调工作创造便利的研讨会。然而,在他去申请赴美签证时,再一次被拒绝。

签证过期滞留的中国人前途未卜

不仅仅是学者和留学生获得签证越来越难,在美国签证逾期的中国人也前途未卜。美国国土安全部最新数据显示,最近12个月内,签证逾期居留的外国人超过70万;移民律师指出,这群人当中,还有不少人虽然非法但老实居留在美国,他们在当前严峻移民形势下,前途未卜。

移民律师刘汝华说,逾期居留问题由来已久,在美国用合法身份入境但非法滞留的人,数量远超过偷渡入境人数。这些人留在美国后主要分三种情况,第一种什么都不做,于是身份完全黑下来,第二种申请政庇,第三种是通过和公民结婚等方式调整成合法身份。

以华裔群体来说,由于过去几年赴美旅游签证申请难度不大,无论是到美国几次之后留下不走,还是第一次赴美后就决定不走,这些人选择政治庇护的不在少数。

律师冉燕飞说,如今政庇申请提交不到一个月,就会被要求面试,一旦面试未通过就会放至递解法庭,进入遣返程序。

冉燕飞说,使用旅游签证赴美,90天内就与美国公民或绿卡持有者结婚的人,根据2017年9月新出台的政策,该行为会被认为涉嫌申请赴美签证是欺骗美国政府,很可能无法顺利申请绿卡。

学术机构成为敏感地点

保护美国知识产权是特朗普对华贸易政策的一项重点,而研究所特别容易受到间谍入侵。根据美国国防部统计,在外国人获取美国敏感信息或机密信息的行动当中,有四分之一是通过学术机构实现的。

在今年四月份国会听证会上,美国前国家反间谍官员克里夫(Michelle Cleave)说,美国的自由和开放让美国成为“间谍的天堂”。

在美中贸易战展开之际,35岁的中国亿万富翁刘若鹏在美求学的经历再次被美国媒体关注。

NBC报道称,杜克大学的史密斯(David Smith)博士是世界上研究“超材料”的专家。刘若鹏12年前来到美国,在史密斯实验室学习。

2008年,刘若鹏在杜克大学帮助开发隐形斗篷,但是他偷偷跟中国同事合作,还邀请他们参观杜克实验室。

刘若鹏回到中国之后建立了研究所,最终获得数百万美元的投资,注册了数千个专利。

不仅如此,近年来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CSSA)也常被指责。

《外交政策》(FP)3月7日发表一篇调查性报道,披露了CSSA和中共使馆的诡异关系。中共领导人访问美国时,都会有大量的留学生举著横幅和旗帜列队迎接,FP的调查发现,使馆通过CSSA帮助组织、动员学生参加欢迎领导人的活动。

实际上,美国签证审查趋严,也不是今年以来才有的事情。美国华盛顿的研究机构美国政策国家基金会报告显示:自特朗普总统就职以来,移民局的要求补材料的情况越来越普遍,到去年第四季度有68.9%的申请被要求补材料,各类工签的拒签率都呈上升趋势。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加拿大和美国必读关注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国际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